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水冰月

不知不觉,2019已过了大半,岁月如此静好,时光沉淀如歌,我还是那个风尘仆仆的女子,打马归来,捡拾岁月。

飘然于世间,一路行走,一路捡拾,一路收获,也一路失去。不管岁月如何变迁,渐渐的在起伏中学会了平静,学会了感恩,从而拥有了浩然的胸襟,拥有了莲花般的从容和淡定。


每一天都有风雨落双肩,每一天都有善暖常相伴,生活质本洁来还洁去,你不复杂,世界就很简单。

2019.9.5   阴雨   星期六


这个国庆节的长假在市公安局和官方的各种通知下,远离熙熙攘攘和拥堵,重庆人民慷慨的把红的发烫的地盘让给了外地朋友,在这样一个举国欢庆之际,四面八方的朋友像潮水一样涌向了重庆,这是重庆的骄傲和荣光。


千厮门大桥限行了,一张航拍得图片显示:乌泱泱的全是人头,比平时的车辆还要多。重庆,这座特大城市用她崭新的姿态迎接着八方来客,因此,我也想大声的表白一下:重庆,我的第二故乡,我深深地爱着你。


节日在松散和慵懒中已度过了第五天,喝茶,约友,做饭,看电影,睡懒觉,则成了这个假期的常态。有好友留言给我:冰月该上新了。


我貌似怕打扰到大家,于是让上新也减缓了脚步。事事如意茶具终于有货了,赶紧的自留一套,秋季,它厚实的质感和温暖的色彩让茶桌也多了一份浓情,小平兄弟送来一件新款棉麻布衫,这次的出品层次分明,白色的领口和袖口多了一份干净和安静,在这安静的午后,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沏一壶好茶,敲一段小文,并上个小新了。


中午十分,发了去年此时一篇在平遥的光影记录,随即就有朋友问及我围巾的事,我说冰月荟里就有呀,然后拍片给她,她说喜欢,选了两个色寄给她,并收到她发来穿牛仔衬衫的照片,不禁感叹:像工艺品一样的女人多如牛毛,如艺术品一样的女人则凤毛麟角,当一个女人的灵魂,真正变得即干净又丰满起来的时候,她的外表就会显得特别精致优雅知性魅力。


晚上,约上丁丁哥和嫂子在照母山脚下溜溜弯,日子总是在平淡中晃悠着,晃着晃着就已经到了深秋……

2019.10 .6      星期日     阴转晴


忙完一些琐碎的事情,坐下来,双手拖着沉沉的腮,望着窗外,有风来,吹得竹叶飒飒作响,看它的枝叶在青瓦上弯下了腰,又挺直了背,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其实,背后就是一场风在主导。


旧木桌上的那些法师们在七八月的雨季里几乎全军覆没,看到它们回天无力,我连哭都显得多余。有一天,Angel问我:“姐,法师们死了那么多,你心痛吗?”


“当死第一盆的时候,痛。死第二盆的时候心绞痛,第三盆,第四盆,我的法师园里几乎都是残兵败将之时,反而不痛了,平静了,接受了。”说完这些,我似乎在回忆一个远去的历程,想当初,我每天怀抱一盆法师从旧屋到新房,穿过马路,在众多回头的目光里,我与法师招摇过市,那时的心境那时的美好,都成了昨天的风景。


又一阵风来,院子里飘来两片有棱有角的干叶片,我跨出门,捡拾了起来。放在手心,仔细观察它的叶脉,棱角分明,骨感又铮铮,莫名的就有了一种愧疚油然而生。


是的,自去年十月份手术,十一月份装房子,直至搬家和筹备工作室,近一年的时光,每天马不停蹄,却又乐在其中。每天杂事多了,心情却凌乱了,每天坚持的捡拾光也搁浅了。


每每想起这茬事,心底都会冒出一个声音:水冰月呀,不能丢了自己,忘了初衷。是的不能忘也不敢忘,在岁月的长河里,要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冰月.荟】在热身中,一个瑞鹤包包热了很久,不经意的一次朋友圈又让牛仔衣火了起来。是的,我不是那个会赚钱的人,更不会有算计之说,常常是送了礼物还贴了邮费。我只想着把自己喜欢的认可的美物美衣分享给大家,至于其他,都放在了身外,结果是我完全没想到的,每一份反馈都让人心生温暖和感动。


