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生老人回忆田文秀烈士的情况)

衡宝战役在邵东境内作战地图

  自从发起探寻衡宝战役战场旧址活动后,我们“传承衡宝战役红色记忆小分队”,就经常性接到来自民间关于烈士墓的消息,做为每一位关注衡宝战役历史爱好者,也由“爱好”变成为烈士寻亲的“爱心大使”了。


10月13日,星期日,小分队又出发,探访祭拜两处微友提供的烈士墓地。上午,我们在邵东黑田铺乡罗江村探访了一处姚馨如烈士墓后,下午,又匆匆赶往邵东灵官殿永田村,为完成一位老人的心愿。

  我们走完第一站,寻访祭奠姚馨如烈士后,从黑田铺驱车50余公里,来到了灵官殿永田村部,早等在这里的联系人刘佳林与村支部刘平华书记把我们引进了村办公室。



刘佳林(左)向酒哥(右)介绍情况


刘佳林先生家住永田村,是联系我的一位热心人,也是这几年帮助村里一位老人为烈士寻亲的爱心人士。


据刘佳林先生介绍说:我就是永田村人,我们这里是70年前衡宝战役主战场之一,我是从小听我们村刘和生讲一个田文秀解放军连长舍身救他的故事长大的。


刘佳林说:刘和生今年79岁,永田村人,他曾经经常给我们说:衡宝战役在我们这一带打响后,院子里的大多人都躲(转移)了,但我不知道怕,院子里先天就来了一些解放军,那个背短火(手枪)的解放军对我很好,逗我玩,我还看到他用一个黄色发亮(铜质)烟壶抽过烟。


第二天下午,我就从院子里跑出外面玩,这时候,住在我院子那个背短火(手枪)的解放军飞跑到我面前,抱住我就往屋里跑,并说:小鬼,不能外出,要打仗了。同时,把我交给2个解放军,要他们照看好我,这位解放军就又冲出院子,这时,外面子弹“嗖、嗖”地响,我看到院子前面上的树叶不时被子弹打下,确实吓死人。莫多久,就有解放军说:刚才抱你进来的田文秀连长被打死了。我吓一跳,那个解放军又说:就是你这小鬼往外面走,连长来抱你,他是为了救你才牺牲的。


刘佳林先生继续介绍说:这个被救的刘和生,长大后一直记得这位救了自己命的田文秀连长,也听大人说,这个连长是广西人。随着岁月的推移,年龄的增长,老人想给烈士找到亲人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永田村刘平华书记



在永田村委会议室里,刘平华书记给我们介绍说:我们这里是一方热土,衡宝战役灵官殿战斗在这一带打的,很多战士长眠在我村的土地,但因为历史原因与时间太长,现在可见的烈士墓地也不多了,只是一个广西籍的田文秀连长舍身救刘和生的英雄事迹,在我们村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刘书记继续介绍说:据我们村老人回忆,当时解放军正准备发起冲锋的时候,时年只有9岁的刘和生从院子里跑出乱走,田文秀把他抱进院子后返回的时候,可能暴露了目标,就被敌军射击而牺牲。我们读书的时候,刘和生到我们学校也多次讲解过。

  我们在村刘书记及村里热心人的陪同下,在离村部一公里余的山脚下,看到了一座没有墓碑的墓地。


据刘书记介绍:田文秀烈士牺牲后,解放军在老乡家中购置了一口棺材与当地乡亲一起安葬了田文秀烈士。70年来,没有听说、也没有看到烈士的亲人来祭祀过,但是刘和生与当地乡亲每年清明节都来给烈士挂亲。我们村委与全体村民也盼望你们爱心人士努力,给烈士找到“家”。


刘书记还介绍:近年来,灵官殿镇党委政府更注重衡宝战役红色文化的传承了,我们村也正在着手给烈士立碑,可缺少有关资料。




刘和生老人


因为我们去的当天,刘和生老人外出走亲戚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等到刘老回家就回邵了。


14日一大早,刘佳林先生就与刘和生老人会面,并一同到田文秀烈士墓地,面对镜头,刘老说:我也年纪大了,没有办法了,只有求求好心人,给田文秀烈士找到屋里的亲人,那我死也瞑目了。

刘和生(中)老伴(右)刘顺求(左)



在刘佳林寻访田文秀烈士过程中,得到了一个本村人刘顺求提供的线索,刘顺求说:我今年65岁,上世纪80年代,我在广西兴安走乡串户收购兔毛时,(在广西兴安县(原湘桂铁路)前一站”南塘站”,下车后,往白地市方向走不远)。走到一个乡村里的时候,收购一个院子里老百姓的兔毛,住在一户人家里,这个家男的姓田,家里有3个人,田老人看上去有70多岁了,身体不好,一个老婆婆看上去比田老年龄大很多,一个姑娘20多岁的样子,是裁缝衣服的。当时同院子的一位老人对我说:你住的那户人家,他的儿子田文秀打仗牺牲在你们湖南,你收购他家的兔毛要多给点钱哟!

  今天(15日),刘佳林先生找到了刘顺求,与我进行了视频连线,刘顺求老人给我谈了曾经在广西收购兔毛的巧遇。


中午,我带着几个疑问,又与刘顺求老人通了电话。


我问:刘老,您去了那个田家几次?


刘老答:我去了2年,大多一年四次,都住在田家,第二年去的时候,那次正好遇到田家男人死了,后来就没有去了。


我问:您看到田家家庭情况怎么样?


刘答:田家是很矮的木板屋,家里没有什么东西的,但是桌子上摆着一个铜烟壶,我看到他又没有使用,我就问了这个铜烟壶的事,但是田老人沉默,没有回答我什么。


我问:您知道田家3人是什么关系不?


刘说:具体我没有问,从年龄上看,应该是3代人的关系。


我问:您老在没有去广西前,知道自己老家有一座田文秀烈士墓吗?


刘答:知道!


我问:那怎么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田家?


刘答:那个时候,一是因为这支解放军是林*部队,我怕说了惹火上身;二是当时我家还很苦,如果告诉田家了,人家真的跟着我来湖南寻亲,我怕负担不起。


岁月匆匆七十年,

仿佛硝烟在眼前。

当我们今日回望灵官殿,

田园金黄,

人民安康。

而对那些长眠在这方热土的英烈,

我们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让烈士回“家”,

给烈士寻亲,

是淳朴中乡人民的期望,

是烈士骨肉亲人的期望!

英烈的亲人在哪里?

让我们大爱传承

——给每一位烈士灵魂安放!

  写作此文感谢灵官殿镇刘平华书记、刘和生、刘顺求等乡亲的支持,感谢微友春暖花开、刘佳林先生的视频与部分图片提供;感谢微友远东的冬日及小分队队友的参与。

如果你有烈士亲人线索可联系:1361842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