(二) 

     我们是在下午开始启程的,开车的人S(我厚道点儿隐去姓名)是个封神演义中出现的姓氏,贵族后裔。国家早被灭了,贵族精神尚存,据考证S祖先极擅长游说的。这点遗传基因得到很好的保留,他的个子很高,说话慢条斯理。特征是眼神丰富多彩,总感觉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骨碌碌的乱转。

        他的最大毛病就是开车像是一个路痴的女人,经常不记路。可能住址就在前面几十米,他肯定会拿着电话站在烈日炎炎下询问地址,久而久之,他用一个类似的女人头巾包裹住自己,远远的看像是鬼子进村,不同的是他比鬼子高。他是沙漠地带唯一带着纱巾的男人。

       同车的大哥是个少有的美男,叫Q。长的仪表堂堂,不要说女人一见倾心,就是男人见了也感觉一副凛然正气。穿着永远都干净利落,尽管他内心充满怜香惜玉,但是不得其法,常常让女人心里很受伤。造物者弄人!估计这辈子花心大萝卜与他无缘。不过他的人格魅力一流,与他交朋友总感觉不负此生。Q的特征就是不换手机,不是没钱。就是犟!他犟的节点与众不同,大家都以为该犟的时候他却虚怀若谷,一派大度范儿,常常让受益人怀疑人生,按照常理不该犟的时候,他的脾气来了,一犟到底,八头牛也拉不回。好比是一首轻快的华尔滋舞曲,他和舞伴踩不到一个点儿,他跳的是探戈。

      我这样描述他俩心里头有些负疚,估计我也是一身的缺点和毛病。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的确是谈的来,关系挺好。

     我们三个人从az出发向南奔向图桑,一路上笑话不断。经常在路边停下来询问路径,S依然如故,坚持不用车上的导航,继续用微信语音联系同伴,他或许以为太自动化了,人的大脑机能会退化,他保守也是有理由的。Q在一旁尽兴数落他,三个人谈天论地奔向柠檬山。

       几年前我曾随同妻子被外派到这里,故地重游勾起的都是不尽的回忆……

      渐渐天黑了,路上的车越来越少,警示牌赫然告之。晚上严禁行人驻留,这里有熊。走到山脚下,S失声嚷着“坏了,坏了。油表显示快没油了……

      他虽然故作镇定,一着急稀落的额头冒汗了,我和Q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亏了不是正午和下午,亚利桑那的太阳光照是举世罕见的强,沙漠里没有遮挡,如果没有空调缺了水,后果及其严重。没进山就历险?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Q顾不上埋怨了,拿着手机呼叫同伴。接下来就是手机断了信号,通讯中断。盛夏时节,只好灭了空调。打开车窗慢慢爬坡,这样会省油。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很煎熬,大家盼着S的油表不准,如果抛锚半山腰,上不着村后不着店。麻烦大了!第一次发现S骨碌碌乱转的眼睛死死盯着前面,小心翼翼的瞟着油表,额头上的汗往下流。Q也停止了唠叨,小心地询问S提议是掉头回返还是直接上山?或许是自信自己的油应该够,性格喜欢磨蹭的S决定继续上山。眼神少有的流露一种坚毅目光,真的少见。

      对于居住过三年此地的我也很紧张,这里的野生态环境保护的非常好,夜晚下,且不说黑熊。单单只是野猫山豹就极具攻击性,要知道图桑的译文本意就叫“野猫谷”我曾经在当年的住处见到过,更何况晚上的毒蛇也会出动,车窗打开,不知名的小虫会更可怕,被它叮了只有天知道携带着什么病毒......

       整个的夜晚静悄悄的,只有我们的车往山上爬,我们的眼睛努力搜寻着灯光,希望快点到达。于此同时先上来的六个同伴也在拿着手机不停的呼叫我们。故地重游的第一天就赶上冒险,使我谨记住日后在爬山什么的,千万不能让这个贵族的后裔放单飞,后果很严重。他的马虎大意让我终生难忘。一路上胆战心惊,很煎熬。随时车都会抛锚,搞不好这个恶梦就会成真......

       终于眼前一亮,前面一片灯火。接下来信号语音通话不断。山上先到的人提示我们到达目的地。终于集结起来,大家都见面了,欢聚一堂,盛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