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如故

   幽蓝澄净的天际

   淡云疏影写意

   暖阳柔媚,光影游离

   稻花醇香,秋水伊人

   漫山醉染涂鸦

   丹枫如火,银杏流金

   风儿袭过

   几许叶子曼舞轻歌

   满地落红寂寞阑珊

   浪漫伤怀

   时光深处的人和事

   蓦然某个渐凉地清晨

   丝丝缕缕地涌上梦醒的心头

   模糊而清晰

   秋愁

   竟然这般美好……

  每年这个时节,妹妹都会从外省回来小住,一家子难得团聚,两个女儿陪伴左右,年近八旬的父母笑逐颜开,似乎年轻了很多。每日里载着爸妈和妹妹寻秋,用镜头记录温馨亲情,篆刻一段美妙的秋之记忆。

  乌旦塔拉,位于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驱车四个小时到达,近十万亩的五角枫森林公园,面积庞大,蔚为壮观。

  一望无际的枫树林,自然生长于草原之上,姿态各异,不经任何人工修饰,浸透了质朴淳厚的韵味,粗犷得像蒙古汉子。

  玫红、朱红、嫣红、橙红……淡黄、鹅黄、橘黄、土黄……草绿、翠绿、黄绿、茶绿……浓淡深浅,姹紫嫣红,交相辉映。

  秋意染遍枫林,默立的一棵棵盘根老树,不甘寂寞地焕发着别样的风采,似乎在争着讲述满腹的故事。

  轻抚粗糙的树干,深沉的年轮,写满了经年累月的沧桑,风起时,橙黄橘红的五角枫叶,弄舞于半空,似蝶儿翩跹。

  穿行枫林之中,踏着厚厚的落叶,倾听脚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家人说说笑笑,悠悠荡荡,享受午后的好时光。

  刘禹锡诗曰“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深有同感,秋天是我最爱的季节,没有春日的狂燥,也不似夏日的酷热,更没有冬日的严寒,五彩斑斓,妖娆婀娜,令人恍然置身于童话世界。

  金色的黄昏里,斜阳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细碎地洒落身上,半暖半秋,岁月如歌,光阴飞逝,韶华似水。

  老树昏鸦,古道西风,夕阳下,光线渐次浓重浅淡,天地间瞬息变幻,宁静的枫林,美如梦境,不愿醒来。

  郊外,一片片金黄的稻田,镶嵌于天地间,收获的季节,走在乡间小路上,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都市快节奏的生活,令人对乡村心生向往,稻穗于秋风中低吟浅唱,稻浪起伏波动。

  万物始于春,而成于秋,风吹稻香满衣裳,手指掠过穗尖,慢慢梳理欢喜之情,享受那份悠然惬意。

  暴马川,位于辽阳县河栏镇,传说唐太宗李世民征东时,先锋薛仁贵率兵至此,突然有暗箭向他射来,他屈身抱住马脖子穿过山林,躲过一箭,因此将这里取名为抱马穿,后谐音为暴马川。

  山峦高耸逶迤连绵,流水淙淙纵横交错,蜿蜒小路伸向峡谷深处,秋色撩人,沿途只遇见寥寥几个游人,确是一处私藏的人迹罕至赏枫之地。

  辽阳古称襄平,已有2400多年历史,系《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祖籍地,也是关东才子王尔烈出生地,现有清嘉庆皇帝钦赐的府第。城中白塔建于辽金时代,雄浑古朴,相邻的广佑寺始建汉代,供奉有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香樟木释迦牟尼佛,古寺银杏相映,耳畔响起钟磬禅音,声声木鱼,宁静致远,俗世的纷争此刻皆涤荡为尘。

  绯红的黄栌,鹅黄的银杏,透过一帘秋影,斑驳陆离,壁上爬满了红蔓藤,一只只瓢虫在藤梢荡起秋千,忙着储冬的小松鼠,跑过一地的缤纷。

  秋,独有的魔力,所过之处,美若天籁,出发吧,暂且告别钢筋水泥的都市,畅游于山水,纵情于天地,聆听秋之旋律,爱在深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张张瞬间凝固的亲情记忆,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也成为我生命中的唯一,何其珍贵!

摄影撰文:超然

出境:爸妈、妹妹

  图片文字均系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