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上的邱泾河,我的主钓场。在这条小河边,我和儿子渡过许多快乐美好的时光⋯⋯。

钓渔的乐趣,就在于在未知中等待希望和惊喜⋯⋯。

钓鱼,也是一种心路历程的修行,消磨时间,陶冶情操,提高品味和耐性的健身活动⋯⋯。

蚯蚓的自述:

我是蚯蚓,又名曲蛇。我是一个幼小的生命。我要向你控诉丹江酷叟那个老家伙!那个老家伙就喜欢拿我钓鱼钓虾!老家伙总是拿一只钩子穿过我稚嫩的身体。当老家伙捏着我的头把一只锋利的钩子穿进我的身体之中的时候,我感觉到特别的疼痛,我疼的想大叫,我的蚓生既将结束,我在绝望中垂死挣扎……。我感觉到老傢伙作人的冷酷⋯⋯老家伙自顾自的得意的穿着⋯⋯,絲毫不顾忌我的感受⋯⋯。他把我在钩子上折来折去,用他尖利的指甲掐断我的肉体,然后把我扔到冰冷的水中⋯⋯。鱼们向我攻击,啃咬我的肢体⋯⋯这些愚蠢贪吃的鱼们它们竟然把我当成了美食⋯⋯。当它们把我吞到肚子里,它们怎么能够想到,哈哈哈!!!它们的鱼生就要结束啦!它们和我都成了老家伙的牺牲品!我为鱼们悲哀也为自己悲哀⋯⋯。我为诱饵它为鱼肉,得利者当然是老家伙了!杀生就是杀生!老家伙竟然还说是休闲!狗屁陶冶情操!明明是杀生害命!还把自己装扮成有口味的人,阳逢阴违,口蜜腹剑的家伙!

向牺牲在我手里的蚯蚓和鱼们致敬!是你们给了我快乐!是你们伴我度过许多快乐的时光!

鱼说:"蟹兄,那个老家伙又来了⋯⋯。"

蟹说:"可不,自从老家伙来,我们的好日子便结束了!整天让人提心吊胆的!哪天你见不到我,就是被老家伙套走了!"

虾说:"老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鬼点子,连我们虾也不放过!一天工夫竟然钓走了我一百多个兄弟姐妹!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鱼说:"大家还是小心点为妙,少出来活动⋯⋯。"

蟹说:"你让我往哪躲!老家伙天天半夜都出来下套,简直是不让人活了!"

虾说:"我饿得实在挺不住了,出来找口吃的,没想到老家伙还在那候着!吓得我尿都出来了!"

鱼说:"快别吵了,你们看,那老家伙又来夜钓算计我们了,大家快快逃命吧⋯⋯"。

快活林垂钓场

南池垂钓场

华宇垂钓场

垂钓家乡的牡丹江

我在这条江边,渡过一生中许多美好休闲的日子和浪漫时光。

去年,下班后和儿子去小河夜钓虾蟹,从晚6点到晚10点共钓获八只大闸蟹。除了已经吃了三盘,冰箱冻一盘,现在养活的活虾还有两百五十头。

钓虾钓蟹的乐趣,往往胜过钓鱼。我已经从浮漂的动作上,可以判断出咬钩的是鱼是虾还是螃蟹。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钓虾,虾口多的时候浮漂不停的抖,简直太刺激了!这太好玩了!况且还有虾蟹可吃!四只蟹就是个大歺,一盘虾就是美味!

品味人生的成长,经历时代的变迁。

牡丹江,我的母亲河伴着我长大,流过我的青春四季⋯⋯。

钓一份惊喜⋯⋯。

享受感动和快乐⋯⋯。

一条小鱼带给我的快乐,远远超过鱼本身的价值⋯⋯。

人生,总是须要几个爱好来充实完美自己⋯⋯。

天人合一,把幸福融入大自然和生活中每一个感动的精彩瞬间⋯⋯。

有多少条鱼,就有多少惊喜和快乐!

