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假期,选择一个既适合于自驾,又有秋季的特色,不那么太挤,又能清净一下繁杂的心情,经过一番周折,最后确定在沾化体验一下采摘冬枣乐趣后,再去拜访一下辅佐咸丰皇帝上位的老师,竟然是来自于我们山东的滨州。

话不多说,准备好了行囊,带上乐意陪我走天涯的老伴,行车200公里,进入了冬枣的世界。我们和枣农一起体验了采摘冬枣的乐趣,参观了不同品种冬枣的种植园,经过改良的二代冬枣,更甜,有甘蔗味,价格也更贵一些,要15元一斤,没个品种都要了一些,回家给朋友分分,也算是一种分享的快乐吧。

满载着冬枣的喜悦,行驶30公里左右,来到了位于滨州市滨城区的杜受田故居,让这里的一切,讲述230年前对大清王朝兴衰产生的影响,用我们亲身感受,对过往的历史有重大贡献,且有争议的人物,做出自己的评判。

故居的格局很大,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门票价格在30~50元之间,只不过我们是超令一族,而受到免费的照顾。票面上"一座杜家宅,明清两朝史。"构勒出杜家在明淸史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杜受田何许人?杜受田(1788--1852)字锡之,号芝农,山东滨州(今滨州市滨城区)人。为咸丰皇帝之师。出生于乾隆、成长于嘉庆、发达于道光、逝世于咸丰,历经四朝。曾任工部、刑部、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上书房总师傅,是一代重臣。在道光年间,他的一个重要职务是奕詝的老师,为“四王子”变为“咸丰皇帝”起到了关键作用。

由这份导览图可以看到:杜府占地25亩,有28个院落。大门的确不大,外表看来是“小门小户”,进得门来,院子很多,宅子不小,经过近年的整修,更显得光彩夺目。

绍德堂为杜受田父亲七弟杜圻之宅。

青砖墙体和青砖的院落,更显主人的雅俗共处的风格。

一道影背墙的设置,除习俗之外,更显院落神秘可探的冲动。

沿着甬道,穿过院落,就进入到杜受田的住所。

杜受田出生于乾隆五十二年农历九月初三,滨州凤凰古城杜家大院,据说出生那天,城内霞光绚丽,天降七彩祥云,梧桐喜鹊满枝,孩子面如赤砂,天资聪慧,生长数岁,天庭、鼻准、面颊尤赤。见者称之"红孩。"虽然是传说,但名人的成长,总是会有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历史相传的两个故事,看出杜受田的智慧和才华。为“四王子”变为“咸丰皇帝”起到了关键作用。第一个故事:道光命各王子到南苑打猎,打猎结束后,只见六王子奕䜣带着他的随从满载而归,而四王子奕詝和随从却垂手而立,一无所获。道光感到奇怪,就问四子为什么,奕詝回答说:“时方春和,不忍杀生,以干天和,且不想以弓马一日之长与诸兄争高低。”龙颜大悦,谓左右曰:这才是君王之度。在狩猎之初,杜受田就已经看出点“门道”,做为老师对奕詝耳语,你不可发一枪一箭,你的 随从也不可伤生,皇帝问时,你如此这般回答。奕詝照计而行,果然在通往帝位的路上,又跨进了一步。

第二个故事:道光临终前,召来众皇子,最后考察立储之事。杜受田深知奕詝辩才不佳,对他面授机宜。面对父皇的问话,诸位阿哥对答如流,尤其六阿哥表现突出。奕詝此时只是跪在地上抽泣,说:“儿臣虔诚祈祷,惟愿皇阿玛早日康复,此乃国家万民之幸、儿臣之幸也。”奕詝按照杜受田的导演,完美演完这场“哭戏”,也促使道光立奕詝为皇位接班人的决心。

自古至今,就有杜受田保奕詝上位就是一个错误,才使的昏庸的咸丰误国误民;才使得拔扈的慈禧把持政权,国家受到侵略,人民遭受痛苦,加速了清朝的灭亡。但是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如果能力更强的奕訢当了皇帝,也无法挽救风雨飘摇中的清王朝。

以杜受田为代表的杜氏家族明清两代科甲鼎盛,封疆大吏、天下直臣、文坛旗帜人才辈出。杜家明清两朝中秀才347人,中进士12人,入翰林6人,还有举人8人,文官知县以上、武将千户以上的有39名,以“一门十二进士”“父子兄弟伯侄六翰林”“四代为相”“满门皆清官”而闻名华夏的杜家,家世显赫,久有“书香官宦门第,进士多人之家”的美誉,在历史的长河中600多年长盛不衰,乃历史一大奇迹。杜氏家族之所以打破了“盛不过三代”的常俗,其根源就是杜氏文化。

杜氏文化第一要义是“正心”,心正则人正,人正才能事正。只有修身才能推至齐家治国平天下,才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智慧源醇,能够承家报国的人。

