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丁子

文字:丁子

地点:额济纳

************


据说,胡杨是历尽三生的沉淀

千年的生与死,千年的站与倒

千年的

             腐与朽


我们有多久的前生

我们有多久多久的后世

我们有多久多久多久的今番


是谁,用了千年的时间来守候

又是谁,用了千年的时间来思念

最后是谁,用了千年的时间来忘却

究竟谁,是谁前生后世的夙愿


在额济纳,我们有幸经历了胡杨的前生

       与后世  

我总以为,这是一枚埙,用千古的泥烧成的埙,只要有风,就会有苍旧的乐声慢慢溢满空间

千年里,我就这么静静站着。站着,看天慢慢地蓝,看所有的故事慢慢荒芜。仅仅,仅仅,一个回头

那些,所有风起云涌的过往

那些,梦与尘的飞扬

那些,相偎与相依

那些,少年与老去

那些,生与死的纠结

那些,日落与月起

半城繁华半城殇

原来我们的前生,有那么多的繁华

天那么蓝,水那么蓝

阳光那么暖

路,很长

我们,走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