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张永顺坐马车倒客车,经过几次倒车,终于颠颠簸簸来到了南阳地区的师范学校。他下了车,拎着行李呆呆地站在校门前,他被眼前的学校镇住了。宽阔的校园,高大的楼房,绿茵茵的草坪,花带被修剪得齐齐整整,干净整洁的水泥小道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人们三三两两的或拿着书本或拎着行李在小路上走着。草坪中间的亭子上,几个同学正争论着什么问题。这环境,简直比县委还要气派,这就是我要上的学校吗?张永顺看着眼前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

“叮铃铃”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身后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女孩十六七岁,剪着一头短发,齐整整的刘海下面,两条不粗不细的柳叶眉毛清秀地衬着两个乌黑发亮的眼睛。一身红白相间的花格裙子,把腰束的又细又匀。修长的大腿,白色的尼龙袜子,黑色的皮鞋,再加上崭新的自行车,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精神。自行车是时下最流行的飞鹰自行车,后座上带着一床被子,车把上挂着一个网兜,网兜里装着女孩用的镜子、梳子以及其它的生活用品。

她骑着自行车,一边摁着车铃一边打着口哨,看着大门口站着的张永顺扯着甜润的喉咙叫道:“闪开!闪开!快闪开!”那声音虽然没有我们山里百灵鸟的叫声好听,但绝对比我们第一次听见汽车的喇叭声感觉还要吸引人。张永顺看着眼前这么时尚的女孩,赶紧躲闪不及,也许是太紧张了,女孩的车把朝左,张永顺朝左闪,女孩车把准备朝右,张永顺也跟着朝右躲,躲着躲着自行车在众人的注视下撞到张永顺身上,哐啷一声女孩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网兜里的东西散了一地,搪瓷缸像个皮球一样叮叮当当地滚出老远。周围的人一齐带着笑声把目光射向这边。

“乡巴佬!土包子!会不会避车?”女孩站起来大声的吼道,跟刚才的形象判若两人。

张永顺拎着东西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女孩,两只脚像被钉了钉子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我干嘛,给我捡东西!”女孩看着张永顺这呆头呆脑的样子,大声的命令。

张永顺这才缓过神来,赶紧把手中的东西随便一放,弯下身子,把散在地上的东西一个一个捡起来,用红妹送给他的手帕擦干净小心地放进网兜里。

“没看出来呀,一个乡巴佬还有这些东西。”女孩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把抢过张永顺手中的手帕举过头顶细细的观赏着,周围的人再一次把目光射向这边。

“给我……给我……”张永顺无助的说着,跑过来想夺回女孩手中的手帕。

女孩把手帕转到右手上兴奋的问:“告诉我谁送你的我就给。”

“给我!给我!”张永顺有点生气,把声音提高了一点祈求着,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女孩。

“不给,你不说就是不给!”女孩侧弯着腰,右手拿着手帕故意的在空中晃了又晃,周围所有的目光全都射向了这边。

张永顺的脸憋得通红,张了张嘴鼓起勇气小声的说:“红妹。”

“嘻!嘻!嘻!嘻!”女孩高兴的笑出声来,那声音就像泉水流动的声音,马上又恢复到刚进门时的温柔和可爱,把手帕放到发愣的张永顺手中接着问:“也是山里的吧?”

“嗯!”

“这乡土味浓,好听,虽然土了点,我喜欢!”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把东西往车把上挂,所有的不高兴消失得无影无踪。张永顺攥着手帕,紧张的看着女孩。

“你是现在才来的吧?”

“嗯!”

“嘻嘻!”女孩又一次笑起来,仰着又细又长的眉毛说:“你们山里的人都这样呀,只会说个嗯字!知道在哪里报名不?”

“不!”

“终于会说别的字了,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么大的校园转都要给你转的找不到方向,这次看你让我这么开心,走!我带你!”说着女孩推着车子朝前走去,张永顺拎着行李默默的跟在女孩的后边。

张永顺跟着女孩报名的时候发现女孩行李,叫李娜,正好跟他分在一个班级。报过名,他们先把李娜的东西领完,张永顺一件一件帮送到女生宿舍院子的门口再回去领自己的东西,等到他们忙完到教室的时候,除了他们俩其他的同学都到了,教室里只剩下墙角两个座位等着他们两个。

班主任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教师,姓赵,看到他们两个和蔼的说:“进来吧,就等着你们两个了。”

张永顺和李娜默默不好意思地走到墙角的位子坐下,老师开始宣布:“现在我们大家终于到齐了,咱们先来进行个自我介绍互相认识认识,大家说咋样。”

老师声音刚落,班里的学生就齐声说好,马上就有人站起来要第一个作自我介绍。赵老师摆摆手示意站起来的同学坐下:“先别急着介绍,先让我说说自我介绍的规则。咱们大多来自不同的偏远农村,普通话说得都不好,为了消除咱们的紧张心理,这次自我介绍咱们就用你们自己的家乡话进行介绍,不过每个人介绍完要唱一首最具家乡特色的歌曲。”

赵老师前面说的话听上去很亲切,没想到最后要求大家唱一首歌,一下子又把大家伙难住,同学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人主动举手起来自我介绍。赵老师看了看大家笑呵呵的问:“不就是唱一首家乡的歌吗,都把大家伙难住了吗?谁的家乡没有自己的歌曲?谁不是听着家乡的曲子长大的?”老师说完还是没有人先站起来,最后老师看了一下坐在墙角的张永顺和李娜:“你们两个来得晚,先从你们两个开始,你们两个谁先来?”