垂钓者,非为鱼,而是为在忘我中寻找轻松和快乐⋯⋯。从"鱼"到"渔"是一种人生境界的陶冶⋯⋯。

重复着期待和快乐,玩上千遍也不厌卷。

人生,其实就是吃喝玩乐和为生存而战⋯⋯。

寻觅游览山之巍峨,海之广阔⋯⋯。

夜宿白龙屿

海岛旅游遇台风

白浪滔天渡轮停

即已来之则安之

東海观潮赏潮湧

茫茫大海翻白浪

海岛隐迹雲雾中

莽莽煙雨人不見

雾霭一片罩乐清

国庆七天小长假

两天灵峰游雁荡

三天海岛听涛声

风雨何处去旅行

躲在家里打麻将

十一国庆观阅兵

带上闲遐和心情去看大海⋯⋯。

9月29日在洞头东臼村白龙屿海域夜钓大黄鱼。

野生大黄鱼收购价每斤70元。

2019.10.8日。亲眼目睹大闸蟹退壳的全过程。今天钓到两只大闸蟹十一只软壳蟹。昨天钓的红梢(大红尾)。

我和儿子分享同一个幸福,同一份快乐!

红梢,因尾巴红色又称大红尾。

10月10日,是个好日子。白天钓了56条白条,1条3两的鲫鱼晚上钓了13头虾。事实证明,虾5月和10月比较容易钓到,其它月很难钓。螃蟹还在换壳。

白条上午11点左右开口,到下午2点停口,2点以后鲫鱼开口到傍晚5点。其间小鳑鲏,麦穗,小白条钓边1,米~1,5米全天有囗。

这个日子,是个值得记念的日子。

白天钓虾闹小鱼,晚上钓虾小鱼基本不闹,大约鱼们也去休息了。各种鱼也有作息时间表,大家换班来。

鱼也是有记性和头脑的,被锚和脱钩的总是躲的很远。我认为白条鱼最聪明。一群白条一开始总能钓到一条,然后很难再钓到,之后便躲在你渔竿够不到的地方。三群鱼各群钓了一条,然后再难钓到第二条。

昨晚钓虾二十几头。前晚今晚连续两天夜钓螃蟹空军!

10月15日今天上海降温20~16,北风3~4级。上午10点到野河钓鱼,钓到麦穗鳑鲏50条,钓到2~3两鲫鱼7条,小青鱼1条。跑了2条儿子下班钓了2条,计10条2两以上的鱼。很多人笑我小竿短,但是无论长竿多长,这些钓鱼爱好者还未必钓的过我!我认为钓鱼不仅是凭借运气,还真的须要点技术含量。经总结,鲫鱼喜欢在距离岸边1~1,5米处觅食,所以钓近小竿细线往往比长竿占优!

这小河还真是鱼多,最多的那天钓了100多条大白条和鲫鱼还有2条鲤鱼。

2019年10月16日,和儿子夜钓大闸蟹,共钓到10只,放桶里逃掉了一只。今年蟹普遍大3~4两。加上以前2只,共有11只。螃蟹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是猛吃⋯⋯抓紧时间多弄几只!十月中旬蟹肥肉鲜!

10月17日今晚夜钓,套了16只大闸蟹!螃蟹狂口。今年的蟹大且凶猛力道十足!有只蟹王,称了一下,半斤重!大部分都是3~4两重。

19年10月18日,白天钓了6条鲫鱼几十尾葫芦片。晚上钓到七只大闸蟹。全部送给儿子的好朋友了。

19年10月19日,和儿子一起钓了4条鲫鱼,跑了5条,钓了100多条小白条,钓了1条鲤鱼放生了!儿子中午去公司加班,晚上夜钓大闸蟹!先吃饭,回来再说。

10月19日夜钓。这条小河真是啥货都有!钓了一个王七他弟弟一王八,有人管它叫鳖,有人管它叫甲鱼。今晚口不好小河走水,只钓到2只八角两钳怪。回来路上有个钓鱼人送我5条鲫鱼1条小翘嘴。钓蟹巡视很累腿,所以就早早的收工打烊了。

10月20日,下午1点开钓,天气不错风和日丽。刚刚下竿就被拖走,钩上来却是一条小鲤鱼没等放生就死了。窝子一直沒动静,接下来不久便钓上一只八脚双钳青壳怪!原来是这东西在作怪!有这东西在,谁敢进窝与它争食!

10月21日,钓了3条鲫鱼,跑了两条鲤鱼两条鲫鱼,钩子太小了,拉直了。今天虾口好,钓了2头,跑了5头。这两天螃蟹口不错,昨天我钓了1只,今天那人也钓了1只。应该到钓虾蟹的旺季了!

去年跑了一条巨物,是鱼大切线。今天又跑了一条2斤多的鲤鱼。主要是竿短钩小(08钩)。

10月22日,10点30分开始钓鱼钓到5条鲫鱼1条鲤鱼,小鱼若干。晚上去交警队套蟹,套得一只蟹将,便早早打道回府安歇。养精蓄锐明天再战!

