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扶贫人

文/康普


避身堂有了集体活动,去聂家沟看望新成员。市纪委监委派到聂家沟的扶贫工作队员,陈仁杰。

和陈运福老哥一路攀谈,不着边际。这个人叫啥名字?前天我还记着,到了嘴边就想不起来了?老陈说,陈仁杰,和老陈哥一个姓,狄仁杰那个“仁杰",好记吧!我也是前几天记住这个名字的,源于发表在《微赞台》的一篇文章,《赶集》,记得好像是七月份发的。我感觉文章写得不赖,很真实,为了过年去卖一头瘦猪,还要为了斤秤合格喂猪红薯掺高粱面。一路盯着猪屁股,生怕发生意外。生动而真实,真实而心酸。那时候我就留心了它的作者,陈仁杰。

说实际的,除了对他的文笔,对他的职务和工作我并不感兴趣。

听说为了接待我们一行人,昨天就自己花了一千多块钱宰了一只羊,老早就开始忙活了。路远,忙,我找了好几个自己认为冠冕堂皇的理由推脱,但是最终没有经得住羊肉的诱惑赶了过来,其实最诱惑的还是那个买羊的人。这年月,羊很贵。

深秋的天气还下着有一阵没一阵的小雨。聂家沟,太远了。下了去灵丘的路我们居然走错了,拐弯太早了,问问路上开三轮的大哥,人家说,返回去,继续朝南走,过了南閣崖再朝西走。果然,顺着大道又走了约摸十几里有一个路标,朝西,八公里,聂家沟。这下也太简单了,太不费事了,路是清一色的柏油马路,除了牛粪有点多,走起来心情特别的好。越走越深,车辆越来越少,两边的山虽然不是太高,但是过了一个又是一个,像蒸笼里的馒头,我们则是行走在馒头之间的缝隙,峪。

先是过了一个墙上画着、写着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各种标语、口号、图案的村子,又过了三五里路就到了聂家沟。真有点“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至洛阳”的味道。

村口一个像“戟”的东西由两根木头绑成,上挂一牌“聂家沟村”,立木上书“青山不老,绿水长存”。青山不老是真的,没人统计它的岁数,“增一岁则忧,减一岁则喜”,多少年了,人在它在,老人换了新人,一茬又一茬,它还在。“绿水”有点不合实际,我们一路走来,除了一个路边的麻湖坑,水在这里还是奢侈品,还“绿水”。或许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吧,缺啥补啥,有了青山,绿水也该有。

早就在院子里烧山药的陈仁杰紧紧握着我们的手,满脸都是激动和热情。初次见面,他没有照片那么年轻,没有那么“帅”,没有那么“干部”,如果用最简单的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一个字,“土”,土的掉渣。市里的干部,挺会“装”。土里土气的裤子,无法辨别新的时候是什么颜色,脚上的黄色“解放”牌胶鞋泥哄哄的。这也太没谱了,有损干部形象,西服领带,皮鞋眼镜哪去了?四样只保留了一样,“眼镜”还在,知识分子还在,干部味还在。“陈仁杰,你们先吃山药,我再下窨子取几个过来!”陈仁杰很听话,说:好。说话那个人是地地道道的村里人,从他的衣服看不出他的身份,后来交谈知道,他是村里的支书,没见过这么不尊敬领导的,一个敢喊,一个敢答,没有别扭,很自然。

陈仁杰,姑且这么喊他,他是六零后,年长于我,该喊他“陈哥”,但是为了有别于原来的陈运福哥,陈仁杰暂时称呼合适,我心里这样想,没喊出来。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说再过两三年就要退休了。我们一边上山他一边拉达,他比较随和也比较健谈,党的政策我知道也是通过他这张嘴宣传出去的。这个村子可耕地面积少,都是旱坡地,以山药、莜麦、胡麻、黍子等杂粮为主,靠天吃饭,广种薄收。种植业以羊、牛、驴为主。他一边说一边指着半山坡的毛驴说,看,那就是画眉馿。画眉馿是广灵的特产,嘴头,肚皮,眼圈是白的,身体是黑的。说起牲畜来他一套一套的。骡子分为驴骡子和马骡子。父亲是马,母亲是驴,孩子就是马骡子,特征是耳朵稍微有点短。父亲是毛驴,母亲是马,孩子就是驴骡子,耳朵偏长,但是交配的时候必须蒙住母马的眼睛,因为它看不上“毛驴”,因为它不“帅”。我们都被他逗笑了。

