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送来的坚果礼盒内有罐松子,褐色的外壳光滑透亮,玲珑可爱。抓起一把放在手中,见它们微微张着小口,似乎在诉说着一段你我都难以忘怀的往事。



1970年的早春二月,我们正在热恋中。为了弥补前两年隔着面纱意犹未尽的情愫,那些珍贵的日子里,我俩如胶似漆般黏在一起,除了上班,你把自己的睡眠时间压缩到了极限。


插队落户的小女儿有了一个英俊潇洒的男朋友,还是在上海工作,爸爸妈妈真是打心眼里高兴。特别是知道你母亲早早去世,父亲另有居所后,我爸妈已完全把你视作自家儿子。


你三班倒工作辛苦,家里没有做饭的人,爸妈心疼你,让你与我们一起吃饭。我家用餐讲究,还有专门为你炖的汤,饭桌上其乐融融,你很喜欢这温馨的家庭氛围。



那年头物质匮乏,粮油棉布都按户籍人头凭票供应。上海人要面子,走出来穿得光鲜,其实家里都有不舍扔掉的破旧衣物,谁家的衣服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你长得高大,又喜欢运动,衣物的磨损自然比我们厉害,于是妈妈关照我去你家时,检查下你的衣物,有无需要缝补的?还找出几块布头与针线纽扣让我带去。


没想到风度翩翩的你,衣橱里还真是有困窘之处。翻出你的衣裤,有脱线的,有掉扣的,还有一件棉毛衫袖子上的破洞贴着张膏药。


哈!我顿觉发现了新大陆,叫嚷着,张开衣服高高举起,走到你跟前,得意地出着你的洋相。


你哭笑不得,拎起枕头就蒙在了我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尴尬的样子,也成了婚后我们逗趣戏虐的笑料。


那个休息日我们没有出去。我坐在你床旁边缝衣补扣,忙忙碌碌。还用带来的布头,用心拼裁,给你做了一条短裤。


你也没有闲着,坐在旁边,剥着写字桌上的松子。那时候炒货店买来的松子,大多没有开口,外壳很坚硬。你手嘴并用,仔细的把松仁剥在小碗里。


屋里很安静,只有剥松子壳的窸窣声。我俩各自做着手头的事情,偶尔也会默契地抬起头来相视一笑,如此,便是岁月静好。



“来!辛苦了,犒劳一下”!剥完了松子,你站起身来,端着碗坐我身边,勺起一调羹松仁喂我嘴里。


松仁小小的,白白的,略带着炒过的焦黄色,甚是诱人,满满一口咬在嘴里,香甜脆糯,好过瘾啊!


看我嚼着松子开心得摇头晃脑,你忍不住伸手搂过我肩膀,在我脸上落下了一个甜蜜的吻。


“我对你好吗”?声音很温柔,轻轻的,依然带着你特有的磁性,缓缓流进我耳朵,心里麻酥酥的。这份独享的娇宠,让我幸福而又羞涩。


我赶紧拿起缝补好的衣裤放你眼前:“我对你也很好的呀!你看~我的手工怎么样”?我有点骄傲,睁大眼睛看着你,抿嘴而笑。


衣服上的针脚长短匀称、排列整齐,虽然没有缝纫机,但我跟妈妈学来的针线活,第一次出手就惊呆了你,也让你从此对我有了一种依赖。


好运动的你睡梦中不安宁,把被夹里踹了一个大洞。当你吞吞吐吐地告诉我时,我会意地笑了。于是约好第二天,你夜班休息以后去你家。


那天你奶奶正好也在,我知道你家人都反对你与我相爱。也难怪啊!谁让我变成了一个插队落户的知青呢!


忐忑不安地走进你家,大门没锁。轻轻上楼进入你房间,看到凳子上有张纸条,那是你临睡以前写下的:



亲爱的:你好!中午好!


如果不打搅你今天的工作,还可以让我多睡上一会儿的话,那我就躺着相伴了。请你原谅,失礼了!


也许这睡梦中正想着你呢!亲爱的,等梦中醒来我会好好地谢谢你。


被里有几个洞,烦你补好后再缝被。我已关照过奶奶,说我的❤️要来工作的,请她勿要将门关上,并找好补丁的白布……就有劳您的大驾了。


最多还有5、6个小时咱们就可以谈话了,托便条代我在此等候您的到来。我该睡了。


吻你的小手!


已经倦了的人”

                         70.4.6  9点半正


语气轻松而诙谐,透着浓情蜜意,滋润着我的心田。反复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那一刻,我又一次被你炽热的爱深深地感动了。我暗自发誓:将来一定不要成为拖累你的包袱,我会努力向大家证明:我,值得被你爱!



四月的春风,吹得人心暖洋洋的,我们的爱情庭院,花气醉人春色满园。沉湎其中的我们,却被无奈叫回了梦醒时分!


居委干部频频登门,催促我回东北;临时户口领取的油票粮票,也已截止到四月份。那时候社会形势对知青高压,纵然再多不舍,也被逼无奈!


买了火车票,还得让居委过目,启程之日在我家门口敲锣打鼓,欢送我第二次离家远走东北。这种荒唐的幸酸,只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知青才能感受!


五月的鲜花在我们眼里,变得凄美动人。八十多天的缠缠绵绵,被滚滚车轮无情碾压,再次成了撕心裂肺的两地离愁。


欣慰的是,爱情已牢牢地锁住了两颗年轻纯真的心。从此,漫漫长夜有你相伴,风雨小舟有你共济,心里不再孤苦,命运不再渺茫。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山区的生活艰辛枯燥,但我坚信:我们如此相爱,一定会感动上帝,赐予我们最好的安排!



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