10月23日,白天钓鱼无口(据了解昨晚上有人电鱼)。晚上套了个蟹王(6两)和3个蟹妃妃子娘娘中有一个怀了小王子另外两个才换过妆,大概是刚刚才被宠幸选进后宫的良家女蟹。

10月24日,今天只钓到3条鲫鱼。昨天和今天口都不好!连小鱼都不咬钩!原来满河面的白条也都不见!为什么呢?找不到准确答案⋯⋯。

小河边修路已经好多天了,树也都挖走了,现在正在支合子板准备打水泥路面。真影响我钓鱼。

10月25日,中午鱼没口,下午钓得鯽鱼4条,鲤鱼1条,鳑鲏和小白条50条。4点收竿。稍息,晚上夜战八脚两钳青壳怪。

10月26日,今天上海的温度11~19c。降温了,仅仅钓了2条鲫鱼30条葫芦片。狂拉白条的日子结束了!能够钓到鱼的日子也不多了!南方天气冷北方人受不了的!该准备打道回府了!再钓鱼就留给来年吧!

10月27日,下午钓了两个小时鱼,钓了一条鲫鱼,下雨天很冷,收工!前两天窝子左鳑鲏,窩子后麦穗,窝子里鲫鱼,窝子右白条。小鱼停口大鱼进窩的现象没有了!大晴天风平浪静的天也少了,阴,刮风,水温下降鱼难钓了。衣服也得多穿点了,天冷了,有些冻手了。

10月28日,钓了2条鲫鱼,20个葫芦片和白条。晚上钓螃蟹吧。

晚上钓蟹白板!邪了!

10月29日钓鱼白板,下午去浙江嘉善朋友家吃饭。

10月30日11时陪同儿子客户去浦东华宇钓场练竿。

10月31日,今日无风,气温13一24度晴。狂抽小白条,钓鲫鱼5条,松江鲈鱼一条,小虾4头。只是白条不大,都是寸半大小。,

11月1日,白天钓到鲫鱼2条小白条60条。晚上钓到螃蟹4只。今天温度24度最低15度,风一级天气晴好所以鱼儿开口。

11月2日今天天气睛好,风力1级,17~22度。今天钓了2条鲫鱼一条鲤鱼,一条巨白条,40个小白条。跑了两条鲤鱼,08的钩太小很难把大鱼拉上岸。

11月3日钓了三条鲫鱼晚上蟹无口。

11月4日钓了4条鲫鱼和20条葫芦片。

11月5日再战一天⋯⋯。

11月6日上午就要乘机回家了!8点30分飞,下午1点30分到,经停煙台,女儿接机。

两个多月的时光,在上海儿子家度过一个疯狂完美快乐的秋天。

钓鱼捉蟹虾,不务正业,耽误庄稼。但是这野生的"八爪两钳怪"实在是太好吃,太诱人了。好吃,好玩,有乐趣⋯⋯。既然人老了,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打孩子,图一乐吧!

心如飘叶

心如飘叶

飘过秋天少雨的季节

在风中独舞

阿拉是一个自娱自乐

多情的舞者

既便无人喝彩

依旧活出一个秋天

多彩的夕阳季节

心如飘叶

随风起舞

飘过大大小小小小大大

三个一 四个一 五个一

無人的光棍之节

风吹着 落叶飘飘…

这是

心如飘叶的季节… …

什么是幸福,晚年的时候,能和儿女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满足。

返 乡

西风猎猎霜满天

金钩小线钓河滩

转瞬天冷归期到

打道回府把家还

今朝辞却邱泾河

再次狂拉是何年

弹指人生已古稀

此情难舍上海滩

家乡此时正飘雪

养精蓄锐待来年

2019.8.29~2019.11.6日

一个开心快乐疯狂的金色秋天

儿子写的文章

  永远的记忆——怀念和爸爸一起钓鱼的日子(超长版) 我不是一个钓鱼狂,也不是一个钓鱼迷,充其量只算一个钓鱼爱好者。虽然没有大家那么疯狂地钓鱼,但是我钓鱼的时候绝对疯狂,因为我也爱好钓鱼……

多数时候我都是海峡里众多潜水运动员中的一名,极少奉上鱼获的欣喜,也难得发表什么文章,大家几乎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却始终为值得称道的上海论坛的人气,奉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始终如一的点击率。偶尔出来冒个小泡,可能也是突然相中了某个二手钓具。

