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止泽州,途中所遇村落,我们几乎都下车行走,在这样的村落中行走,都感到,连粗糙的砖缝、四脚八叉的石磨、碾盘都好像在讲述着过去的故事,若再看门楼上的匾额、砖雕,堂屋上的斗拱、梁架,就有一位儒雅的乡绅站在面前了。用他古奥而直接的方式,告诉你什么才是古村落,什么才是农耕文化的沉静、淡定与精致~

农村是某一个时代的符号,更是我们这代人的沧桑回忆,里面参杂了太多的情感,而我们这代人,在经历了农村巨大的变化后,目睹了历史长河源远流长中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深切影响了这一代人对乡村的痴恋,太行山深处的古村落,夕阳下的老人,蹲着吃饭和我们那时候一样的姿势,房间里面的摆设,以及对世外高速发展的不适应,深深触动我的内心,落寞的乡村氛围,没有一丝生机,尽管个别乡村做的相当好,但掩饰不住苍凉的沉寂,这也许勾忆起了天真烂漫的年纪里的一抹碎影……

在这幽深的巷道里,静怡漫步着,没有丝毫焦躁,触摸着这些历史遗留的痕迹,那些远去的岁月,流逝的时光,回响在古墙上,留下的都是沉重,也有沧桑~

六千年的古杏树~

山门前有一对“无臂”石狮,高约2米多,下部有1米多高的束腰须弥座式基座,优美而不失威严。石狮虽然被砍掉了一双前腿,但剩余部分毫无倾斜,自若如完整一般,使人不禁猜想它是否本就没有前腿。那炯炯闪光的双眼,婀娜却又端庄的姿态,优美得震慑人心,威严得使人臣服。古人将他们独具匠心的设计与力学原理巧妙结合,再加之高超的技艺,让人不得不叹服。

体会一番依山傍水、小桥清流、曲径通幽,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宁静,什么叫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什么叫做鸡犬相闻,什么叫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里没有惊险刺激,有的只是几百年沉淀下来的纯朴与温馨,你燥热的心被清亮的溪水淌过,是那样的服帖;在这里,你大可放下圆滑与谨慎,以自己本来的面目示人,让身心都来一次天浴……

车辙上的天井关。公元前493年,孔子驱车行经天井关,在此地留下数道距今2480年的"中国最古老车辙",以及"孔子回车"动人传说。

拦车村村名的来历,当地人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由中原前来晋传道讲学,路过村子时,路中央有小孩在玩以石筑城的游戏,对孔子一行人马置之不理,拦住了道路。其中一位叫项橐的顽童年龄虽小却机灵过人,以“只有车绕城,而无城让车”质难孔子。

漫步在拦车村两公里长的古驿道上,观赏着或高或低、或完整或残缺的建筑,“拦车官街人挤人,挑肩拉货挤不出城”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处处都是历史,不过也感觉出来,比较荒凉~

古老的街道、僻静的村庄和三三两两穿街而过的老人、孩子,那清爽的秋风裹夹着一两片黄叶时而翻滚在半空,时而落在幽长的路径上,悠然自乐,老房如旧,斑驳陆离,没有一点现代化气魄,也正如此,成就了小镇更为古朴,古道中一个驿站,保留了明清时期的原貌,没有了过去的热闹非凡,叮当马玲声,呈现的是一片安宁,青石巷见证南拦车村的岁月更替,寒来暑往,兴衰更替,唉,其兴也吧,其衰也罢,都已成为历史,就在脑海里的只是,茶马古道上的那一绺马帮,和清脆的铃铛之声,悠长……

”孔子回车”之说已经远去,但回车之辙已深深烙入了太行山上这个典型的传统村落。巍峨太行、独特地貌、古老驿站、静谧庙宇、古朴风俗以及神奇诱人的古老传说,构成了这里独特而灿烂的历史文化,拦车村是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遗产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特色黄凉粉,色香味俱全,不由得伫立好久,因为刚吃过饭,要不然我非吃几大碗不可~

洗净历史沉积在废墟上的尘埃,品味历史遗留在青石板上锃亮的滑光,从村东到村西,从巷头到巷尾,从时光的隐密处,把或喜或悲的情绪放生,将世俗的心,沐浴在一片清莹里,当我们置身其间,曾经的迷离,沉重,终不再拘于这偏居一隅的狭小。在古村中,于脚底一寸寸地丈量时光,那份滞留于隔世古典气息里的不舍,直抵心脾,走了,没留下遗憾,带走的只是深深的惆怅,那种说不出来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