话又说回来,很久没有写过文字了,我真怕有那么一天,我走远了,写到这里,心底泛出一抹苦涩,这味道并不是我想要的。


茶壶里冒出一股一股的热气,突然想起了热气腾腾一词,不是一直都在热气腾腾中生活吗?不是一直在做热气腾腾的自己吗?岁月如何多磨,回归自我便是最终要抵达的目标。


天色暗了下来,我起身打开茶室的灯,在竹影中,风还在,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喜欢这一丝丝的清凉,这种感觉好似在北方。


日子如愿以偿,却又莫名的忧伤,我知道,我还在,因为只要一开始敲字便不好停下来。


我知道,我要坚持什么,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的来时路。尽管小青年很鄙夷的对我说:总是活在回忆中,那是因为你内心太浅薄。


好吧, 我承认,其实我更想说,唯有清晰来时路才能够走好下一程。于是,我依然很倔强的走着,走着,回忆着,温暖着,感动着。


我不停的回首,驻足,时光以高铁之速还是扔下我轰轰烈烈的远去了,我如何奋力也追赶不上。


静默

此时

还需认认真真的,热气腾腾的。

好好过

即是安乐。

2019.9.8   阴   星期二


夜深了,不知为何,我的心一直悬吊着,仿佛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让我躺在这里,依然不能心安下来。


近段时间,我一直有这种感觉,我是那么怕,怕走丢了,怕走远了,怕一回头那杯茶就凉了。莫名的就会陡生一身寒意,今日已是寒露,这一年已走过了大半,时间果然如流水,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流着淌着就向了远方,伸出手去,真想用尽全力抱住她,然而,我却只抱住了风,除了耳畔的呼呼声,便是无尽的虚空。


某天被山高水长的梦所惊醒,没有什么创意,也没有什么策划,也没有大而远的梦境,就是把简单的事,重复做就好了,简单的重复着,极其认真的样子令自己感动。

我每天依然乐此不疲的在自己的地盘里写写拍拍,在别人眼里不起眼的事情,我专注的热爱着,丝毫没有影响到打造美丽,分享美好的热情。


我会亲笔给那些信任我的朋友们在卡片上写上我的祝福,我会认真的修剪每一个细小的线头,我会把每一份美好精心打包,我会细细等待她们收到美好时的那一份喜悦,和嘴角的上扬 。


一切都在不经意间,一切又是如初见,在这样一个薄凉的时代,我竟然有勇气一步一脚印的按照最初的梦想,向着前方挺近,山高水长的梦照进现实,就没有后路可退,也许在很久以后,会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翻山越岭,完成了所有的梦,包括我们一直从未舍弃过的,爱与自由。


写到这里,那颗悬吊的心突然咕噜一下子归了原位,瞬间的安静与安心,竟然有些让我动容。


孩儿他爹早已鼾声迭起,他的左手一直搭在我的身上,感觉到左腿已经被压麻了,都不忍心换个姿势,我怕吵到他,扰了他的好梦。我佩服自己一直用这样一个斜卧的姿势敲完了今晚的心情。


扭过头去看他,像个孩子一样睡得那么香甜与安宁。顿时觉得所有的恐慌与不安在这静夜的鼾声里都变得暖烘烘。


瞬间彻悟:唯有心安才是归处。还有永不放弃的,仍然是那刻在心灵深处的几个字:爱与自由。

2019.10.9   星期三   雨


这几天腰病犯了,顺着腰到臀部,再到大腿直至小腿,如一股气流在贯穿其中,也不知道哪个通道被堵,总是感到酸胀,蹲不得,坐不得。


准备到附近的盲人按摩那里去按摩一下,做个缓解,每当身体不适的时候我都会选择那里,第一觉得盲人不易,能照顾时就照顾,第二觉得盲人相对来说比较专注,在心里一直是比较认可的。


拖拉着酸胀的左腿穿过马路,步行几分钟即到,中午十分店里没有一个客人,几个师傅各自歪在座位上玩手机。


我敲了敲门:哪个师傅手比较轻啊?


