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

木兰,我曾在三月的北京,地坛的某一处角落,看到两株盛放的木兰。那一日的天色灰蒙,风还有些湿寒,说不上来那一刻怎么就魔障了似的,久久站在那里,仰望银灰色天空下的木兰,白色里透着些许酒红,竟有说不出的苍凉感。


像极了那句,“木兰香遮不住伤”。


那一年的北京,可真冷。我的心底,溢满了悲凉。


离故乡千里之遥,心下却还是顾盼着那段斩不断化不开的情,若密丝缠绕在心间,愈是思念,愈是生疼。

还记得,多年前第一次见到木兰时的惊讶。竟然有如此美丽的花朵,洁白淡雅,阳光下透着平和,微风里尽显温柔。


含苞时肃穆,绽放时风雅,在早春的寒冷里兀自开放,清冷高洁。


虽没有梅花的幽香,却有独属于自己的风情。

以前办公室的窗口,正对着一株木兰,每当我工作累了,便会抬眼看看它,心间的疲倦刹那就放下了,仿佛多年的挚友,日朝月暮,四季更迭。


它刚含苞的时候,季节里的冷还未减弱,可心里的暖,就在一片期许里升腾。再等到它一夜花开,一树纯白时,觉得冰雪消融,河流复苏,春将至。

在那株木兰身上,寄托了我很深沉的情感。


那个时候看着它,心里想着,若有来生,愿意做心爱的人窗前的一株木兰,在冬未去、春未来的迷茫里,给他带来春的希望,是温暖,也是慰藉,还有日日夜夜的陪伴与守望。


只可惜,花开花落,缘聚缘散,到底还是分离。

那时的感情,像极了木兰的花和叶。


花朵在最冷的时候含苞,春还未来便已绽放,待凋零后,新绿的叶子已攀满枝头。它们贪婪的吮吸着初春的阳光,一副要在夏日茂密成林的勃勃野心。早已忘却,曾有一树白色的花朵为它护住嫩苗,挡住严寒,又在温暖的时候碾落成泥,为了叶子的舒展,用尽自己短暂的一生。

执笔至此,心下竟有些悲戚。


想到若曦到死都没有等来她的胤禛,手中的那朵木兰花,还未绽放就已凋零。所有的深情,都随着魂灵的逝去而消散在风里。


红尘爱恨,就这样,悄无声息了。


真想呵一口气,将霜华凝在花瓣上,此后,再无掉落,再无枯萎,只留下最美好的时光,定格成永恒。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唯这一朵木兰,永远静止。


便如同那副木兰花的图册,一句“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已道尽深情。

如今,隆冬将至,严寒预来,离下一次遇见已不远了。


逝去的,便也不再回头,亦无需留恋;再遇见,便是下一个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