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人生活在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和亚美尼亚交界的山区,人口在2500万到3500万之间,是中东地区第四大族裔。但和巴勒斯坦人不同,他们从未有过自己的国家。


他们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说各种不同的方言,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但大部分属于逊尼派穆斯林。


20世纪早期, 一部分库尔德人希望建立一个国家,叫库尔德斯坦。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胜国跟奥托曼帝国在1920年的塞夫尔条约中纳入了库尔德立国这一条,但1923年的洛桑条约把库尔德立国的希望彻底摧毁了。


洛桑条约就现代国家土耳其的疆界作了规定,没有库尔德斯坦国的地方。之后的80年里,库尔德人任何涉及独立建国的尝试都遭到无情镇压。


库尔德人变成了他们各自所在国家的少数民族。


几个中东国家库尔德人的历史充满坎坷、压迫和反叛、战争与和平、被利用、被抛弃、被驱赶。


2019年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土耳其军队展开了对库尔德人的军事打击。欧美很多人士谴责特朗普“出卖盟友”。

叙利亚库尔德人为什么跟“伊斯兰国”打仗?


2013年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北方,目光瞄准了边境地区的三个库尔德人的地盘,连番进攻,都被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的武装力量 - 保护人民部队击溃,直到2014年中才告成功。


伊拉克库尔德人也在伊拉克北部抵抗ISIS的军事扩张,在伊拉克政府军放弃的地区与ISIS武装作战。


2014年8月,ISIS在伊拉克突袭占领了数个库尔德人控制的城镇,抓捕、屠杀了成千上万名雅兹迪族人。为此,美国率多国联军空袭伊拉克北部,还派军事顾问前去协助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的武装力量。


叙利亚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武装都去参战,帮助伊拉克库尔德人抗击ISIS。库尔德人武装在伊拉克有据点。


2014年9月,ISIS进攻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重镇科巴尼,上万难民涌入邻国土耳其。


但土耳其政府拒绝攻打伊斯兰国据点,也不允许本国库尔德人越过边境去参战。

2015年1月,一场惨烈的激战之后,库尔德自由斗士攻克了ISIS在叙利亚的大本营科巴尼。


和库尔德人并肩作战的还有一些当地阿拉伯民兵。这支武装力量统称叙利亚民主力量,得到美国领头的多国联盟的空中支援和武器弹药支持。他们在叙利亚东北部与土耳其接壤处逐渐收复了大片被“伊斯兰国”占领的土地。


2019年3月,ISIS的最后一个堡垒被攻克,“哈里法国”被消灭。


叙利亚民主力量需要处理成千上万名“伊斯兰国”战俘,还有数万名以各种方式卷入这场战争的妇女儿童。


美国希望把这些战俘和妇幼遣返他们各自的母国,但这些国家绝大多数都拒绝接受他们。

被美国“抛弃”


2019年10月,土耳其宣布即将启动设32公里“安全区”行动,美国随即开始从叙土边境撤离。“安全区”在边境线叙利亚一侧,区内可以安置200万叙利亚难民,但禁止叙利亚库尔德人部队进入。


叙利亚民主力量疾呼被美国“背后捅刀”,同时发出警告,称土耳其出兵可能令局势出现翻转,潜伏的“伊斯兰国”游击小组可能重新活跃,而叙利亚民主力量的武装力量将不会再次把打击“伊斯兰国”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


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联合发动攻势,而叙利亚民主力量则转向总统阿萨德政府寻求帮助,与政府达成协议,允许政府军进入库尔德地区,到边境部署。


叙利亚政府宣称将夺回对全国的控制。

土耳其库尔德人为什么被政府视若仇敌?


库尔德人占土耳其总人口的15%到20%。土耳其政府和国内的库尔德族人之间的敌意根深蒂固,代代相传,持续了上百年。


1920年代和1930年代,土耳其库尔德族起来反抗当局对他们的严苛统治和压迫,遭到镇压。事态平息后,当局采取了更广泛的压制措施,大量库尔德族人被强制迁移,禁止使用库尔德族名字、服饰,库尔德族语言的使用受到限制。


库尔德族作为一个民族的地位也不被承认;他们被称作“山地土耳其人”。


1978年,奥贾兰成立了库尔德工人党,呼吁在土耳其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该组织成立6年后开始武装斗争。从那时起到现在,有4万多人丧生,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1990年代,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工人党要求独立建国的态度有所松动,改为要求更大程度的文化和政治自治,但同时继续武装抗争。


2013年,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工人党和政府之间多次秘密谈判后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但2015年在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地区一个库尔德人聚居城镇发生自杀炸弹袭击,33名年轻的库尔德战士被炸死,停火告吹。


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工人党武装向政府军和警察发动袭击,当局则以“协同反恐战”为名同时打击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工人党和伊斯兰国武装。


土耳其南部从此冲突不断,成千上万人丧生,包括大量平民。

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诉求是什么?