吧台里坐着看电视的老板仰起头朝着里面喊了一声,就看到里面有个师傅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揣手机,一边摸索着过来安排我躺下。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师傅,年纪三十岁左右,两眼不停的眨,不经意间还会翻出白眼珠子,左眼皮上有个葡萄那么大的包。


我忍不住隔应了一下,这也许是个新来的师傅,因为我是第一次见到他。我告诉他我痛感特别敏感 ,手要轻点。


印象中按摩师傅个个都是铁砂掌,记得有一次也是腰痛,整个过程我一直咬着牙坚持,本身就痛,这么经过师傅铁砂掌的轮回,不但没有缓解,更是雪上加霜。


听我这么一说,这个眼皮上鼓着大包的师傅就说:“放心吧!给客人缓解疼痛是我们最起码的责任。”


然后,脱掉鞋子,忍着疼痛,闭着眼趴在按摩床上。


放松神经,清晰的感觉得到,那股气流从背部到腰部再到臀部,大腿至小腿缓缓流动。他的双手热乎乎的,途经之地,貌似冰雪消融。


里面的师傅们闲来无事,依然聊着手机,我一直觉得他们看不到,手机对他们来说也就是个通讯工具而已,事实上我错了,他们什么都懂,什么花呗,什么淘宝领卷,更有甚者在最后一张床位上大喊一声:炸!吓了我一哆嗦,然后就听见给我按摩的师傅说:“你给老子小声点儿,把别个客人都黑(吓)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忍不住笑出来:盲人也会在手机上斗地主,比我这个双眼清明的人强多了。一直以为,上帝为他们关上了门,其实他们的窗更加明亮,他们个个谈笑风生,幽默风趣,身心健康。这样一个群体,除老板是个弱视之外,其他几个师傅都是盲人,然而,每次看到他们都是春天一般的模样。


疼痛逐渐缓解,在他们打趣声中,迷迷糊糊的想睡觉,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你们小声点儿,客人打瞌睡了。”嬉闹声,谈话声都如蚊子哼哼,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一骨碌爬起来,师傅们有的还在玩手机,有的歪着脑袋打瞌睡。我晃晃脑袋,扭了扭腰:“我竟然在这里睡了一觉。”


整理好衣服,扎好凌乱的头发,微信付过款,给门口的师傅轻道了一声再见,走进了凉凉的秋天。


站在马路边,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果然没那么痛了,想到了那个眼皮上有个大包的师傅,也没那么隔应了。

2019.10.10    星期四    雨


准备给那些饱经磨难的法师们换换土,跑了花市,买了肥料和种花的专用土,认识了一个卖多肉的姑娘。经过她的门店,一眼就被几棵开的茂盛的法师吸引,我就是那个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九头牛都拉不回的人。


和卖花的姑娘寒暄起来,说起法师我们便从陌生瞬间就变成了盟友,其中之意,凡是法师控们都能懂。遇到同频之人,话不比多 一个眼神足矣。


选法师,挑花盆,聊着天,栽着种。


我说我要买肥料和花土,姑娘说我去给你买,要便宜些。


跟着姑娘左转右转的到了一家专卖肥料花盆工具的店,姑娘在我的示意下买了几袋花土肥料。果不其然,比我买的要便宜很多。还需要买一些小石子来铺面,一大袋四十斤又好像太多了。


姑娘说:别买了,我送你一点就够用了。


回到姑娘的店里,话也就多起来。问她房租贵不贵,她说刚接手,因为自己喜欢多肉,就和朋友合租了这个店,每天房租大概要200块,刚开始做,没什么经验,一切都是因为热爱。


听她这么一说,我反而对她肃然起敬,我欣赏那些满怀热爱并有勇气坚持的人,纵然这种坚持的背后会有诸多的不易,比如我的好友拼布达人米妮,比如棉麻订制的兄弟小平,比如手工匠人丁丁哥~~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他们平凡,他们勇敢,他们在快速冷漠的人世间经营着热爱与善暖。


