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咀亩



大片的水,转山,给自己装画框

单纯的水,爬上嘉禾、瓜棚、香樟

命中的水,被羊咀衔进古井,生长家园


长了八百年的水,与春风一起,种植

茂密湾头、上黎、大寺坞和上林许家的

    族谱上的名字。平起伏,生瑞气


用月光的手臂,引水。萤火虫

    吟着芒种的车水谣

祭祀五谷的咒语。即便竹寒瑟瑟

山乡也要做大戏,虚拟赣剧的马前泼水


长年的念相是溪涧的潺湲。童年的水

    在鹧鸪的欢鸣里

桃花的住址倒影在青箬笠鳜鱼肥的意境


一老人用枯枝在箩筐上扶乩,且

    念念有词

一女子问路,羊不答,羊终生不孕

一烟缕上天,水不应,水走投无路


相信,这古老寓言

早已被素食主义的羊,衔进山乡辞典

松风翻动几页,尽是天人合一,大宁静


羊咀亩水库干了。隐身的羊

把碧波荡漾的水,请进内心另一面辽阔

恣意生生不息的美感


让鹅不食的草,荞麦花,纵横

缝合每一寸龟裂的田亩与秩序,平铺

    碎银的光

孕育新的水,云朵醉落在羊身上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