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在最炎热的时节里,我们跟随润艺摄影走进了安徽省青阳县朱备村。目的是一睹其木榨油坊的壮观场景。

油坊不大,却感受到一股浓郁厚重的千年气息。是的,木榨取油在我国已经有千余年的历史。因为其能最大化的保持油品的原滋原味和营养成分。

映入我们眼帘的是那台长约5米的木榨设备,满载着历史的厚重与醇香,展示着自己的棕色的光亮。那根粗壮有力的松木杆子静静地斜立在那里,犹如即将出征的战士。

木榨取油工序繁琐,从选料、炒籽、碾磨、压饼、装槽、挤压到出油等有十几道工序,劳动强度大,劳动繁琐枯燥,但工人们舍不得丢下老祖宗留下来的技艺,依然坚持在传承的道路上。图为工人们在翻炒打磨好后的油菜籽粉。

炒籽粉需要掌握火候,才能保证出油率。炒好后要马上出锅到下一道工序,就是压饼,压饼师傅把油料装进一个圆形的容器内后,即刻用脚踩踏成饼,那刚出锅的油料一定很烫,那师傅无疑是在蹈火之中。

压饼完成后,两人合力把一摞饼拖到榨槽前,进行装饼工作,把压好的油料饼整齐地摆放到榨槽里,再把空余的空间里安放好木楔子。

还要进行出油前的清扫工作,清理接油器具的卫生。

榨油开始,两个师傅把那根悬吊在房梁上的粗壮大松木对准榨槽里的木楔进行大力撞击,伴随师傅的一声声呐喊,大有气壮山河之势,工人们挥汗如雨,黄澄澄的油花滴落,这哪里只是榨油,每滴油都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汗水的结晶。

那隆起的胸肌和臂膀,将撞杆高高举起,撞杆与地面几乎成70度,再用力将撞杆撞向木楔,随那带有磁性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和撞击声组成一曲感人肺腑的劳动号子,抑扬顿挫,和谐自然,似乎在传承着悠远古韵,书写着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

一轮榨油结束,工人师傅短暂休息。那铁桶里的水不知容纳了多少师傅们的汗水,见证着工人们的辛苦和付出。他们以力量的方式同每滴油花对话,他们以晶莹的汗水,宏伟了自己自豪的胸膛。我的内心也被重重的撞击着。一直只坐在诊室里的我,从未有过这样的见识,心灵的震撼可想而知:劳动才是人类的灵魂,劳动人民才是大地的精华!

还有工人师傅们脚上的草鞋。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穿草鞋,后来才知道,因为油坊的地面比较湿滑,草鞋可以防滑。我用镜头放大了他们的手和脚,那是一双劳动者的手脚,历经多少辛苦劳累,换来多少油香,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摄影制作:紫桂

谢谢您的到访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