或许是因为今天工作比较空闲?或许是因为最近关注了曝光比较多的钓鱼趣谈?自己竟突然也萌生了写一篇文章的念头,主要为了纪念一下前阵爸爸来上海时,难得和他一起的愉快垂钓经历,也算是为了怀念一下自己也曾十分难忘的童年垂钓往事……

引用QQ上的个人说明:"我来自黑龙江,美丽的牡丹江是我的故乡…"。从跨入大学校门到现在,在上海闯荡的年头竟然已近十年,时间过得好快,实在太快,真有弹指一挥间的感觉。都说北方人恋家,我该算是尤甚的一个吧,20岁前从未离开父母左右的大小伙子,在上海校园寂静的夜晚宣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说法对我无效。我想家,想念爸爸,想念妈妈,以至于从来不写日记的我竟然连续写了几晚的日记,把我对他们的思念统统装了进去,尘封了起来,压在了箱底,日记本上有一把小锁,当年锁上至今都没有再打开过,但日记里的内容却依旧清晰。后来为什么没写了?或许是适应了大学生活?或许是我一夜长大了?或许是我变得坚强了?或许是我对思念也只有三分钟热度吧……

我大学的母校是上海水产大学,在上海林立的高校中,属于相当名不见经传的那种,很多本地的上海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因为不是名校嘛,同学们都怕报出家门脸上无光,所以大多引用学校英文名称的缩写SFU(Shanghai Fisheries University),SFU代表什么学校呢?一般人绝对不知道,知道的绝非一般人,真有刨根问底查户口的,就来个"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游戏,提示一下吧:"位置呢,离复旦比较近,英文呢,和SHJT(上海交大)差不多……"嘿嘿,反正是大大地狡猾,打死也不会说。

想想自己进了这所大学还真是与渔有缘,当时高考爸爸帮我参谋志愿,填好一表,再填二表的时

父子俩猛一发现,哦?还有个叫上海水产大学的?没听说过,养鱼的还是钓鱼的?有意思有意思,因为父子俩都喜欢钓鱼嘛,我嚷嚷着:"报这个!报这个!我要去钓鱼!"结果立刻就把她填在了二表一的位置上。当时爸爸怎么也不会想到我高考考得那么差,一表不中走二表吧。或许是天意弄人?亦或是命中注定?天哪!高考前一日突然彻夜失眠,还上吐下泻到天亮……晕!大大小小的模拟考试也经过不少了,这次怎么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了高考综合症?我狂晕!只记得那时妈妈还中途到考场给我送水送药……结果可想而知吧,我的英语啊!我的物理啊!我的数学啊!我的化学啊!我的语文啊!我的一败涂地啊!郁闷了好久好久。天晓得竟然高中二表一哦!得!还真让我到上海去钓鱼啊,老天爷,开玩笑的,何必当真呢!I服了U!算了,好歹也是个本科,再说偶本就没有过复读的念头,那就去上海钓鱼吧,鬼使神差般地进了这个东北四年只招一届仅4个名额的上海水产大学……

哎!什么事儿啊,整一糊涂蛋嘛!

还是言归正传,侃侃我的钓鱼往事吧。

钓鱼爱好的导师——爸爸,当然是功不可没咯!爸爸原是我们市物资交易中心的销售经理,口才很好,文采也很好,现在退休了也爱好写些诗歌、散文之类的作品,只可惜不会打字,更不会上网,所以作品只留在他自己的文集——好多好多的日记本里了。爸爸记忆力超强,初中学的文言文什么的比我背得都熟,这也使我对爸爸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啊!咳!只可惜啊,老三届,下乡了,耽误了爸爸的大好前程。"恨"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爸爸的兵团在兴凯湖,当兵那会儿的故事他多半都和我讲过了,但令我记忆犹新的还是他那时在兴凯湖里钓鱼时的趣闻。记得爸爸说钓上来最大的一条鱼是用树枝绑了线钓上的,拉不上来,最后还是脱了衣服跳到河里把鱼给抱上来的。北方的旱鸭子比较多,爸爸的水性却尤其地好,可能是那时经常在兴凯湖里钓鱼游泳的缘故吧,他还自创了一种泳姿叫"侧泳",顾名思义的游法吧。说到俺,勉强也算是会点儿水,但是只会青蛙式,还游不出50米。说来又好笑了,就这么点儿本事也还是在母校学的,那时第一次上游泳课,据说还得过上海某游泳比赛冠军的体育老师对我们旱鸭群说:"我们水大(最不爱听的就是这个叫法,容易让人联想水大的产品是水货嘛。晕!俺们可都是水大子弟兵啊,这个习惯不改,以后可叫俺们怎么出去混哪,拜托学俺们改口叫SFU啦。)的学生不会游泳说出去多叫人笑话啊。"结果挥舞着手中那少说也有四五米的大长竹竿,甭管乐意不乐意,咚咚咚咚全部打下水,那水可叫两米多深哪!还好偶的反应那叫一个快啊,落水后急忙抓竹竿,结果顺利于5秒钟后被老师成功打捞出水,就这么着,俺的恐水症竟然消除了。钓鱼的人多半都会水?好像也有此一说吧。就像今年高温中的一天,我们大连路钓鱼小分队到常熟某地去钓鱼,将至中午有一钓友感觉要中暑,便脱衣下水冷却去了,许是天实在太热了?一会儿功夫脱光了衣服扑通扑通又下去不少。要说偶钓起鱼来疯狂那绝不是盖的,任凭你骄阳似火,我自岿然不动,稳坐钓鱼台,直到人群向我浮漂游来的恐惧感袭来的时候……得!我也交枪,扑通。

