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动荡的年月,带着一腔热血,听着党的号召,到广阔天地里和农民打成一片,我一个懵懵懂懂,又是非常青涩的年龄里,带着一颗新奇的心,下乡劳动了。名字挺好听的“知识青年”,这么叫实在心虚。

叫知识青年有点不好意思,仅有的书本知识少之又少,对于广阔天地里的农活根本就是无知,面临着怎样的处境,会遇到什么?刚刚从学校里出来的人,感觉茫然。农村生活在我心里就是又一本大书,在让我翻阅浏览。

开始,就没给人们一个好印象,没有朴实能干的模样,淳朴不足,倒是娇气有余,这是印象,可是,自己想想不能怪别人,毕竟有表露出来的东西在人家眼里在握。

春天来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空气极清新,气温适度。

播种,土地的味道让我愉悦,算是还调皮的年龄,摘几枝正在怒放的樱桃花插在老牛的头上,看着心里好美。

第一次接触土地上的活,没有经验没有能力,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有人在前面垄上刨坑,我在撒玉米种子,这个活比较轻松,还可以站着劳动,心情也是挺舒服的。头一次干这个活,动作一定是慢了,手忙脚乱,后面牛犁杖等着盖上土才算完成任务,娴熟的社员早已干了几垄地了。扶犁杖的人说“快点啊!”我回头一说“你先过去呗!”,我没看他的表情,现在想想,他该怎样的无奈啊!

五月末,季节的魅力,田地里生机盎然。水田里注满了水,天光映衬,像镜子。插秧时期来了,又是一个新鲜的活计,心里打着闷鼓,有点为难。很怕水里的虫子、玻璃、铁丝,无奈又不能不下去,穿着凉鞋下水,别人都是光脚的,穿鞋下水,我开了先河。

在别人的眼中,这个行为真的是独特了,是不符合劳动锻炼的要求的,队长过来了说“哪有穿鞋插秧的!”我只好脱掉了鞋子,胆突突地收缩着心情,后来,看着大家说说笑笑的插着稻苗,我受了感染,忘记了水里会藏有什么东西了,心里就没有了畏惧,慢慢地也就适应了,现在想想,多亏有了那个年月的劳动锻炼。

其实,我虽然给人们一个那样的印象,但是自己性格中的韧劲还是让我朴实了一些的存在,时间的印证,有人说“看着像骄里娇气的大小姐,其实还是挺能干的!”,我好就好在从来没有埋怨挑剔,穿着不敢特殊,尽量和大家浑成一片。

六月,草儿和庄稼一起疯长。

除草也是让我很不得力的一种活计,做事又认真,不会耍滑,又不藏技巧,因此远远落后,有人看着跟着着急,过来帮我,叫“接垄”,他们笑着说着,轻轻松松的,唯我笨笨地认真的锄着,不过后来也能够学会了锄地本领。

七月,酷暑。大地里的玉米比人高了许多,玉米长高了,草儿被欺负,影响不了了玉米,也就不管它了。玉米间种些土豆,挖土豆时,穿梭其中,闷热。玉米叶子边缘有锯齿样的尖利,胳膊被划破,汗水浸透,含有盐的成分的滋味很不舒服,我本性中的能够忍耐,坚持着下来,谁会说我娇滴滴,人们改变了对我的认识,能够肯定我的劳动成果,不会可以学,态度很重要,以至后来委以我重任。

自己还是一个不懂农活的青年,涉世未深,有一天,大队领导们来家里和父亲说让我担妇女主任,大队民兵连长,我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我懂什么,怎么能胜任,领导说我要锻炼锻炼才能成钢,好吧!试试练着吧!秋收之际,破天荒召集大家开会,读报纸,内容是,怎样进山采需要的东西。过后,不管大家怎样行动,怎样理解,就不得而知了,想想好笑。

那些陌生的农活渐渐走进我的生命里,春播种,夏管理,秋收获,冬深藏。

那些骄里娇气的浮躁渐渐磨砺,很快能够肩能挑,手能拎,分得清稻与草,不惧怕牛和马,上得了山,下得了河,深感劳动给予的坚强勇敢,丰富多彩。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最美年龄,看一切都是美好的。

冬天来了,大地被厚厚的雪覆盖,觉得有趣,学生时代的激情还没有完全消尽。几个同学在雪地上写着口号玩,也有斗气的成分在里面,也有抒发着带有调皮的语气,这些举止也是农村所没有的。可笑的是一位社员也学着在雪地上写着口号,是政治上的忌讳的大是大非。他写的是“打到林彪!”那个时候这是政治站向问题,他被判刑几年,后来不久,林彪出事了,但是这位男士还是服完了期刑。

我不知道自己该忏悔还是悔恨,一个小小举动招惹了一场事件,笑他模仿不正,毁了自己。

是三年的劳动锻炼精彩了那一段人生,使我人生中赋予了缤纷色彩,有了一段与大自然亲近的美好岁月,有了乡村大世界的经历,有了擦拭灵魂尘嚣的利器,和乡里乡亲人有了感情,以至后来回城里工作了,他们(她们)都会去我工作的地方回味回味那个岁月的记忆,那种感情、那种快乐、那种淳朴与简单自然,是什么都弥补不了的珍贵,这就是劳动所带来的意义所在。

事隔几十年,那些风风雨雨仍在灵魂里驻足,那些日日夜夜,那些点点滴滴还在岁月里,那些人和事还在让我牵挂。

曾经的幼稚,曾经的可笑,曾经的哭过都觉得弥足珍贵了,岁月静好,岁月也如歌。

用劳动滋润了懵懂无知,雕琢其人性。

去了浮华,修了其志。

我挺感谢那一段年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