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6

                     梦回岳麓......
  阳光,清风,草地,树林,野花,鸟鸣……我在树影斑驳的山径上忘情地奔跑。
 
  这应该是阳春三月的一个大晴天吧?阳光那么那么的温暖与恬静,湛蓝湛蓝的天空下,还有阵阵微风在我的身边徜徉……
 
  当然,也有可能是六月或九月,谁知道呢?不过,是几月又有什么关系?季节无关紧要,一切都无关紧要,只要能回到你的身边,其它的其实都可以忽略啊!
 
虽已睽违如此之久,但是亲爱的岳麓山,当我向你轻轻走近,所有熟悉的感觉瞬间就回来了,那些在异乡漂泊的五味杂陈的时光,仿佛从来都不存在,仿佛只是我虚构的一个小小的故事,而我,其实根本就从未离开过你一般……

“回燕为首,岳麓为足”,你是南岳衡山72峰的最后一峰,你座落于古城长沙的湘江西岸,依江面市,拥有麓山、橘子洲、岳麓书院、新民学会四个核心景区,集“山、水、洲、城”于一体,融中华传统文化精华的儒、佛、道为一体,包容了历史上众多思想巨子、高僧名道、骚人墨客共同开拓的、博大精深的岳麓山文化内涵。岳麓书院、爱晚亭、麓山寺、云麓宫、新民学会旧址、黄兴墓、蔡锷墓、第九战区司令部战时指挥部旧址……哪一个不在我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你是国家AAAAA级重点风景名胜区、著名的城市山岳型风景名胜区、中国四大赏枫胜地之一,你还是国内著名的湖湘文化传播基地、爱国主义教育的示范基地,叫我如何不为你深深痴迷、念念不忘?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遍洒着历史文化的芬芳与革命先烈的热血,处处留下了我的足印、我的欢笑、我的回忆。十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回来了!
 
  我如往常一样,倚靠在山顶的栏杆,吹着醉人的山风,一边眺望远在青山之外的楼群和村舍,任思绪漫天飞扬。时间过得真快呵,一晃十多年就匆匆流逝了。那些年,出于对音乐的爱好,我在山脚荣湾镇的一家卡拉OK娱乐城曾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有余暇,我就会光顾岳簏书院去学习或到簏山公园人多的地方自弹自唱;在岳簏书院,我还鼓足勇气去见过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唐浩明,聆听作协主席的敦敦教诲,据说120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就是唐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花费数年之功在书院完成的;湖南师大、中南大学、湖南师大的校园,也到处留下了我的身影;再后来,在省城几年却没混出一点明堂的我漂泊去了南方,从此与岳簏山阔别十余载……

浮想联翩中,思绪忽然被震天的呐喊声打断——原来是某公司正在举行登山比赛,一些后勤人员和先跑到山顶的人,甚至还有许多不相干的游客,都在凑热闹般地高声欢呼,并为即将跑到终点的人员加油。我不由得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年夏天,我在职的酒店也曾组织了一次登山比赛,身板瘦弱却韧劲十足的我竟然跑进了前三,最后还得到了一本由总经理签名题词的书——《平凡的世界》作为奖励,也再次开启了我的文学写作之路。现在的我,一面微笑着为胜出者祝福,一面却因刚刚获得的宁静被不礼貌地打断,而想着应该寻一条僻静的路慢慢走下山了。

    可是,我该走哪一条路呢?是从那条石阶陡斜、可以经过蔡锷墓和黄兴墓的路走,还是走那条宽阔一点、快到山脚时可以拐到麓山寺、爱晚亭还有岳麓书院的大路呢?抑或,干脆像以往一样另辟蹊径,故意找寻一条鲜有人迹的林间小路,然后兴致盎然地享受独行的乐趣?

    这到底是几月天呢?我环顾四周,真想找个路人问问。不知道山上的映山红开了没有?倘若是秋季,我应该可以寻到一些长在路旁的野菊。也就在忽然之间,我竟是那么那么的想要采撷一把不畏雨雪、迎风而开的野花,去祭奠一下那些长眠青青麓山的革命烈士……

 所以,我倒希望这是一个杜鹃、山茶、桃、李等百花齐放的春天,我想要在祭访完爱国先驱们的墓碑后,一个人去山林深处,听清脆婉转的鸟鸣和叮叮咚咚的流水声,在渴了的时候,喝几口清冽微甜的山泉,然后,坐在倚树生花的草地上,为三月写一首短诗:“夏天你醒了么?还是依然醉卧在发丝般低垂的柳荫下,忘了那姹紫嫣红的季节即将离你而去?我把春愁含在嘴里,捧着诗笺,在缤纷的落红中寻觅……”,或许觉得这字里行间太忧伤,我认为应该为春天写一首直抒胸臆的民谣:“我在杨柳风中静静等待,等待那场初逢再次演绎。我因此倚弯了栏杆,诗韵里的呢喃,己吟瘦了多少个轮回?陌生的行人,熟悉的落寞,我一个人伫在红尘里,咀嚼一成不变的怅惘……”
唉,写来写去,怎么却都是些多悉善感的词句?多少个春夏秋冬,我独自细数着岁月的辙痕,用轻柔的忧伤,轻诉流年。原来落英缤纷的春天,荼蘼的情殇已然成为亘古的定格,看不破的,终究还是那烟雨弥漫的红尘。曾经年少轻狂,我在这里无比遗憾地错过了一位一生不该错过的女孩。可如今,剪烛寒窗下,轻吟一阙词,烟雨红尘里,我却终究割舍不下那份执着,总是把对她的思念,赋予鲜血一般殷红的春天里……
一如歌中所唱:“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愿逆流而上, 与她轻言细语,无奈前有险滩, 道路曲折无依; 我愿顺流而下, 找寻她的足迹,却见仿佛依稀, 她在水中伫立”,触手可及的距离,却终是触不可及,唯余满腔悔恨一声叹息……