还是回到童年的记忆里。话说那还是在我六七八九十岁的年纪吧,就已经开始随爸爸出征钓鱼了。家乡的母亲河就叫牡丹江,她是松花江的一条支流,江沿城乡结合部流淌,我家在市区,骑自行车到钓点大约需要30分钟。最初的钓鱼记忆就是爸爸每次率领我们一家四口(偶还有一个生得如花似玉的姐姐)带上些健力宝清早从家出发,走到市场采购上一大堆的红烧排骨,朝鲜拌菜,馒头和五香饼,然后再搭乘一部夏利车就向江边进发了,坐车很快,打车讲价10元足矣。那时候到了江边爸爸先安顿好我们,记得就是找块平地,然后铺上一个大大的黑色雨衣,再把带来的食品敞开袋子摊开在那里,我们开吃,爸爸开钓。那时候对我来说每次钓鱼的过程就是和姐姐一起啃排骨的过程,根本就是野餐吧,基本上是吃饱了,喝足了,玩累了,也就吵吵嚷嚷地回家了,到底钓了多少鱼,钓了什么鱼,根本没印象。

再大一点儿的时候,就剩我们父子兵去钓鱼了,妈妈和姐姐已经都不去了,女人嘛,都这样吧,本就对钓鱼不感冒,后来可能是连在江边啃排骨的兴趣都没有了吧。北方有一种捉鱼的方法,就是在罐头瓶子的瓶口装上一圈剪过的自行车外胎,固定好之后,在那上面抹上一圈玉米饼,然后扔些碎馒头、碎饼和骨头什么的到瓶子里面。后来爸爸换用自己DIY的小口网篓来代替罐头瓶子,这下肚子变大了,捉的鱼也更多了。瓶子或网篓口栓上一根绳子,把网篓扔到水里,每过二十分钟左右拉绳子再把网篓提上岸查看鱼获,不过那是爸爸通常的做法。我则不然,总是十分钟不到就拉回来看看,再扔回去的时候却又总是忘记拉住绳子,结果呢好多网篓就都有去无回了,为这个还真没少被爸爸批评。落网的鱼儿呢基本上是两种,一种是北方称作麦穗儿鱼的,应该就是上海说的小猫鱼,另外一种是爸爸称作葫芦片儿的鱼,个体也很小,圆圆的,扁扁的,在浅水游的时候,鳞片一闪一闪有些五光十色的感觉,非常漂亮,只是拿回家都养不活的,后来都变成了妈妈做的鱼酱,味道都忘了,能记得的就是酱里面有很多的小刺。

北方的鱼确实少,象青草鲢鳙这些上海常见的鱼种,在我们那里一年恐怕都没人能碰上个几条。因为热的时间短,所以能钓鱼的季节也很短,早晚温差比较大,可能夏天也要等到七八点钟的时候鱼才好钓,但是爸爸和我每次钓鱼也还是赶早去,一般都是天不亮的时候,爸爸轻手轻脚走到我的床前,用充满无限讨好的热情对我轻声细语道:"儿子,起床,跟爸钓鱼去啊。"那时我经常连眼睛都不睁的说,"你先去,我再睡会儿。"现在我也能感受到爸爸那时的眼神和心情了,一定是充满了渴望和忐忑,想我起床的渴望和怕我变卦的忐忑。就像我现在凌晨出发钓鱼时,也总是充满了要老婆起床陪我一起钓鱼的渴求。

