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

强军护民必律己,

纪律严明军威震。

军威大震民心顺,

强军立国才根本。

军民紧拧一股绳,

战天斗地主义真。

惟有雄心多壮志,

誓要旧世换新天。

上回说到朱德最后问陈铁军怎么又突然来到这里难道家里又出了什么大事吗…..?陈铁军:"报告军长,沒出什么事我是真的奉川陝省革命军事委员会徐向前委托及仪陇全县父老乡亲盛情厚意,给我党八一南昌革命军起义成功送来大礼祝贺!暂解我革命军军需开支燃眉之急。"

紧接着陈铁军便从随身公文袋里摸出一包沉甸甸红色锦帕包裏的东西,双手敬现朱德面前:报告军长,这是川陕省革命军事委员会徐主席,代表全省人民和我们仪陇人民的一点小小心意,为南昌刚起义的革命军将士们送来兩千万现今国民政府全国通用银票可随处兑换使用,请军长务必收下家乡父老乡亲们和革命有志之士的一片忠厚心意…!"

朱德惊奇不已:"啊!家乡人民真情厚意我朱德代表党中央和革命军事委员会心领了!感谢家乡人民对党的忠诚,对我革命军大力支持厚爱,不过在这国难当头全国人民正处水深火热之中,人民吃饭穿衣都成问题,两千万国民政府通用官银这是多么的惊人数字呀?这也是川陜兩省人民的救命血汗钱我们决不能收,还麻烦老弟立刻原封不动带回去交还徐主席和兩省人民.就说我九军全体革命军将士们心领了万分致谢。"

龙心虎胆心恤民,

千万重金心不忍。

一心体恤民情重,

甘愿众将受饥恐。

不愿人民损身躯,

如此军父古今奇。

只有我党顶天立,

战胜蒋匪全无敌。

陈铁军很无奈地寻思呻吟了好一阵才十分为难地:"我的昔日大哥现在好军长!你就别再难为小弟啦,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是我党中央早派徐向前及张国焘二同志到四川东北部和陜西西南部山区组建成立了两省交界处的几个山区相连的汉中宁强及四川的巴中南江通江广元苍溪仪陇阆中南部等十几县合并组成了一个临时革命政府,"川陜省革命根据地,"省府就设在四川的巴中县。

徐向前省主席很有经济头脑,自川陜省革命临时政府成立后,他就一方面也跟你一样,巧妙地利用游击战术跟国民党周旋,另一方面打倒土豪将土地均分给所有农民自种,一下农业就大上基本解决了农民沒饭吃的大问题!另方面又利用四川自贡和南部的产盐区为基础,组织人员从四川贩盐去陜西汉中贩卖,然后又从汉中贩运棉花回川贩盐,这样一下就搞活了川陝省的农业和经济!

为此,张国焘素来与徐向前主席不合,他与徐主席为此闹茅盾一直面和心不和,张将他的队伍分裂出川陝省革命根据地中心巴中,到我们四川的平昌达县及我们仪陇的东部巴山一带山区另立以他为首的根据地。

. 所以徐主席现在开展工作也有难处,他发动川陝全省人民一共才为支持你们筹银一千二百万元大洋,这八百万实际是我父亲将我陈家所有家业变卖连同所有家资凑够八百万银票一齐拿来资助革命军的革命行动,为了换成国民政府的中央通用银票,徐主席和我党地下人员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尽一切关系才兑换过来。

军长若不收下,你这叫我回去如何向徐主席和仪陇全县父老乡亲们交待呀,同时,军长别忘了我陈家在清朝就已是大名鼎鼎的陈千万了,我父亲这次为了我党的革命慷慨解囊,将家资全变卖光拿来支持革命!连陈千万的大富商行都撤消了,你不收下川陜省这笔众乡亲的心血钱和我父亲对我党的革命事业的厚望,我父他以七十多岁的人了,你这样会把他活活给气沒了的。

父亲他已看破红尘在当今这个时代,只有跟共产党走才是唯一出路,也只有共产党才是一心为人民谋利益的真正正确的党,也只有依靠共产党才能挽救当今沒落的中国,所以我父才决心将所有家资全部支持我党的革命事业作出行动,军长你不收下这分礼我又怎能再收得回去请军长三思呵……。"

人民拥护共产党,

党的光辉照四方。

腐朽中国日无光,

天降大任共产党。

铁肩担起救国义,

黑暗中国现明亮。

人民救星共产党,

担当大任救国亡。

朱德想了想:"嗯,目前正已进入深秋,马上就快隆冬季节,将士们都还沒越冬服装,再说,钱这个时候对我党和革命事业是多么重要啊,党中央正愁没有军费开支,更沒资金购买军火!既然家乡人民如此大义,慷慨解囊于他们自己生家性命不顾,一心支持我党革命事业,对!我不能辜负了家乡父老们的大义!收下资助加强我军革命才是最忠实的硬道理!于是他热泪盈眶地激动万分:"我的好老弟!请老弟回去转告徐向前主席和川陝省众乡亲,我朱德此生不打下旧中国,还人民一个崭新太平幸福的新中国,我就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好党员!更不是川陝省父老乡亲们的好儿男!”

