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生而为人,身体都是肉做的,谁能避免不得个头疼脑热大病小恙的。这不,国庆刚过,妻子就查出个囊肿,不大不小的个病还挺伤脑筋的,于是乎网上,医院,熟人各种咨询,查问,但众说不一,各有说辞,最终还是看了老中医,输了液体,保守治疗一周后病情毫无转机,于是又奔波市一院求诊。六点半天一亮便驱车前往,八点四十到达医院门口后妻子先去挂号,我到处搜寻停车位置,这么早的时候各个巷道和路边都密密麻麻的停满了车,竟然找不见一个空档,折腾了好久才免强在个偏避的拐角拣个缝隙停了车,飞奔医院后诊室门口早已人山人海,排着长长的队伍,挤着做了各种检查,直至下午下班时还有抽血化验需下次再来检查。心里虽有各种莫名的无奈可还是抵不过肚子的咕咕叫声,快速吃了点小吃又摸黑返回华池。

  第二次我俩早早请好假,又驱车前往市一院复查准备手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虽然是周二,可比上次诊疗的病人还多,8点30挂的B超,十二点还做不上,抽血化验第二天才能看到结果。窗外不知啥时下起了秋雨,淅淅沥沥吵个不停,心里的烦燥和失落无法言表,决意住宿一夜,第二天等结果。一夜煎熬,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可医生又轮休,昨天的医生今天换人了,不得已又挂个专家寻问,专家讲了很多,可我只听了个大概,最终专家也不能肯定是否手术,哎,看个病真难。反复询问无果,在熟人推荐下决定转至市二院手术,找了医生,办了住院手续,各种化验结束,签了手术告知单,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谁知第二天早上医生却告知病人肝功能异常,手术暂停,先治好肝再手术,天哦,这是要折腾死人的节奏,我急着询问缘故,加上耳聋听话费力,明显感觉医生都不耐烦了,好在自己的无名怒火也被各种因素压下来,只能先治肝吧,一样病看成两样了,医生说幸亏发现的及时,早治早健康,心情平静后想想也是这个理。

  下午饭后,领妻子去外面透透气,急也没用,干脆耐下性子安心治病吧。翻阅了一下微信圈,手机屏充满了各种广告和世间陈事,猛然想起请的假也该满了,手术没做成还查出了肝功异常,又决定驱车回家,留下妻子一人治疗,静待出院,以图下次手术。一路上,车流滚滚,走走停停,想起这几年的几次看病经历还有年年水涨船高的农合,心里五味杂陈,农民不交不行,交也纠心,一个小小的感冒,花个百十元就可治好,可非要住院才报销,一住院,起浮线6百元算起,说起来都是坑,怎一个冤字了得,看个病实在艰难哦。

  回想起一七年老父住院时我一人侍候,何不是天天如此狼狈,有时一人不可分身,加上耳聋听话费力,期间吃的苦头和所受的曲折怎一个"累"字了得,几次医院折腾后,我深有感触。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不是子不孝,是现实太熬人,医院太要命,一般人受不了这种折腾。还记得前两年老母嗓子疼痛,如梗在咽,我三次带领去市一医和庆城中医院做喉镜,吃药,激光扫描治疗,直至现在还未痊愈,有时钱花了,折腾了,罪受了可病未必能治好。医院的事都是累心的事,有人说:“如果你觉着生活不幸福那你去医院走走便会心胸豁然开朗;如果你觉着工作辛苦,那你去工地试试便会培加珍惜岗位;如果你心有芥蒂浮躁不安,那你去火葬场看看,定会珍爱人生,珍爱生活”,细细想来,确实有理。如今 想想妻子这场病,还没手术就前前后后花了七八千,钱花了病还没着落。“解决群众上学难,看病难,养老难”,似乎还停留在口号上,看看医院那川流不息的人流,挤破头一号难求的场面,农合年年飞涨,答案不言而语,好在市二院有每天的病人写感谢信,送锦旗,医院设备也很是人性化,长条铁椅上总是铺上了毛绒绒的毯子,病人坐上后小憩,心里暧暧的,院子里保安站的笔直,从早到晚尽职尽责,医生也笑容可亲,有问必答,耐心释疑,这一切都足以让人释怀。继尔转战西安,不知又要经历何种煎熬,世间万物,细节感人,虽身生百病,心也释然。我期待着妻子早日手术康复,好让我悬着的心回归胸腔。看病实难,人生虽苦,但请你足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