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正是额济纳胡杨树最美的时候,好几个朋友都到那里拍片去了。看到他们拍的那些美丽的胡杨树,心里很是羡慕和向往。

是呀,我已经有十年没有去额济纳旗拍胡杨树了,心里很想再去那儿看看,因为我喜欢那里的胡杨树。

其实,我喜欢胡杨树并不仅仅是她秋时的美丽,更多的是胡杨的精神。她生长在环境极其恶劣的沙漠或戈壁,在高温、沙暴、严寒和极度缺水情的况下,竟然能活千年之久。而其死后则千年不到,倒后则又千年不朽。

胡杨的坚强、胡杨的傲骨、胡杨的精神,真应该是人们敬仰、敬畏、敬佩的榜样……


晨雾胡杨林


清晨天还没大亮,我走进了蒙着一层薄雾的胡杨林,林中静静的空无一人。于是,无人打扰的我,从容、安静的等待着旭日东升。当一轮红日映红了东方、映红了整个森林的时候,我拍下了这张“晨雾胡杨林”。


发光的胡杨精神


美丽的胡杨树


金色的胡杨树


红色的胡杨


光影胡杨


秋叶胡杨林


古老的胡杨


死后千年不倒


人们敬仰胡杨,更多的是钦佩胡杨精神,就像下面这几张我拍的胡杨树。她们曾经在世间生长了千年之久,死后依然屹立千年而不倒。

当我拍摄她们的时候,我几乎都是跪在她们面前拍摄的。因为在我心中,她们依然活着,起码她们的精神依然还在,而且更加坚强,更显沧桑,更令我敬畏……


倒后千年不朽


十年前从北京去往额济纳旗的路


 开车从北京到额济纳旗有1600公里左右

那时从北京到额济纳途中要经过沙漠和戈壁


经过古老的村庄


美丽的额济纳河


额济纳河,又称黑河,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河,干流全长821公里。流经青海省、甘肃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上游叫羌谷水、鄂博河(古作弱水,蒙古语“先祖之地”),流经甘肃张掖;进入酒泉就改名叫弱水了;进入阿拉善盟,便叫额济纳河。“额济纳”为党项语“亦集乃”的音转,意为黑水或黑河


日落额济纳河


听朋友们说,现在,在额济纳拍胡杨树的人很多。十年前,我和好友开车去那里的时候,人还很少,可以任意的拍片,不用考虑避开镜头之中的游人。以上的图片,都是我十年前在额济纳拍摄的。

今日的额济纳,不知道是否还是从前的老样子……

那些古老的胡杨树,是否依然屹立,是否更加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