我们的钓点通常是在江边的大沙坑,每年江水涨起来的时候,漫进沙坑里,留下了鱼,也留下了水草,属于天然的鱼塘,水多半很清,衬上绿绿的水草,显得分外漂亮,只可惜鱼太小也太少了。沙坑里面能钓到的鱼种类不多,鲫鱼、鲤鱼算是在北方比较常见的鱼吧,还有就是鲶鱼了,有时候爸爸到江里去打海竿,经常钓上来的鱼是爸爸称作嘎牙子(昂刺鱼),和称做穿钉子的两种鱼,爸爸说要打在水流比较急的地方,才有这些鱼。

我们的钓法算什么呢?现在分析就是介于台钓和传统钓之间的一种钓法吧。

鱼竿都是台钓竿,一般也都是三米六的,而且竿子普遍偏软,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竿子呢,现在想想,软竿遛小鱼有感觉嘛,要是换了一支硬竿,一不小心把鱼飞上来,那就没得玩了。不过,鱼最后统统还都是飞上来的,而且飞到我身后就不见了。浮漂呢,都是用立漂,也是很普通的白色塑料漂,有时爸爸干脆用块条形的泡沫块来代,理由是,目标大,看得清楚。蜈蚣漂一般很少有人用,我记得只见到一次有人用过,是伸到水草缝隙里钓,好像他钓了还不错,后来他走的时候把剩下的饵料给了我,粉红色的,很香,我挂了两颗上去,可还是没钓到鱼。回忆起来,像他这样的钓鱼高手也碰到过几个,那是在快入冬的时候,天已经满凉了,难得爸爸带我到人民公园去逛逛,我们公园的湖可是不小的,绕湖转了一圈发现钓鱼的人倒是真不少,但绝对都是白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竟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家伙在那里双飞鲫鱼,真是令人咋舌。现在想必这个坐钓箱用拉饵的家伙更是个一等一的高高手了吧,当时还以为这是从外市引进的某种先进的垂钓技术呢。

至于线是怎么栓的,母线子线是否一样,双钩是怎么绑的,这些我都没在意,因为这些工作都不是我的,是爸爸的,我只在行挂蚯蚓。

当然不是悬坠钓了,也不用调漂,铅坠别太大,只要能躺在水底就行,浮漂往上拉一拉,露出水面一目就可以了,我的视力好嘛,左眼五点二,右眼五点三呢。这种钓法给我的规律就是,鲶鱼老师是闷漂的,鲫鱼老师是送漂的,鲤鱼老师几乎不给我上课,所以我没记住。

抄网?没用过,也没见人用过,因为我们那里起鱼都是用飞的。

要说爸爸的渔具装备那可真不少,台钓竿长长短短的有好几把,海竿也很多,挂鱼用的丝网也特别多,爸爸归类告诉我说分插尖的,插一的,插二的,插三的,插四的什么的,反正我记着就是眼儿大眼儿小的区别,还有就是丝网的高度有不同,涨大水的时候,爸爸曾经一次用它挂到过六条大白鲢。家里还有旋网,就是撒出去是个圆形,用来打鱼的那种,很少见他用,爸爸说太重了,抛几下就抛不动了,不过有一次我见到打上来过一条红色鲤鱼。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就记不清了,总之杂七杂八的家什差不多把阳台都塞满了。后来上大学了,每到寒暑假,同学都在勤工俭学,我却总是一如既往地坐上三十几个钟头的硬座回家看望爸妈,恋家嘛。暑假回家总是要钓鱼的,可能是从这个时候起我才真正开始喜欢上的钓鱼,一个暑假过去,晒得黑黑的,回到学校,同学们都说我是从非洲回来的。不过寒假回家我可从来不钓鱼,毕竟夏天都不好钓,冰钓钓得到才怪,到江上滑滑冰倒还差不多,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接上页

一晃四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都有5年时间了,偶尔回家也都是在春节天寒地冻的时候,而和爸爸一起钓鱼的幸福时光,也只能用来回味了

去年盛夏的一天,偶尔看电视的我撞上了旅游卫视的渔乐圈节目,我的钓鱼神经时隔4年又再次被拨动起来,心痒难忍啊,一向喜欢以冲动决定行动的我立马上网搜索钓鱼网站,结果顺利找到了上海钓鱼热线,找到了渔圣,找到了小凯师傅,置办了一套家什,从正规台钓基本功开始学起,然后便有了被渔友翻版了无数次的相同垂钓经历……