对于生活,一百个人有一百种过法,然而说到心情,应该是同一个,那就是热爱……


生命就是从一棵落地生根的小树开始,承载着四季的风霜,世态的炎凉,磨难在枝头上,因为热爱,让平凡的人们慢慢被晾晒成了坚强。


栽种妥当,互相加了微信,付过款,道别,我和孩儿爹每人手提两大袋,走出店门,姑娘喊了一声:再来啊,姐。


我停下脚步,放下袋子,伸出右手握成了拳头朝着她的方向:加油,妹妹。


……


关于我喜欢的法师,不,确切的说,是疯狂。他爹从刚开始的嘟囔,到见我丝毫没有收手之意,便也从了我,后来我发现,他也不声不响的爱上了法师,尽管他装着,貌似一幅冷淡模样。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一句话:爱屋及乌。说的大抵就是如此吧!


整个下午和孩儿他爹楼上楼下的跑,把所有的法师们都换了土,施了肥,把每个瓶瓶罐罐擦洗干净,每棵法师都很给面儿的熠熠生辉了,每每如此,我总会莫名地激动着,心跳都加速了。


天凉了,法师们的生长也逐渐迅速起来,看到它们饱满又发亮的叶片,我又一次的燃起了一个壮丽的法师梦,水冰月的法师园里一定是热闹的,隆重的,挤挤挨挨的法师兵团们,期待着我的率领。

2019.10.17   阴转晴    星期四


刚过九点,我就早早的洗漱完毕,爬上了床,把温烫的电暖宝塞在腰下,挪动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平,放松身体,关掉大灯,只留床头一盏。今晚,适合想念,更适合与自己交谈。


于是,关掉了WIFI,不想受任何打扰,也不想有任何分心,只想静静地与自己对个话,清清心。


很久没这样过了,其实,我是喜欢安静的,更喜欢独处的,从大来山归来,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关于人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无非就是简单而美好的生活,有个健康的体魄,一日三简餐,有几个谈得来的老友嬉闹着,朝有希望,暮有晚歌。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平安健康,家庭幸福即是喜乐。


可是,我们终日奔波,从日出到日落,尽管马不停蹄了却还在快马加鞭,时间的发条上的满满的,拉满的弓绷得太紧,那嘎嗞嘎嗞的声音,无时不提醒着:慢下来,慢下来,休息片刻。


此刻,无比安静,窗外有虫鸣,有一声没一声的,比盛夏虚弱了许多,气势显得很是不足,每个季节里都有它的属性,天凉了,没有太多的过度,直接脱下夏装就穿上了厚厚的秋装。年龄也是不饶人,加之这每天阴雨,这该死的老腰又犯病了。孩儿他爹出差前各种嘱咐和叮咛,要擦药啊,要热敷啊,不要再逞强干活啊,不要久坐啊……絮絮叨叨像个老爷爷。


说真的,此刻,我却真的很想他。硕大的房间,一盏明灯一个我。于是,我再一次把心腾空,与自己说说掏心窝子的话。


关于世俗:我们本俗人,在俗世中难免会俗气,但不妄自菲薄,不恶语相击,不给别人添麻烦,善良,才是最好的风水和底色。


关于精神:善暖是根本,凡事儿简单点儿,干净点儿,不去八卦和无聊。时间很珍贵,做点儿有意义的事比什么都好。


关于同类:一直觉得好的关系是彼此滋养而不是互相消耗。人到中年,开始做减法,大浪淘沙,是同类的还在一起,反之,越走愈远的那些,就祝福彼此吧!


关于人生:还是那句座右铭:心怀善暖,仰面是光。笃定而淡然,温暖且柔软。静坐时不语,飞驰时相伴。


今晚有约,我和我明目张胆的谈了谈,还记得一个姐姐说:冰月是我心灵的最后一块净土。这种评价让我汗颜,文字也在断断续续,每天的忙碌也都成了细小的片段,毫无章法,不成方圆。


“水冰月啊,你必须赶紧回来,不允许这样散漫,好吗?”


“好的。”


“好的。”

且敬往事一杯酒,愿以后的岁月更温柔。

秋已深,秋意浓,天渐寒,心要暖。


有朋友问我一直在忙什么,我回答:【冰月.荟】里的那些事。关于【冰月.荟】从筹备到现在,每一天都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她就像一个新生儿,我有足够的热情慢慢摸索,好生打理,愿那三分地儿如我所望,成为你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