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前几年,偶然的机会,回到了过去经常路过的地方:一个是浦口火车站,和南京的兄长一起骑行,晚上回来赶上最后一班从浦口回市区的轮渡,居然发现浦口码头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在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不可想象;一个是下关中山码头,正好规范培训在旁边的望江楼,信步去看了看,名字还在,斜阳依旧。

  27年前,曾经有个青春少年,从瓷都远赴千里之外的长安求学,途经古城金陵,四年之中,来来回回,在南京火车站(已被一把大火烧掉,而非今日高大上、宛如航站楼般新火车站)、在10路公共汽车、在下关中山码头、在长江轮渡、在浦口火车站、在北驰的绿皮火车...

  几十年过去了,星转斗移,沧海桑田,唯一不变的,是南京两个字,和匆匆过客的我的名字,曾经底蕴厚重的金陵古都、曾经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林荫大道、曾经美丽的玄武湖和庄严的中山陵,都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留下人到中年的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世上只有一件东西,能始终经受住人生风雨的冲击:一颗宁静的心。做人,要努力得到的不是呼风唤雨的能力,而是淡看风云的胸怀。留一份淡然给自己,生命自然会天高、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