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 

29年前,曾经来过瑞士的三个城市—-日内瓦、伯尔尼和苏黎世。当年初闯世界风华正茂,故地重游已年逾花甲,不禁感慨光阴荏苒,日月如梭。


这次重游瑞士,一是陪LD,二是要去阿尔卑斯山区。


从多伦多出发,在爱尔兰的都柏林转机,中午到达苏黎世(Zurich)。

印象里苏黎世没有什么出色的景点,只安排了过路打卡的顺道游。从机场到市中心坐火车很便捷,把行李存在车站后,就沿着利马特(Limmat)河的两岸开始逛老城。

苏黎世是瑞士最大、最富有的城市,常列世界最宜居城市榜上。“Zurich”在古语中是水乡的意思,依山傍水的苏黎世, 在罗马帝国时期曾经是水路运货的主要收税点,如今也是欧洲重要的金融中心,聚集了120多家银行,是私人银行业的最早发源地之一,全世界大富豪藏钱的地方。


苏黎世城市的历史始于公元400年,1351年加入瑞士联邦。由于瑞士的中立地位,使得它免于战乱,城市保存得相当完好。

老城区集中在利马特河的两岸,不是很大,两个小时可走一圈来回。东岸的Niederdorf区有很多弯弯曲曲的小街,是游客喜欢光顾的地方,特别是夜生活丰富。


苏黎世有不少不错的博物馆和画廊,有时间的话可以慢慢体验,像我们这样打卡的游客就只能飘过了。

苏黎世大教堂也被称为“双塔教堂”,是苏黎世的地标性建筑,这里也是瑞士德语区宗教改革的诞生地。

乌尔里希·茨温利(Huldrych Zwingli)是改革运动的领导者。 在茨温利的推动下,苏黎世的教会进行了广泛的改革。繁文缛节被简化,忏悔等宗教仪式被废除,独身制被取消,偶像和圣物被撤掉,修士和修女被准予离开修道院,教堂所属的学校也进行了改造。

路过警察局,据说这里的大厅穹顶很有特色,想去看看。刚进去就被看门的大妈喝住,中午是休息时间,不能参观。好吧,那就在门口拍张照片行吗?不行!拉倒,什么样的穹顶没见过,我们悻悻离开了。还好这个小衙门没扫了我们的玩兴。

火车站的装饰,后来在其他地方也看到类似夸张的作品。


逛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该去卢塞恩了,就回了火车站。我们这次是火车和自驾相结合,城市之间坐火车,免受停车之苦。阿尔卑斯山区的两个主要地方都是Car Free ,禁止私家车进入。有车难行,还要付停车费,有点冤大头的感觉。所以决定最后去法国才租车。

瑞士铁路系统非常先进,极为准时,而且半小时一班,接驳等待的时间也不长,其效率只有日本可以媲美。我们买了瑞铁的半价卡,120瑞郎一张,几乎所有的火车、船只和缆车都可以打对折,包括少女峰和马特洪峰的观光火车,绝对超值。火车的手机app也做的相当出色,用起来很方便,买票只需要划拉几下就搞定,一次都没用过购票机。有时候还可以买到超级便宜{supersaver}票,加上对折,只有原价的四分之一,不过这种票都有特定的车次。

离开苏黎世,一小时后就到达卢塞恩(Lucerne)——号称瑞士最美的城市。我们住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旅馆送了市内的公交卡,可以免费坐车,算是缴城市税(City tax)的福利吧。公交车和火车一样,也很准时。

傍晚,我们第一次来到市中心。横跨在罗伊斯河(Reuss)上的卡佩尔(Chapel Bridge)桥,始建于14世纪上半叶,长约200米,是欧洲现存最古老的木桥,也是卢塞恩的地标建筑。因为桥身上常年以鲜花点缀,也被称为“水塔花桥”,非常浪漫。
桥的周围是古老的教堂、五颜六色的建筑和河滨大道,待到万家灯火,卢塞恩仿如瑞士群山间的一盏明灯闪耀,温暖人心,不禁想到Lucerne在拉丁文中“灯”的寓意。传说有一个带灯的天使下凡,指引第一批定居者在这里建了教堂。
9.26

出门之前,忙乱之中忘了带血压药。早晨找了一家药房,那里的医生很热心地帮助我,配好一种药,另一种缺货,让第二天来取。暖心的感觉!
城里最老的一家药店

高处的城堡在2012年被俄罗斯富商买下,改建成了豪华酒店。

斯普洛耶(Spreuer)桥,又称谷壳桥,离卡佩尔廊桥不远,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408年。Spreuer在德语中有“谷壳”的意思。当时这座桥是唯一能将谷壳倾倒入河的地方,因而得名。桥上绘有以黑死病为主题的67幅画,名为死亡之舞(Dance of Death),画中人物无论男女老幼、贵贱贫富,终将难逃死亡的召唤,所以这座桥也被称为“死亡之舞桥”。

天下起了毛毛细雨,跨过桥往山上走,就到了穆塞格城墙。它始建于13世纪,是瑞士最长、保存最完好的防御性城墙之一,城墙上可以鸟瞰卢塞恩城区。城墙上有九座形态各异的塔楼,其中四座开放,我们登上了Zyt塔楼,里面有卢塞恩最古老的大钟,建于1535年。

三只鸽子在寻欢作乐
LD从钟楼门口出来,缓缓走下台阶,充满疑惑和探索的目光——朋友的点评
下了山在老城里逛,也许是十一黄金周,中国游客特别多,挤满了各家钟表店。店里店外的手表广告也是清一色的中国明星,大牌手表还专门翻成中文名,可见国内的游客绝对是名牌表的重要客源。

下午去看狮子纪念碑,也称为“垂死狮子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雕像之一。这座雕像是丹麦雕塑家用天然石头就地雕刻,以纪念1792年法国大革命期间,为保卫国王路易十六而牺牲的瑞士士兵,刻有“献给忠诚和勇敢的瑞士”的拉丁文。狮子的后背被箭射中,濒死之时,却依然守护着右前爪的两面盾牌,盾牌上分别刻有象征瑞士的十字徽章和法国王室的香根鸢尾。作家马克吐温称其为“最悲伤和令人动容的一块石头” 。


瑞士士兵以忠诚可靠著称,连梵蒂冈都长期用瑞士卫队来保卫教皇。

傍晚,回到廊桥附近拍夜景。
黎明时分的火车站
9.27 卢塞恩到伯尔尼

早晨,我独自最后一次到老城拍晨景,水面上的倒影和晨光中的廊桥,让这座古城充满了魅力。
早晨花工在桥上浇花。
上午,登上了前往首都伯尔尼的火车,继续我们的城市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