库尔德族占叙利亚人口的7%-10%,在2011年起兵反抗阿萨德总统政权之前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以及其他三个互不相连的地区。


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也是长期受压迫,享受不到基本权益。从1960年代起,总共约30万人得不到国籍,库尔德人的土地被充公,然后分配给阿拉伯人。这是叙利亚当局对库尔德地区“阿拉伯化”的一部分。


库尔德人的反叛升级成内战后,主要的库尔德政党避免公开站边。


2012年中期,政府军队的主要精力集中到应对其他地区的 反叛力量,库尔德人武装乘机夺取了控制权。

2014年1月,叙利亚北方库尔德人和其他一些较小的库尔德人党派宣布在3个“郡”成立“自治政府”;这三个地方分别是阿夫林、科巴尼和贾奇拉。


2016年3月,叙利亚北方库尔德人和其他一些党派代表在叙利亚北方库尔德地区开会,宣布成立一个联邦政治系统,管辖范围内包括从ISIS手中收复的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聚居的地区。


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土耳其政府和美国政府对此都拒绝承认。

2016年,土耳其军队开进叙利亚,支援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打击ISIS。


他们同时控制了重要的边境要塞,阻止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组织“人民保护部队”及其政党叙利亚民主力量进入这个地区从而跟土耳其西部的阿夫林库尔德聚居区联结成片。


土耳其当局称叙利亚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力量是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外延,目标都是武装争取分离,都是恐怖主义组织,必须歼灭。


叙利亚北方库尔德人声称不寻求独立,但旨在结束叙利亚内战的政治方案必须包括保障库尔德人权益和承认库尔德自治的条款。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政府拒绝库尔德人自治,还誓言将收回对叙利亚每一寸国土的控制,不管是通过谈判还是武力。

伊拉克库尔德人争取独立有多大可能性?


库尔德族约占伊拉克人口的15%-20%。他们的生存状况和待遇一直都比邻国的库尔德人略好,但同样也受压迫。


1946年,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民主党成立,在穆斯塔法·巴尔扎尼领导下争取自治。


该党发动全面武装斗争是在1961年。

1970年代后期,伊拉克政府开始向石油资源丰富的库尔德人聚居地区移民,大量阿拉伯人迁入那些地区,库尔德人被强制迁往别处。


这项移民政策在1980年代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加速实施。1988年,萨达姆·侯赛因大举镇压库尔德人,还动用了化学武器。


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伊拉克战败,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民主党领袖巴尔扎尼的儿子马苏德和竞争对手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的塔拉巴尼发动反叛,遭到残酷镇压,最终导致美国及其盟友在伊拉克北方划出禁飞区,允许库尔德人自我管治。


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和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同意分享权力,但后来双方内讧和紧张不断加剧,最终于1994年爆发战争,长达4年。

2003年,这两个组织配合美军推翻了萨阿姆政权,两年后组成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执政联盟。


巴尔扎尼被任命为该地区总统,塔拉巴尼则成为伊拉克历史上首位非阿拉伯裔政府首脑。


2017年9月,库尔德斯坦地区和从ISIS手中收复的地区就是否独立举行公投。伊拉克中央政府不予承认,称公投非法。

330万人投票,支持独立的票数超过90%。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当局表示,这个公投结果赋予了他们跟巴格达展开谈判的使命。


不过,时任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不承认公投结果。


随后一个月内,亲政府武装夺回了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包括那里的石油收入。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愿望遭到挫败。


马苏德·巴尔扎尼因此卸任库尔德斯坦地区总统。由于执政联盟内部分歧不断,总统职位空缺一年多,直到2019年6月,马苏德的外甥内奇尔万·巴尔扎尼接任。


(本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