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我从黄河边来到了山区,所有的生活极不适应,因为个子矮,又爱臭美,从小喜欢穿高跟鞋,可是来到这里后,不管出门还是上坡,难免要走下坡路,每次我都小心翼翼的走,被村里人看见,这笨拙的姿态,总是引人发笑。

那个曾小小的人儿,就整天和影子一样跟在我的身后,用软软的童音,含糊不清的喊着妈妈,三岁的他就极懂事,有一次我感冒了,浑身无力,吃了药躺在床上休息,他哪里也不去,就一直趴在我的床边,还长长的叹口气说:不知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问他:他回来干嘛?他说:给你拿药呀?我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惊喜与感动,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呵?

迷糊了一会儿竟忘记了他,清醒过来,到处寻他,这时,邻居领着他回来说:你这孩子,真是懂事,小小年纪,还知道跑去卫生室给你拿药呢?问他钱呢?他咬着手指说没钱,我一时无语,抱起他,泪水潸然。

他七岁那年,正逢春节,我们给他了二十元的压岁钱,谁也没有叮嘱他,他却自己跑到小卖部,给奶奶买了一条烟回来,大家都很惊奇,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却羞涩的躲在奶奶身后,说不出话来。

后来这小家伙渐渐长大,又与我远远的疏离,现在,每每想起那个时候,就有一种惆怅涌上心头。

院子的东边有一棵槐树,树冠茂盛呈伞状模样,夏日的树荫下,一个小圆桌,两三板凳,便成了邻居来乘凉聊天的地方。

孤独的时光,我把门前的三角小地,划分成了四块,细细的把土弄碎,再种上油菜、香菜,还有碧绿的小葱,韭菜,不几日,看它们一点点冒出细嫩的新芽,又慢慢变成一地葱茏的绿,心里就生出了莫名的欢喜。

那时候,因为贫穷,最贵又最喜欢穿的,是结婚时定做的一件淡紫色的丝绸方领衬衫,领子下垂着一条丝带,下身搭配黑色裤子,照镜子时,看着应该算清瘦的面庞,幽黑的、大大的眸子里,是一洼不见底的深潭,这副模样,竟暗自以为很美了。

我喜欢安静,平时为打发时光,就在院里院外种上许多的花,还在窗前的水管下,搭起的一个简易的木板,上面放了一盆小小的景天,一盆太阳花,又去河边捡了很多巴掌大小、椭圆的石头,用它们砌成圆形的小池子,随后在池边摆上许多花,有一盆杜鹃,是名贵品种,花心浅粉色,带月白花边,叫瑞雪双喜,我特别喜欢,还养有含笑、有栀子,有珊瑚豆,还曾养过一盆开着米色小花的柠檬,它开的时候味道极香,那水管经常是半开的,滴落下的水,注满了清池,就顺着细小的水沟流向了排水口,水声潺潺,清澈见底,倒也给这方寸的天地,增添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冬日的暖阳,照着清冷的街上,稍有人声,便引出周围的邻居,聚在村头或路口,先是谈论天气,后来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嬉闹,不一会儿,气氛就变的热闹起来。

只可惜,这样的时光没过几年,为了生活,就搬来小镇开店,后来混迹于繁华都市,疏离了田园情怀,很多次梦想着,等有钱时就建一方大的庭院,做个朴素的匠人,约许多孤独的老人,来这里种草、养花,品茶、赏月,听雨,看雪,一起共度美好的余生,那该有多好?

作者简介:墨香染清莲

真名:纪秀娥,山东济南历城区柳埠镇人,一个在诗词里寻访悲欢的女子,写有诗词、散文几百首,尚未发表!喜欢读书、养花、旅游。忙时上班,闲时写诗。人生如此就好!

文中图片选自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