李娜赶紧推了一把张永顺对老师说:“老师,张永顺说他先介绍。”

“好,张永顺同学,那你就先来个自我介绍,到讲台上来介绍。”赵老师说着把讲台让了出来。张永顺站起来,为难的看了一眼李娜,李娜看着张永顺抿着嘴坏笑着推了他一把,张永顺慢腾腾地朝讲台走去。他刚走上讲台,教室里就想起一声热烈的掌声。等他介绍完自己,班里静悄悄的,所有同学都在等待他那首代表自己家乡的歌。张永顺别扭的站着,感到整个身子都轻飘飘地控制不住,恨不得变个气球飞到窗子外面。他很不自在地看了一眼赵老师,赵老师像母亲一样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充满了慈祥,简直就像母亲的目光,他立马想到了他娘,想到昨晚他娘给他包送行饺子的情景,紧张的心情消失了一小半。张了张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真没学过什么歌,我们从小就会唱我们那里的锣鼓曲,要不我给大家来一首锣鼓曲?”

“好!好!好!我就是想听听大家家乡的声音是什么样的,锣鼓曲好,你就把你们的锣鼓曲唱出来给大家听听!”赵老师兴奋的说道,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张永顺。听了赵老师的话,张永顺心里的紧张又消失了一部分,他似乎看到了那盛在碗里的饺子,一个个光溜溜香喷喷的,上面冒着诱人的香味,这是来自母爱的香味。张永顺清了清嗓子,张口唱道:“一个呀,大姐呀,十六七八呀,挑着扁担卖扁食,卖呀卖扁食呀啊……”赵老师一边听着一边回味着,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听着听着,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拍子,同学们也跟着赵老师响起了有节律的拍子。张永顺彻底放松了开始的紧张心情,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自我,直到唱完他跟大家还沉浸在卖扁食的歌曲之中,教室里再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唱完了?”赵老师从乐曲中转过神来问。

“嗯,唱完了。”张永顺回答着就要往座位上回。

“别!别!再来一遍,把刚才的卖扁食再来一遍。”赵老师拦着张永顺说。

“啥?那啥!”张永顺惊诧的望着赵老师。

“这次是唱给我听的,来,我给你起个头。”张老师带着歉意的说着,不由分说就扬起嗓子起了个头。

看着赵老师,张永顺顾不得紧张,接着赵老师的声音唱了起来:“一个呀,大姐呀,十六七八呀,挑着扁担卖扁食,卖呀卖扁食呀啊……”

“卖呀卖扁食呀啊……”张永顺第一段刚唱完,班里几个同学不由自主的重复唱了这一段的最后一句。

“哎……大姐……卖扁食的大姐……你的扁食里面包的是啥馅儿呀?”大家重复唱一结束,赵老师弯着腰挪着步子,用手拢在嘴边扭着头喊道。

大家立刻被赵老师这滑稽的动作逗得捧腹大笑,欢乐瞬间被推到高潮,张永顺也学着赵老师的样子喊:“喂……大叔……我的扁食可香了……”接着唱起了第二小节:“葱丝呀,姜丝呀,鸡蛋丝呀啊,里面还有那肉丁丝!吃着香喷喷呀啊,哎哎哟,吃着香喷喷呀啊……”

“哎哎哟,吃着香喷喷呀啊……”

赵老师一边听着一边应着,眼睛慢慢变得湿润起来,一滴眼泪没忍住骨碌碌的从眼睑里流了出来,在傍晚的霞光中,是那么晶莹。张永顺停止了歌声,大家默不作声地看着赵老师。赵老慢腾腾的走上前去,激动地握着张永顺的手哽咽地说:“谢谢你,谢谢你,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姐。”说着,赵老师用手擦了一下眼泪情不自禁的给大家讲起他小时候的故事。

“解放前,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一对姐弟,从小失去了父母,姐弟俩相依为命,每到过年,姐姐为了弟弟能吃上一碗饺子,提前几天到镇上帮一家饺子铺卖饺子……”赵老师讲着,同学们仔细的听着,有几个农村来的孩子坐在位子上偷偷地抹眼泪。故事讲完,赵老师压低嗓音说:“同学们,我们每一个同学的背后,那个不是父母勒紧裤腰带省着把你们供出来的?你们的全家在家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所有的东西生下来供你们在这里读书,在这三年里,你们一定不要辜负家人对你们的期待,要用最优秀的成绩报答你们的家人。”赵老师说完,教室里响起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李娜在掌声的掩护下用手推了张永顺一下:“老张,问你个事,老实说,你的红妹是不是跟赵老师的姐姐一样疼你?”

张永顺愤怒的看了李娜一眼没有理她,李娜用右手在他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说,不说我让你赔我摔坏的小镜子。”

“我有那么老吗,叫我老张。”张永顺不想回答她的问题,生气的把话题岔开。

“嘿,你个土包子,不叫你老张让我叫你乡巴佬不成?”

“你才乡巴佬!”

“哼……”李娜生气的瞪了张永顺一眼想发脾气,只听老师在讲台上喊:“下一位,有请下一位上来做自我介绍。”

李娜立刻转怒为乐,带着笑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上讲台,那动作,简直就像一个曼舞的少女,同学们的目光都随着李娜的脚步移动。

“我叫李娜,南阳本地人,从小父母都带我学舞蹈学唱歌,除了学习最喜欢唱歌、跳舞。”说着转起了身子一边跳着舞蹈一边唱起了《泉水叮咚》的歌曲,教室里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李娜唱完,带着大家欣赏的目光回到了座位,挑衅地看着张永顺用自豪地问:“咋样,盖过你了吧?”

“都不错,你那是肉扁食,我这是素扁食,各有各的味道。”张永顺不屑一顾的回答着。

“你胡说,你胡说,素饺子怎能与肉饺子相比?你个乡巴佬,就知道吃扁食,连个普通话不会说。”李娜说着,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又有一位同学上台做自我介绍了,两人一齐把注意力转到了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