“我会擦去我不小心滴下的泪水,还会装作一切都无所谓,将你和我的爱情全部敲碎,再将它统统赶出我受伤的心扉……”一首歌在风中煽情着,由远而近,由表及里,轻轻敲打我的心坎。当初那句“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沉迷于儿女情长”的豪言,被多年后眼前的苟且、被面目全非的生活撕扯得支离破碎。

    相比春天,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更喜欢的还是秋天的岳麓。我想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吧,都只是一个爱美的凡人。但话也说回来,谁又能拒绝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绝美景致呢?那扑面而来却不事张扬的静美,那如诗如画不需博学就能读懂的唯美,又有谁能够真心拒绝呢?所以,我常常混迹在远道而来的游客当中,猜测着他们的心情,用和他们一样的眼光,站在爱晚亭的下面,抬头观赏那有火红、有赤橙、有黄绿等色彩,各式各样且美不胜收的漫山枫叶。我还喜欢静静地坐在麓山寺的门前,看那金黄的银杏叶缓缓飘落,有时我也会去寺里走一圈,那里有间藏书的佛堂,游客可以不费一文地带走自己喜欢的经书。不过大多数的时候,我都只是静坐在银杏树下参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就算我什么都不做,可是在那样的一种氛围里,我这个欠缺慧根、百念杂生的俗人,竟也真切察觉到,有许多看不开的妄念正在渐褪……或许终有一天,它会淡化为寺门香炉里的一缕青烟吧?

    当然,夏天的岳麓山也带给过我许多美好的记忆,尤其是夜游岳麓的那次,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疯癫的一件事吧?那时我认识的那些朋友们,大多和我一样,都是初来乍到长沙,所以,当有人提议夜游岳麓时,大家一拍即合、迫不及待。我们故意等到晚上将近十二点的时候才出发,并且故意不走离我们最近的北门,而是舍近求远地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从湖南师大校区后面摸索着上山。我们沿着蜿蜒陡峭的小路,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一想到终于站在了伟大的毛主席求学时代常来高瞻远瞩的地方,我心情就特别的激动。一边遥想着革命年代那群胸怀大志、指点江山的爱国热血青年,一边大声诵读着主席的《沁园春·长沙》,踌躇满志,信口吐出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何必纠结于儿女私情”的话语。我们畅饮着啤酒,吃着花生、长沙臭豆腐和卤菜,高谈阔论,纵情高歌,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尽兴而归。回来的时候,我们又舍近求远地从通往湖南大学的那条山路一直走下去。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可贵。当然,我也为我们的少不更事,惊动了岳麓烈士亡魂而抱愧于心。

除了春、夏、秋,让我也假设这是一个可以和秋天相互混淆的晴朗冬日吧。它让我可以在安静的午后,徘徊山林,寻找灵感。然后,让我怀念那年和好友在铺天盖地的风雪中,在岳麓山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因为忽如其来的同一场大雪,而像实现了同样一个梦想般,颇有默契地纵情欢呼雀跃的场景……我又忽然想起,曾在某个睡不着觉的夏夜,曾有好友相约一起去岳麓山顶等日出,后来我们终因敌不过姗姗来迟却来势汹汹的睡意,而没有坚守到破晓的那一刻。那时总想着来日方长,机会常有,并不引以为憾。然而,十多年何其漫长,我和他却再也没有机会或者说再没精力与时间去践行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心愿……

    今天,此时此刻,我却忽然那么地想要实现这个愿望。我设想着:要不多叫几个朋友,大家一起谈天说地、笑笑闹闹等天亮;要不和山顶其他许多同样等日出的陌生人一起唱歌联谊,通宵狂欢;要不我们什么也不做,轮流睡觉,天快亮时再一一叫醒同伴,不管用什么办法,总能够如愿以偿地看到破云而出的朝阳吧?……
   
我这样想着,想着,心潮澎湃,仿佛梦想马上就会变成现实。可是,忠于职守的闹钟,却在这时不合时宜的急促响起——又是战斗的一天即将开始,又是一大堆毫无头绪的工作等着我去理清,无情地粉碎了我的美梦!当我清醒过来,再三地确定几秒钟前,还在我眼前静静矗立的苍茫麓山,还有那带着花草香味在我身边翩跹的清风,原来只是一枕黄粱梦时,我难过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多么像我2012年匆忙赶去长沙火车站,路过湘江大桥时,忽然想起曾经陪伴我多年快乐与忧伤的岳麓山而心生不舍,于是我努力地回头,却因双目受阻而看不见它。虽然大桥上的交通一如既往的拥挤,虽然我把眼睛和鼻梁紧紧地“钉”在窗玻璃上,仍然只能看到花木葱茏的橘子洲,和雨季过后水涨船高的湘江水,我最爱的岳麓山,却再也不能进入到我的视线之中,我也不再有清朝诗人王懿德“昨有青山梦,今寻岳麓春”一样的闲情逸致了……

    回想那一刻,天塌地陷。车上的乘客全然不懂我的悲伤,全世界也不会懂得我的惆怅。我还能说什么好呢?亲爱的岳麓山,我曾经拥有你的春夏和秋冬,我曾经随时可以和你咫尺相依,而当时只道是寻常,我没好好珍惜;而如今,蜗居南方的我,对你愈是想念,就愈是悲伤,感觉我离你遥如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