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丁子

文字:丁子


国庆的时候丁子接到一个电话,问丁子,为什么自己的那些想念没有回报

但想念本就是一个人的事啊,为什么要有回报呢?

有个人可以想念,是那么的美好


这世上最悲哀的其实不是没有想念自己的人

而是,没人可以想念

一如,丁子在《花落》里的最后一声叹息:

我终究

            还是没能爱上谁

坏东西总是说想丁子了,总是说要去漠河

丁子就笑,就说想吧想吧,丁子不收费


丁子说漠河要天冷了去

最冷的地方,要在最冷时候去

只有在最冷的时候,才看得到阳光有多暖

才会知道厚厚的雪,它其实是暖的


就在最冷的地方,我可以一个人静静想你

最冷的地方,其实是最暖的地方

一个人的时候,心是满的

因为有了想念,所以有了一个人的远行

一个人静静踩着自己的影子

心底却是浓浓的的踏实

连发呆也是别样的风景

想念是那么的满

一个人的时候

才可以放纵自己所有的想念

想念到无拘与无束


在那个陌生与遥远的地方

想念如蛛网般遍布陌生的大街小巷

温馨而忧伤,甜美而酸痛

若心底无想念

是走不成一个人的风景的


到哪都是惶惑与不安

到哪都是危机四伏

心会一直在游荡、在不安


你会,不知道怎么安放自己

会需要热闹、需要人群

需要谈笑、需要风生


最冷的地方,其实是最暖的地方

一个人的想念,才是最浓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