今年十月,爸爸从广西外出回家决定顺路来上海看我了,真得是激动啊,真得是梦寐以求的难得啊,终于又有机会和爸爸一起钓鱼咯!教爸爸上网,谈我的工作生活,侃我一年来的渔经,差不多每天都要聊到凌晨一两点钟,我那兴奋劲就甭提了。由于工作不比别的海峡同学那么轻松,连一二三四五都有机会钓鱼,我只能本分地双休日才出钓,想想爸爸下个星期就要回家了,机会也就仅有一次,出钓日期锁定星期日!日期定好,算算距离星期天还有四天,得把打窝料先弄上。偶的习惯是喜欢把一些凡是能买到的,我有库存的杂七杂八的东东都混到一起,放到锅里稍微炒一炒,偶有一个专用的被炒漏了小眼的炒锅,嘿嘿。炒好盛到大盆里,浇上自来水搅搅,然后再倒上半瓶曲酒,有时候也用啤酒啊,过期牛奶啊什么的加进去,拌拌匀,放到塑料袋里面扎紧口,再套上一层塑料袋,再然后就丢阳台上曝晒去了。效果到底怎么样呢?钓到了是它的功劳,钓不到也有它的原因吧,谁知道呢,反正省事,瞎弄弄呗。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出钓前情况还是要先摸清楚滴。问问渔庄老板,打探打探风声,目标沙家浜一放养浜,浜的老板据说是叫阿庆嫂,鱼情以鲫鱼为主,草鱼兼而有之,听说还有桂鱼,能探听到的风声就这么多了。鱼情挺熟,那就还是老套路,先钓草鱼撞大运,没戏再钓鲫鱼。挂了电话我就忙活开了,让爸爸看着我表演,掏出我前面用剩东半袋,西半袋的鱼饵,您别笑,去年剩的我还有嘞,再翻出我的瓶瓶罐罐,开始配饵咯。急哦,到鱼塘再配饵还不如抓紧时间甩几鞭子呢,我在家就给他弄好咯,偶的想法就是如此。拿出保鲜袋,把配好的几种各一杯量的饵料,分别装进去,扎好袋口,贴上标签,再写上品名,饵水比,一包包自制的商品饵新鲜出炉咯,嘿嘿,这每一包可都代表着偶的一套战术思想呢。闹钟定到三点二十分,睡觉。

好象这生物钟总是要比闹钟快几分,三点十五分准时起床,关了闹钟,吵了老婆睡觉多不好意思啊。看看爸爸的房间,灯估计亮了也有一会儿了,洗漱完毕,左肩挎枪包,右肩挎钓箱,提着鱼护包踉踉跄跄就跑下楼了,都满重的啊,可舍不得给爸爸扛哦。

打车到集合点,四点准时出发,还是老样子,满车的人用烟熏我,害得我眼泪哗哗流,某某某一如既往地吹牛,"两斤以下的草鱼扔回去哦"之类的,吹累了,就都鼾声四起了。

到了沙家浜,千呼万唤的阿庆嫂终于露面了,还真名不虚传啊,估计在乡下来讲确实是满漂亮的,只不过不是偶这年龄段的,但对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来说绝对有致命的吸引力,我怎么分析的?看见渔友们快流下来的口水我就知道了。阿庆嫂很好说话,喊来她老公摆渡,但是她老公竟然不给钓,曰:"螃蟹大了,怕我们偷蟹。"晕啊!揪耳朵,捡石块,砸船锁,阿庆嫂尽显其女强人的风范,好好地教训了她不开窍的老公,您说这船我们能上不去吗。