第八世江西布政使杜诗,一生持正心之道,扬善除恶,襟怀坦荡,刚正不阿。冒被罢官之险,坚决抵制在江西为宦官魏忠贤立生祠。被罢官回乡之途,路经惠民县,恰逢被魏忠贤迫害致死的“六君子”之一袁化中灵柩回乡,他不畏权势,坚持前去祭奠。

杜诗嫡孙杜漺承扬先人遗志,他勤政爱民,公正执法,因河道不治,直言上书,陈治河方略,亲临河患堤防监督河务,当地百姓将这段堤防名为“杜公堤”。漺之嫡孙杜鼒,一身正气,担任上思州知州时,用自己的俸禄购买麦种,劝民种麦,百姓将这种小麦称之为“杜公麦”。

杜氏文化的精髓是教育。道光七年(1827 年),三朝元老,任礼部侍郎的杜受田的父亲杜堮,著成杜氏家族的教育专著——《述训》。提倡“学优则仕,不优则不仕,优亦不必仕也”,“官可以不做,书不可不读”,“不患无位,患所以立”的崇高人生目标。所以读书,是要“因此求其心源,而得其施于家国天下之道”,增长“化民成俗,尽职报国”的才干和品行。同时,教育人们,要坚持“终身学习,终身教育”的超前意识,不但自己终身学习,而且教育子女终身不至。正是这些先进教育理念,可行的教育实践,支撑着杜氏家族,代代英才辈出的辉煌局面。

《述训》四十八则在中华民族浩瀚的教育典籍中永远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杜氏文化培养的代表人物是杜受田。杜受田一生品端学粹,正色立朝,忠孝两全,爱国恤民,廉洁勤政,恪尽职守,鞠躬尽瘁。修复开发杜受田故居,就是要宣传杜氏一门清官,把这里打造成领导干部培训基地;就是要弘扬杜氏文化教育思想,把这里打造成青少年教育基地;就是要提倡杜氏家庭和睦、邻里和谐的思想,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示范基地。“不染似莲花,经世何妨出世。真空如水月,禅机即是文机。”杜家私塾的这副对联揭示了无穷的哲学和辩证法。杜受田故居高品位的文化氛围给人灵魂的熏陶是第一位的。

没有杜受田,就没有咸丰皇帝的继位,没有咸丰,就没有顾命八大巨的设立,没有八大巨,就没有"鬼子六"联合嫂子的篡权夺位,实施"垂帘听政"。这样看起来,杜受田辅佐不但无功,而且有罪。实事果真如此吗?下面看一下,顾命八大臣的兴衰。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当英法联军逼近北京时,咸丰皇帝爱新觉罗·奕詝带着两宫皇后及亲信逃往热河避难。次年,咸丰帝在热河病逝。为了稳定朝局,咸丰帝在临终前,对后事做出了详细安排:年仅6岁的皇长子载淳为皇太子,并指派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等八大臣,尽心辅弼载淳,赞襄一切政务,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顾命八大臣”或“赞襄政务八大臣”。

为了抑制八大臣的权力,咸丰授予皇后钮祜禄氏“御赏”印章,授予皇子载淳“同道堂”印章(由懿贵妃掌管)。八大臣虽有拟旨权,但是,只有盖上“御赏”与“同道堂”印章才可生效执行。

手握“御赏”与“同道堂”印章的二后,尤其是载淳的生母叶赫那拉氏(即后来的慈禧太后),对权力充满了新的渴望,她想踢除阻碍通往权力之巅的绊脚石——顾命八大臣。为此,她将目光瞄上了顾命八大臣之外的另一股政治势力——以恭亲王奕訢为代表的帝胤势力。

咸丰死时,道光九个儿子中健在的还有五阿哥敦亲王奕誴、六阿哥恭亲王奕訢、七阿哥醇郡王奕譞、 八阿哥钟郡王奕詥、九阿哥孚郡王奕譓等。当时,恭亲王奕訢30岁、醇郡王奕譞20岁,都年富力强,但被排除了顾命大臣之外,这让奕訢等人非常不满。慈禧正是洞察到这点,极力向小叔子们靠拢,帝后势力与帝胤势力结成了统一阵线。

为了摆脱顾命八大臣的控制,载淳母子带着两枚决定人生命运的印章先行返京,与奕訢等人秘密拟旨,静待八大臣返京后,一举将其铲除。

帝后势力同帝胤势力结合,发动“辛酉政变”,摧毁了八大臣集团——其中肃顺被斩杀于菜市口、载垣与端华被赐死,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被革职,景寿因为是恩固伦公主的男人,所以只被处以削职,仍留公爵及额驸品级,其后又先后起用为蒙古都统、领侍卫内大臣、掌管神机营事务,光绪十五年(1889)六月去世。

顾命八大臣,最终被一个弱女子给半跨了,其主要原因是他们过于轻敌,给予了帝后势力与帝胤势力结合相结合的机会,这才功亏一篑。八大臣被除险除掉后,代之以慈禧太后与恭亲王奕訢联合主政,继而出现慈禧太后专权的局面,这是咸丰生前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杜受田故居参观,感受最深的还是治学有道,教子有方,教育给人带来的具大影响力,致于咸丰皇帝以后给历史带的改变,只能由后人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