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好久不见,想念你们啦,你们还好吗?拉寨山枫叶红了,泗水河河水清了,同学们如期相聚了。


拉寨山见证了我们的友谊,泗水河留下了我们的欢乐。

不管你来与不来,同学情谊都未了。

四十年岁月弹指一挥间,历尽沧桑一万四千六百天,从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到如今的白发鬓斑,梦里多少次相聚在今日重现。

聚首回眸,追忆时光。我们小学毕业已半生,归来仍少年。依稀从记忆中寻觅对方的名字,那一声声熟悉的乳名依然在耳旁。


我亲爱的老同学,你是否还想起我们在一起度过的童年趣事----

是否记得在田间地头灌老鼠、烧红薯窑?

是否记得在河边小沟捉小鱼、挖小泥鳅?

是否记得在山头村果园里青绿的梨子呢?

是否记得在铁帽山林场采摘的油茶籽呢?

是否记得在拉寨山下田野里采挖猪菜呢?

是否记得在泗水河里戏水被老师训戒呢?

时光流逝渐渐地走远,珍藏着的一张张泛黄的老相片,呈现着一个个纯真的笑脸,不由想起一段段难忘的同学少年,四十年的多少感慨在心间,同窗岁月一幕幕电影般浮现在眼前,我们一起成长,一起欢笑……

我亲爱的老同学,四十年前的蹉跎岁月还记忆犹新吧……

忘不了教室课桌上画的那一条条界线分明的“三八”线。

忘不了从禾场上要一捆捆稻草回教室堵封窗户抵御寒风。

忘不了在毕业季相互赠送的那张张记载同学情谊的小手绢。

忘不了在毕业时徒步几十公里去武宣县城的“小小长征”。

忘不了每年在南山泗水之间抖落一地欢乐的春游和秋游。

四十年春华秋实,四十年沧桑岁月。你也许变胖了,却更加潇洒稳重了,你也许变瘦了,却更加美丽善良了。岁月可以改变我们的容颜,却改变不了同学间的情深厚谊。



我亲爱的老同学,少时游戏还历历在目吧?

女生玩的抛石头子、跳格子、跳橡皮筋,男生玩的摔四角板、打鸡头、推铁圈子。放学后,街头村尾,呼朋引伴,玩上一阵,尽兴而归,给我们儿时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



毕业四十载,人生过半百,少时发小老挚友,最真莫过同学情,一言一语,一颦一笑,汇成一句话:“珍惜我们一起走过的那些年。”

拉寨山不老,我们不散;泗水河常绿,我们常聚。

让我们彼此道一声:“老同学,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