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于“时光”摄影展(2019.9.28 — 11.10 悉尼)开幕式之后

互联网让我们看到了更多,阅读到了更多,包括照片。然而,当我们在观看这些照片甚至是好照片时,是不是越来越习以为常、难以兴奋了?信息量大增了,天地宽了,道路也更多了。

顾铮和唐培良到台湾旅行期间,他们被“SHIN KONG MITSUKOSHI国际摄影大赛”的照片的独特风格所吸引。这些照片带回来以后给我们的启发非常大。

我们意识到当我们拍照时,我们往往都在看着外面:风景、肖像或自然等等。我们尝试检视一下自我怎么样? 留意一下我们的感受,我们的私人故事。也通过我们自己的想法,用另一只眼去观察外界,来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独特的事物。

在这次由澳洲新艺术联合会组织的“时光”摄影展中,我们尝试走出了第一步。


----------------------------------------


顾 铮(Jenny Gu)


摄影对于我,是与不同“本质”的相遇,是与不同相遇的交会,是心有灵感的体现。


冰凌世界

像雨、像冰,
似梦、非梦。
这朦朦胧胧的世界里,我一直是个孩子。


蒋雄一(80前)


我很欣赏一句话:摄影是一种情绪和感觉的表达,并且能把这种情绪去感染他人。从我的照片里你感染到了什么?有,或者没有。无论如何都可以,因为我只想表达。


岁月之痕

流水无情,落花亦无意,世上诸般情意唯有石铭记。石痕述说着从前的岁月,石色道明人间的沧桑。三十年的如梭岁月仅印迹一道。万千年的无言沉淀气象万千。


赵崇宇(Anthony MX)


摄影是一种可以将非凡的内在与世俗世界连接起来的方式,虽然不是唯一的方式,但是一种很容易的方式。而独立思考则是一个真正摄影师的基本原则,没有这个原则的摄影仅仅是一种记录而已。爱摄影,爱世界!


生活的表象


我的生活陷入了一种难以扩张的困境,沉沦。镜头里生活的表象,记录了平庸与无奈。



顾 铮(Jenny Gu)


生命的感悟


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局外人,而当我们对自己的人生也能冷眼旁观如局外人那样,是否看到的会是另一个世界?


大 荒(陈志光)

摄影中不管玩什么风格都不能敷衍了事,要放进去心血才能出来一点东西。在创造性劳动上投入几分就得到几分。玩“俗常”类似于日记、速写那样的随手小品,也得想着另一端,用心血浇铸的精心之作。


梦已睡,夜醒了… …

朦朦胧胧中昏睡,又醒。抬头望着天,有灯的天花板的一角散发出现代感;瓶花却坠入沉思中;壁灯似半月让我的那幅黑白木刻酣畅起来;远远墙角的三角区是叫人陶醉的温柔乡。睡意袭来,顾不了那一抹湛蓝的海色向我展开的媚姿… …


张仲衡(John,荒原草)


换一个方法,换一个角度,同样是摄影,玩出不同的效果。摄影的本质或许是用影像记录,亦或是透过影像赋予一些意义。再或者,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形式,爱咋想咋想。


骚动时代 


我热爱这缤纷多彩的时代,世界是无限的,我的心与时代脉动。但我也常常焦虑,又如同春潮一般的骚动。我当如何是好。


张 华(Jack)


我是享受捕捉到短暂时空的美,而这在平时是不可遇的。


河流的生机

当清晨的太阳升起来,成群结队的海鸥会从入海口,沿着帕拉马塔河向陆地深处飞去。时而贴着水面,时而腾空飞翔,去觅食和寻找它们的栖息地。傍晚时刻它们会沿着原路返回。它们的出现,让河流变得更有生机。


贾双进(Jim Jia)


我喜欢这种用连续图片讲故事的方式,它有别于文字,但胜于文字,是一种通过光影,美学,艺术賦於思想和灵魂的方式。


神鬼之间

集团公司公关秘书-Kate兼职模特,傍晚到古屋扮鬼拍照,午夜时分,略微打扮一下赶路回家。


马洪普(老马咔嚓眼)

拍照记录了真实,摄影则艺术地记录真实。艺术又什么都不是,但她能使我醉就够了。

光影的魅力

我执迷于摄影中把人眼所见的瞬间凝固下来,还能展示人眼并不能见的光在行走中的轨迹。那种若即若离、似幻似梦的光幻效果,把我们的视野带入一个有魅力的迷人的另一世界。



赵崇宇(Anthony MX)

海边人


人的行为动机取决于自身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摄影师应该是自然保护主义者。我希望创造出的图像引人对从人类道德哲学角度来解读唯我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碰撞的思考。同时,拍摄者其实是照片里隐形的一个重要元素,所以在这里也从某种程度上解构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一些关系。


胡仄佳


镜头可称是我内在之眼,是自己灵魂深处的本能反射。我看到的必然是我关注的,不加修饰的美丑善恶并具的世界瞬间。


时光之眼

时光,从未抛弃过谁,它只是在某一处,静静待与你不期而遇。



王正路(Rod)


用相机留住人眼看不到的图像,让凝固的物体变成流动的音乐,飞过的大雁留下痕迹……


舞起的夜色

拍摄夜景,不但摒弃三角架,还要搖动照相机,把相机当画笔,天地当调色板,让五彩的灯光舞动起来,产生梦幻浪漫的悉尼夜色。


大 荒(陈志光)


水无常形

水,静如镜、动若舞。它是流动的心灵、飘逸的魂魄。它喜欢把自己隐匿起来模拟你,或形似或神似,更玩哈哈镜。扮演孩童、成年、老年,若人若仙… … 走有形、飘无影。


张仲衡(John,荒原草)


时间档案

初来澳洲时我一无所有,如同又一次重生。我的档案夹里空空的。很快生活丰富起来了,我感到生活是灿烂多彩的。人在忙碌,时光流去。现在我想最好的状况是清淡人生,让我的档案像玻璃一样。


孙庆楠(sunny)


摄影是记录昨天、发现今天、遐想明天。


我的30载

一张旧照,回首往事朝花夕拾,思绪万千。30 载日夜白昼,似水流年快若隔世。艰辛万苦勤奋耕耘,事业少有成果,天道酬勤。兴趣盎然,意外收获,正当开花结果。如今花甲退休,若桑榆暮景,享受晚年知足常乐。



有摄影师在他们自己的微信群谈观感说:“参观学习了陈志光等策划的摄影展,不是熟悉的沙龙风格。作品不一定每幅都很成熟,但是确实异军突起,别有一番风味!引人遐想深思”!


还有一位摄影师说:“我对展览的总体印象挺好的,各自的摄影水平在自己的基础上有所提高,不管是技法还是总体档次,都有提高。我先看了印刷质量,特别好。是整体印刷出来的,我还摸了摸。场面也很正规,租用了那么一个场地,也有西人来参与来主持会议,有高大上的感觉”。


下面是开幕式现场的照片(由马洪普、王正路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