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1年5月7日 印度诗人泰戈尔诞辰

鱼🐟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得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这两句对白很经典,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故事的全篇……。

鱼曾经以为,水不过是习惯性的存在,但是,当他游到干涸的地方时,才发现水真的很重要。而水,即使失去了鱼,应该也可以过得很好吧……。鱼说它没有哭,水却说它在流眼泪。我和你,就好像鱼和水,鱼那么爱水,水却煮了鱼……。

作品名称

鱼与水的完整对白

作品别名

《鱼和水的爱恋》

文学体裁散文

作者

泰戈尔

鱼儿从小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她从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安静。她喜欢在水里蹿来蹿去,先是个50米冲刺,然后来一个急刹车或是一个急转弯。每每这时,水儿总是微笑地看着鱼儿……有时,鱼儿会碰到一些令人丧气的事,但在这时,温柔的水儿总是静静地倾听着,抚慰着鱼儿。白天,水儿把鱼儿轻轻抛起,让她跃出水面,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再将她稳稳地接住。到了夜里,水儿就成了最温暖的摇篮,他总是轻轻地摇晃,哄着鱼儿让她入睡。在夏天的夜晚里,水儿总是会将鱼儿拖到水面鱼儿渐渐长大了,她发现心里有一样东西让她牵挂——那就是水儿。一天,鱼儿终于鼓足了勇气告诉了水儿她喜欢他,水儿却沉默了。“你为什么不说话?”鱼儿问。水仍旧沉默着,只是开始轻轻地摇着头。妈妈说鱼儿不能爱水。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就好像斑马只能爱斑马,花豹只能爱花豹;条纹的只能爱条纹,斑点的又只能爱斑点,而斑点却是永远不能爱条纹的。

鱼儿不明白,如果条纹真的爱上了斑点,飞鸟真的爱上鱼而鱼儿真的爱上水,那又该如何呢?鱼儿不明白,她吐着泡泡对水说:“我爱你!”水儿再次沉寂,鱼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躺在了水的怀里…………许久,鱼儿的开口打破了沉寂:“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鱼儿急了:“那你为什么不爱我?”水却只能说:“我不能爱你,我居无定所,时常到处漂流,你和我在一起会很辛苦的。”

鱼儿又坚定地说:“我不怕,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是,水终究逃不过漂流的命运,他流入了一条大河,鱼儿一直寸步不离地陪着他。他们相拥着饶过暗礁和险涛,流过江湖,跃下瀑布,流入一条小溪中。一路上,水儿将鱼儿轻轻抛起,又接住,再抛起,再接住,嬉闹着。水流越流越暖,最后竟快断流了!“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定居了。”鱼儿欢呼雀跃。“不行,水面太浅,太危险了,乘现在还有退路,你赶快往回游吧!”水儿紧张地说。“不,不管怎样,我决不离开你!”鱼儿坚决地说。

为了减少水的蒸发量,白天,鱼儿静静地躺在水的怀里,不作任何运动。到了夜里,星星全落到了水里,鱼儿才开始嬉戏,把星星一颗颗吞进去,又吐出来,再吞进去,再吐出来,乐此不疲。六月,火红的太阳照射着水面,尽管他们做了各种努力,可水儿还是在一点一点的蒸发。鱼儿的脊背渐渐地露出了水面,水儿努力地激起了波澜,湿润着她的脊背,不让太阳将她灼伤。可是这样,更加加速了水的蒸发。终于,最后的一滴水也离开了鱼儿。鱼儿躺在了龟裂的土地上,奄奄一息。鱼儿的心脏在完成了最后一次跳动时,一滴眼泪从脸颊滑落。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在几声响雷之后,大雨倾盆而下,鱼儿又回到了水的怀抱,水儿呼唤着鱼儿,可是鱼儿再也没有醒来,水带着悲伤的心情载着鱼儿像风一样地奔驰,撕裂心肺的哭声,任谁都可以听到………………水儿载着鱼儿,奋力奔跑,流到了一棵干枯的小树旁,水儿侵入了泥土里,把鱼儿的身体埋进了泥土,水儿对着鱼儿已腐烂的尸体轻轻地说:“我们不用再到处奔流了,我找到了你的住所,从今以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树顶上长出了嫩绿色的新芽,在上面有一滴水珠,阳光下闪闪发亮,那是鱼儿流下的眼泪…………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风雨人生,微笑前行。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事情,在时光面前,风雨兼程。人生就是一条单行线,别让你的命运充满遗憾!时光飞逝,岁月静好!这个世界,看似周遭嘈杂,各色人等,泥沙俱下,本质上,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你若澄澈,世界就干净;你若简单,世界就不会复杂。不是雨无心,只是泪多情,只因你欢喜,也因你伤悲。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重要的人会越来越少,剩下的日子越来越重要……。

我习惯了一个人的清净,习惯了平庸孤单,习惯了用笔在纸上抒写感想,踏实宁静地躲进文字里,默默纪念那些经年弥留的残香。学会将琐碎的日子过出新意,简静岁月里,安排好自己的一颗心,一念浅喜,一念深爱。与其担心未来,不如好好用心把每一天过好。我们用笑容代替眼泪,用坚强掩饰脆弱,不是我们真的无坚不摧,而是我们知道:人生路上,感恩生命,一切只能靠自己!感谢文字,一直融入我的生活中,幸而能用文字寄寓情怀,诉说心语。笔下的文字,只是源于我对生活所感,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是按自己的视角来写。用一些抒情的文字,祭奠着逝去的光阴……。 图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