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锟的作品中,清净的禅境,在树叶、草木灰,黑釉里融合得平和而安详,空灵而自然。其作品自然天成的表现手法,呈现出空间与色彩的对比感,引人以无限遐思。亦如历经无数困苦洗练后重新回归的生命,内里所蕴含的精神,让我们在面临苦难时不再迷茫失措,于心中多一份平静的淡然超脱。

木叶瓷守艺人—曹锟

|缘起

荒地佛影,晨钟暮鼓,若在这样的氛围浸润下成长,一个人的人生会被埋下怎样的种子?

故土位于“曹溪宗”——青原山净居寺的曹锟,自出生起,就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年少时流连于净居寺庙等寺庙圣地,他对袈裟在身的僧侣、灵光满溢的佛像、朗朗不绝的诵经声感到神秘又熟悉,一直想深入其间,进一步了解佛教文化。

那时的他始料未及,这个小念头竟成为他今后人生道路上的重要指引。在机缘巧合下,他传承了吉州窑木叶烧制技艺,他曾期望用木叶艺术展示佛教文化,却未能如愿以偿。即使如此,曹锟从不曾遗失内心深处对佛教艺术的热爱。

|灵隐

心中有佛,便有禅意,正是这种清静的坚持,让他的作品饱含独特的净雅韵致。

|身归

“我以为,包括佛教瓷器在内的任何艺术类创作,作者不应有一辈子不变的所谓‘风格形式’,而应在创作时,根据不同心境、自然的感悟对象所激起的完全不同的审美情感,来选择与之相应的形式表现。”

他用自己的作品和经历,让我们体味到“但行修道与善事,莫辞辛苦问前程”的真谛,日复一日,修行直到如心,也是他所教导我们的、一种值得追求的生活态度。


曹锟部分作品欣赏: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佛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即为离于爱者

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问禅师:“什么是微妙的禅?”

禅师答:“风送水声来枕畔,月移山影到窗前。”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佛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说∶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著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拥有它的资格。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心若无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与山水亲近,受自然洗礼,像梅水初放,似水滴轻溅;此情此境,已分不清哪是山水哪是人心,山水就是我,我就是山水;心底唇边微笑中发出愿望“愿将山色供生佛,修到梅花伴醉翁”。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