朱德收下徐向前在我党的正确领导下.发动川陜省苏区人民相信我中国共产党,拥护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发动全苏区人民为八一南昌起义的中国天下第一军的成功祝贺大礼后,陈铁军想到张国焘不服从徐向前指挥,临走时他已得知張国焘正在暗中阴谋策划独自占领仪陇及川东数县搞分裂另立張式根据地,还不知近来家乡情况变化又怎样了,所以他便要急着反回家乡去。

朱德已猜透陈心思便严肃地:"老弟!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顾全大局,以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利益为重!团结一致共同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处用,劲往一处使.千万要一心团结在我党指派在川陜省徐向前主席为领导的周围川陜革命才能真正取得成功的胜利,我已想好了,正好你来了,川陜人民这么厚道支持我们革命军,我无以厚报。

我跟張恒和陈顺成兄弟二人商量好了,这次就派他兄弟二人跟你去川北仪陇辅助徐主席的革命行动和作为你的左右帮手,助你维护地方治安工作,因为我想到,張恒对军事技术很有一套才能,加上他作战勇猛正好去助你和徐主席一臂之力,陈顺成他早年是跑茶马古道护镖的,以后就由他来随时来往兩他送信互通消息,家乡人民在我党最危难时刻出手大力相助,我决不辜负了家乡人民的心意,时刻要知道家乡人民的新的现况,好吧!时间紧任务重你们走吧。"

工作紧迫送走陈铁军后,朱德就派专人陈昌将银票及时送去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由中央专项分派开支将家乡人民雪中送炭的钱一定用在刀刃上。

这时朱德回忆他跟共产党走的温暖情怀立誓处处要听从党中央指挥,自从他将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军全体指战员撤离南昌,进入赣粤湘闽山区联系依靠群众建立根据地展开对国民党的反围剿,正好在广东和江西两省山区人民的支持下,为人民群众镇压了一大批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首恶份子!为人民群众出了口憋了几千年的怨气。

朱德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精神,紧密依靠群众从新建立起当地人民群众自己当家作主的红色政权,村农民协会以及乡镇县层层农民革命协会政权组织!惩恶扬善,打土豪分田地认真实行农民自己有田种有衣穿有饭吃这是几千年有史以来劳苦大众盼星星盼月亮,现在有了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人民群众才跟党走闹革命求翻身,才有这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今天这样耕者其田自种自食的幸福好的开端!

朱德发现我革命军自起义到现在,最重要还是组织纪律散慢不强,这是眼前最主要先解决的首要问题!要想成为天下战无不胜的强大军队,就必须要每个指战员加强纪律训练,强军必须律纪!沒有严密组织纪律性的军队,就不是好军队,就不能战胜敌人赢取天下!于是朱德趁此时一方面下发各基层加强军容风纪的增强和训练,另一方面合当地群众秋播秋种与人民群众一道喜庆迎来土地革命的第一个丰收年。

诗曰:

强军律纪军威震,

民拥军规军拥民。

军民团结一家亲,

铁打江山万年春。

自古军正民安稳,

民心大顺天地敬。

天下太平军纪明,

只有当今革命军。

说书人一口难说两边话,小子在此暂且按下革命军恤民整训军纪不表!回头再说陈铁军带着骑兵连同朱德派给他两员虎将一行昼夜兼程直奔川北而去,大家要问,朱德的起义军也正需大量人才,却为何要削弱自已力量将人才交陈铁军带回千里外的老家去呢…。

诸君有所不知,朱德历来胸怀大志,眼观全球!他是一心顾及我党革命事业大局为重,因为他看了徐给他信说及地方工作的艰锐复杂性,陈铁军已被我四川中共地下党组和川陝省特委任命为仪陇县县委书记!现在張国焘又在川东边仪陇立山镇闹独立!改仪陇为(长胜县)自居准备另立根据地。

