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17日我和张华能12点20分飞合肥,飞机一次次晚点,到了第二天凌晨3点才到合肥……上回播放的也是这首我公司主题音乐《万家红樱又开放》,因为每一个故事,都与”万家红樱花”有关!

由于东西太多,我想整点亏给张华能吃吃,于是决定用拳头、剪子、布猜拳决胜负,谁输了两个大箱和一个背包由谁负责推出机场,没想到,我越是想整张华能,结果自搬石头砸了自已的脚!

我说:“张华能,我们是好兄弟,你帮我背一个包”,张华能说:“亲家是亲家,牛吃麦子是牛吃是麦子”,没办法,我只有自认倒霉,背上一个大包,还推着两个沉重的大箱艰难地走出合肥机场……

你看,张华能却两手空空,大摇大罢走出机场,气死我了!

由于没有提前订房,打车到了肥西已是第二天凌晨三点,花了一个小时找酒店,到处住满,没有办法,找了个私人小宾馆。床一大一小,张华能问我睡大床还是小床?我说你是个多动症,你睡大床,我睡小床……

不知怎么回事,由于没有空调,一夜冷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张华能倒是呼呼大睡……等到第二天早上老子才发现,原来大床的被子是厚被子。

而我睡的小床被子只有这么点厚,……冷得我感冒发烧,一夜起来吃了两次药,这个亏吃大了……

第二天晚上换过来睡,我睡大床就平安无事了……

可天亮的时候我一睁眼,吓得我大吃一惊!“呀呀呀呀呀!这是什么造型呀?挺别致啊!非常6十1啊!”这么冷的天张华能竞然光着身子睡?我想不通,大呼:“张华能,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是讽刺我身体不行……”

18号吃早点,本来是要吃混饨的,张华能看见有人卖烧饼,想吃,我说不能吃,会上火,他偏不听,我经不住烧饼发出香味的诱惑,一口气干了两个!

你看,我和张华能两个难兄难弟在合肥苗交会我们的樱花展位上,把烧饼吃得多有味……

整我个球,两个烧饼干下去,到今天上嘴唇烧起个大泡,嘴都张不开了,展会上咨询樱花新品种的人那么多,怎么办呢?

还在云南的时候,张华能说合肥太冷,叫我多穿点衣服,我非常感动,所有内衣内裤都是加层、加厚而且是保暖的,可到了合肥苗木交易会现场,天啊!展位设在温室大棚里,还不通风,热得气都喘不过来,衣服也没有薄的换,象在非洲一样!

10分钟不到,清鼻子哩哩啦啦流个不停,一个下午卫生纸用了十三大卷……地上这些纸,已经是第10袋了!在国家级苗木花卉交易会上出这种洋相,算不算吃张华能的亏?

更搞笑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头天晚上住的是小宾馆,没有房卡,只有钥匙,离开的时候没有记住地址,更没有要个电话,返回去的时候找不到住处了……

你看,滴滴打车连要去哪儿都不知道……

张华能动用手机地图也回忆不起来……

打出租车花了186元,绕了5圈也找不到,坐公交车眼睛盯死也回忆不起来……最后是报警在警察的帮助下才找到这个该死的鑫银宾馆!

由于一肚子鬼火,夜晚吃饭的时候,张华能用茶壶发明了一个水烟筒让我抽烟,我够不着点火,张华能帮我点……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哎哟,烧着耳朵了……”

大家好好看看,我这么漂亮的一只耳朵,什么都不因为,就被张华能给烧焦了……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和猫胡友是一伙的,专门整亏给我吃……

由于疼痛难忍,不得不找个卫生所包扎一下……谁怪我这么倒霉呢?

耳朵受伤打看着沙布的我,在扫黑除恶期间,打出租车人家都不敢拉,只能坐公交车去参加今天上午的苗交会开幕式了……

王云赋在开幕式上……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组委会的领导走过来叫我把沙布取下,说是怕影响新闻拍摄,我只能管他疼不疼的了……

下午,我转了展会一圈,口干舌燥,回到我公司樱花展位,拿起我喝剩的半瓶冰红茶干了一大口,由于口太渴,下到肚子里才反应过来:我的妈呀!怎么又苦又臭又辣?不到一会儿功夫就开始上吐下泄……上帝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吐完才发现,原来是张华能把我喝剩的半瓶冰红茶当烟灰缸了,因为颜色相似,根本不注意看。他把我的饮料瓶当烟灰缸也就算了,还往里面吐了两泡口痰,狗日的张华能!老子与你无怨无仇,你做事怎么能这样?太确了!

因为一连串吃张华能的亏,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受到严重打击,整个下午闷闷不乐,躲着睡在展会的一个角落里……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听到一个奇怪的、有点象小品演员范伟的声音:“呀呀呀呀呀!这是什么造型呀?挺别致啊!非常6十1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