下船,上岸,选钓位,亮家伙,摆阵势,和饵,打窝,调漂,开钓。钓点有两米多水深,心想必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吧,心情不错,我自己先过过瘾,甩几鞭子给爸爸看看架势,等到聚了鱼再给爸爸钓。糟糕,定海神针,白板漂相嘛!不是说有草鱼的吗?不行,得去看看别人如何,小转一圈,漂相相同,汗!都是白板迹象,看来哪里都一样,不妙哦。接着甩甩看吧,一半草鱼饵抽完也没见动静,看看别人也是一样。得!我换香饵,抽板子吧,我抽,我抽,我抽抽抽。晕!别说板子了,连小片子都没有,到底是鱼不开口,还是鱼情有误啊。抽了一小时,一个鲫鱼口都没有,期间就只刮着屁股上来几条半斤左右的小白鲢,爸爸看了倒是满开心,因为这半斤的鱼在我们北方也算大的了。不钓鲫鱼改钓花白鲢?可是这么小的鱼实在提不起兴趣啊,爸爸在这儿,上鱼总归是件开心事儿,总归比两人盯着定海神针发呆强吧,主意已定,那就改钓花白鲢。暂且就用这剩下的鲫鱼香饵吧,抽抽抽,又是通过一番刮眼睛,钩屁股的上鱼来寻找传说中的泳层,终于有入口的了,把竿交接给爸爸。爸爸不会台钓啊,只会挂蚯蚓和面疙瘩,粉饵撮不到钩上去,只能用捏的,捏又捏不牢,结果饵不是半空抛掉,就是入水即散,我想这样打不起来频率,断断续续地也钓不起来胖胖啊,于是就我抛几竿,爸爸抛几竿的合作起来,虽然不能连竿,但至少也能钓上鱼来,中了胖胖再给爸爸遛,爸爸也开心啊。常在江湖行走,经验也学到一点儿,胖胖饵多多少少总是要准备点儿的,看看鲫鱼饵用尽,钓胖胖的势头又不错,那就改专攻吧,掏出半包用剩的南北,倒出一半,加点儿雪花粉,蒜粉水杯里搅匀,再滴几滴白醋,和好撒鬼五,搞定。俗话说:"换饵如换刀。"此话确实不虚啊,中鱼频率大大加快了,不一会儿我的这点儿剩饭就都被胖胖给抢光了。再拿出一包经典的海狮白食,这可是今天带的最后一点儿钓胖胖的弹药了,同样加蒜粉白醋,势头依旧很猛,鱼个体也越来越大了。期间我中了两尾最大的六斤左右的花鲢,爸爸竟也拿下了今天的最佳战绩,一尾五斤左右的大白鲢,爸爸激动得涨红着脸,既紧张又兴奋的遛着鱼,而我也在尽情享受着人世间最美好的亲情。打光最后一颗子弹我知道接下来钓胖胖是没戏了,看看离收竿时间还早,余下的时间怎么打发呢,还有半团草鱼饵,撞撞大运吧。正想着呢,稀里糊涂,鬼使神差般地竟又把空钩又扔回了水里,漂刚立起来,发现竟来了一个标准而清晰的下顿,本能地一提竿,晕!空钩也能中鱼,还是一斤左右的白鲢,看看钩得结实,得!飞你上岸吧。摘钩的时候仔细一看,汗!竟然还是正口上膛,NND,还真有贪吃不要命的选手啊,把我和爸爸都乐坏了。接下来钓草鱼的过程又陷入了沉闷,唯一可以称得上花絮的就是被我抓住了仅有的一个不大清晰的顿口,扬竿,中鱼,挂地球,势大力沉,看来来者不善啊,嘿嘿,俺拴了失手绳呢,谁跟你置那气啊,我丢,五米长的失手绳一下子都被拉了出去,长度太短咯,鱼不见了。谁说过逃掉的鱼永远是最大的来着,有同感了,顶你一下,幸好一个回合都没过,不是太心痛,要是遛了一个小时再逃鱼,那才叫欲哭无泪呢。四点钟准时收竿,我收渔具,爸爸收鱼,晕,鱼护太重了,拉不起来,一名白板同学自告奋勇来帮忙,合二人之力终于把鱼护拉了出来,塞塞塞,冰箱塞不下了,还有六条大胖胖在外面呢,环顾四周,竟还有几位拿白板的同学,得,送你们吧。

就这样,一次对我来说极为难得的父子垂钓以一个大爆箱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我爱我的爸爸,希望您的身体永远BANGBANG的。

垂钓这项运动呢,网上争论的实在太多,看法因人而异嘛,何必争个谁在理谁不在理呢,你在理你还能长块肉是咋地,不过对我个人来说呢,那肯定是一为娱,二为渔,三才为鱼,重要的是享受过程,难道你还真觉得拿个白板很痛苦吗?除非你以捕鱼为生吧。当然了,过程固然重要,有好的收获自然更加欣喜,爆箱谁不开心哪!您说是不?

没想到一下子竟写了这么长,占用了大块的工作时间,实在对不起老板哦,不过想想也平衡了,我昨天还给自己加班到凌晨1点呢,你也没给我加班费啊!扯平……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