于是徐信上便提议:"…现在张国焘有分裂我党川陜革命根据地倾向,张已占据了川东立足仪陇县东边立山镇设立"长胜县"县址另立苏区…..。"

所以,朱德这才顾及我党革命路线大局,专门忍痛割爱派张,陈两兄弟随陈铁军去川北开展地方群众革命工作,因为朱思虑再三,刚起义的南昌革命军中,久经征战的将领就只有张陈兄弟二人是最合适人选,所以他为了全国人民革命事业心襟坦荡胸怀宽广,这才将自己心爱的将才交给陈带回仪陇去辅助川北人民的革命事业。

话说陈铁军一心惦记着家乡人民保卫朱德的居住地,马鞍镇琳瑯山寨刚成立的红色赤卫军,走时,张国焘正要整编琳瑯山赤卫军为他所有!由于当时他身负省委重任南下广东面见朱德,便将一切重任全委托给了赤卫队副队长张英英全权负责。

提起张英英,她还跟陈铁军是冤家对头夫妻咧,因为英英幼年失去父母孤身一人靠卖菜维持生计,皆因陈铁军父亲为了想找个好儿媳,便找算命的给儿子算算能找个什么样的儿媳操持他陈家的百万家产,可那算命先生也怪,一算并告诉陈父:"你已将儿子养成滥滾龙一条今已做黑道上大哥!他这生命呀,哈!早巳注定只能配西街上卖菜的那个姓張的丑孤女…..!"

陈父一听儿子命中注定只能娶西街卖亲的孤苦女,他仔细一想,我这偌大家业,实指望找一个知书达理贤慧懂事能干的才女做儿媳,怎能就娶个孤苦无学识的卖菜女,他左思右想这都只怪自己,俗话说:"养子不教父之过,''是我四十好几才得独儿子娇生惯养的过。

陈父气不打一处回家叫家人找回儿子狠狠痛打教訓,可这已太晚了,幼苗弯时不育,成树大了就育不伸了!他当父面承喏改正学好务正业,可那知他却背地里与兄弟一商量更变本加利不但不改恶习,反而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雇凶杀人!将西街卖菜女杀了不就祸根除了吗?

事发后雇凶没杀死人反被县太爷張草鞋查场相撞逮个正着,凶手受刑不过供出是夲县大户陈百万儿子出两千块大洋买他去杀的,虽然当时人沒杀死,可受害者是个卖菜的孤苦女,凶手因是白天大清早,买菜人多,慌乱中一刀砍在了孤女的腮帮上虽沒致命却造成严重伤害他人之罪,又是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行凶,必须要负法律刑事责任。

陈父大义灭亲知道后亲自绑子送县衙交张知县治罪,正好张知县又跟陈是八拜之交,在陈的儿子服刑期间,他为了兄弟结拜情,以治病救人手法将陈儿子用刑法育人,苍天不负苦心人几年刑法施教后,陈儿子终于变成浪子回头金不换出狱后从新发奋苦读,在清末光绪年最后一场科举考试荣中乡试秀才。

再后来张知县又将自己女儿许配陈儿子陈千百为妻,洞房花烛夜陈千万才听新娘说她就是当年被人想杀的卖菜女!是凶手入狱后张大人收她为义女,叫夫人整天教她习文和为人之道。

. 陈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这恩冤相报巧结良缘还是促成一对夫妻,陈铁军从军云南讲武堂回来后极积开展地方革命工作,他在川北南充中学校张澜和张玉皇二校长指引加入川北我党地下组织,后来徐向前张国焘受党指派成立川俠省革命根据地,陈这才任了我党仪陇县委书记并兼马鞍镇朱德故里琳瑯山红色赤卫队队长,妻子张英英任副队长。

原来陈铁军从滇军回朱德故里,英英就要跟丈夫一道去,陈说,你不行,军人是受过军事训练你可什么都不会,英英理直气壮:"哼!谁说我不会,我从小就跟邻居吳大爷学会开弓射箭,你们打仗不是凭眼力吗?这可是我的强项。"

经陈实弹射击,英英真是弹无虚发,每弹命中十环所以才成了陈一名得力助手!正当陈一行快到琳瑯山下时,突然从树林里跑出一人疾喊:''陈书记快救张队副去,张队副昨天被张国焘抓走了,听说明天张就要在镇上召集群众大会枪毙張队副..….。"

诗曰:

投机主义张国焘,

破坏党的总领导。

分裂手段逞高强

极左思潮称霸王。

欲知陈铁军与張国焘的斗争谁胜谁负,张英英性命如何?请看第十一回便知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