山很高,也很陡,除了山脚有点零星小块地外,上边都是荒草。到了山顶可以用手机拍到我们村子的全貌。有光伏电站,养殖场一排排的新房,新修的柏油马路,整齐划一的街道和路灯,这里是养殖区,那里是生活区……得知杨老师想写点关于他,关于聂家沟的文字时,他说,还是多写写我们第一书记吧!他叫王品,小孩子,但是工作能力很强,来了以后干了大量工作。今天恰好他不在,我们组三个人后勤生活这样安排,我负责种菜,王处长负责做饭,人家做的饭是大厨师标准,小孩子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忙啊!言语间除了同事关系更多的是对年轻干部的关怀和期望!

一路他都走在前边,不喘,脚步稳,一年多的扶贫生活,他已经是地道的“山汉”了!明天假如不扶贫了,回城了,他还是城里人吗?他会想起聂家沟来吗?我喜欢这里。我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说。

“ 不巧,今天停电了,羊肉还是在炉子上用柴禾煨着,没办法给你们炒菜了。"对于同事,陈仁杰的朋友,“厨师”王处长无奈又抱歉地说。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融洽得很。但是忙前忙后的他让我们感觉小屋的每一寸空气里除了肉味都是满满的热情。浑身都热乎乎的,洋溢着幸福!

“要原原本本把党的政策落实好,大家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习近平)。村支书不善言谈,但是村里到处一派崭新的,充满现代气息的模样让人感觉墙上总书记的话不是空话。他,还有陈仁杰他们正在把理想变为现实。

陈仁杰,我该喊你哥了!

致敬,大山深处扶贫人。

写于2019年10月17日

“全国扶贫日"

清平阙


一束桃夭别枝上兰洲

托鸿雁载去清平阙半首

流水匆匆逝 青山尚抖擞

山川自灵秀 时日尽佐酒

心清至明好风光怀有

恬淡了几笔书剑与恩仇

云生江逐 光阴又寸寸旧

挑拨二三弦 千日梦来奏

谁轻拨长歌一曲翩然至桥头

惊一树黄鹂翠柳

挽歌乘风 抱琴再弄扁舟

佳人在岸白露沾袖

那袖边一柄长剑添几多温柔

送无数风月远走

闲云对坐 端杯陈雪在手

半生人间尽入春秋

心清至明好风光怀有

恬淡了几笔书剑与恩仇

云生江逐 光阴又寸寸旧

挑拨二三弦 千日梦来奏

谁轻拨长歌一曲翩然至桥头

惊一树黄鹂翠柳

挽歌乘风 抱琴再弄扁舟

佳人在岸白露沾袖

那袖边一柄长剑添几多温柔

送无数风月远走

闲云对坐 端杯陈雪在手

半生人间尽入春秋

后来谁一饮一川 细品江湖浓淡

蘸就风花雪月融在笔端

走星辰河汉 朝夕与暮旦 不回还

我又听长歌一曲邀明月来候

书千万红尘白首

莫问归路 相知亦且相守

是白玉青峰皆尽有

皆尽有世间万物与个中温柔

随无数风月远走

闲云对坐 端杯新雪在手

半生人间尽入春秋

与友去聂家沟访陈仁杰书记

霏霏秋雨润秋林,

世外桃源何所寻。

红叶飘零随路尽,

烟村眺望入云深。

平生义气偏因酒,

似海豪情总在心

但有山中高士卧,

不愁无处觅知音。

昨日友贤来访聂家沟,幸甚至哉!天上的云朵即兴赋诗一首,不才唱和:

独坐荒山对秋林

黄叶卷起红叶飞

一车风驰穿云至

六贤来访意殷勤

沟深市远无兼味

肥羊新醅开怀饮

但使与君常相聚

永守幽篁愿无违

避身堂铭


天不厌其高

始得泽群萌

地不穷其厚

方能载万物

青山不老

傲立江湖

绿水长存

逍遥东流

敝堂虽简

犹蔽风雨

偃仰啸歌

自得其乐

春赏百花秋有池月

夏眠青苔冬品茗雪

朝撷露珠供梵音

晚约轻风来弄琴

文朋佳友来造访

薄酒小菜清口茶

谈雅事

聊闲情

高山流水互吐心语

好一所安乐之窝

好一处避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