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执着一事一物,也不被一事一物所束缚……无牵无挂,这就是求证极乐的唯一途径

——佛陀

佛陀离开了库鲁萨特罗,渡过雅姆娜河,来到拘罗王国。一天,当他走在一块肥沃的田地同花园相间的小路时,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农夫,一边哭一边朝他跑了过来。老农夫望着佛陀的脸,心中升起一线希望。他双手合十到前额,向佛陀行礼。

“朋友,什么事使你如此伤心?”佛陀问道。

“世尊,我是一个农夫,有三头耕牛,我把它们看成是我的子女,我的生活全依赖它们。可是,世尊,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说是为了祭祀,硬把我的三头牛抢走了。我知道,您是一个神通广大的圣人。世尊,诅咒那个夺走了我三头牛的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老农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道。

“朋友,难道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没给钱买你的牛?”佛陀问道。

“没有,世尊。好像牛是他们的,而我只不过是替他们保管牛的,他们甚至没征得我的同意,不问青红皂白,解下系在柱子上的牛,拉起来就走。”

“朋友,他们只拉走了你的牛?”

“不,世尊。除了我的牛以外,他们抢走了本村穷人的所有耕牛。”

“朋友,那么,为什么不到国王的官员处去伸冤,争取把牛要回来呢? ”

“世尊,这又有什么用?为了祭祀,婆罗门得过国王的旨意,他们可以拉走所有归于农耕者的牛羊。世尊,诅咒这个该死的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把他的头劈成七块。”老农夫越说越激动,他无法控制自己对婆罗门的愤恨。

“朋友,你到底要什么,是你的牛?还是对婆罗门的诅咒?”佛陀故意问道。

“世尊,如果能要回我的牛,我就不要其它任何东西了。”

“那么,你领我到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那里去,我将替你要回你的牛。”佛陀说道。

农夫擦了擦眼泪,走在前面引路,他们来到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的住处。祭祀场的树桩上绑着五百头公牛、五百头奶牛、五百头小牛、五百头山羊,五百头绵羊。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正襟危坐在一把椅子上,对忙着祭祀的奴仆们,指手划脚地发号施令。农夫不敢进祭祀场地,在很远的地方他就停住了脚步,一眼就在牛群里认出了他的三头牛,他伤心地望着它们。

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看见一个出家人径直朝他走来,由于心情不佳,他不愿见任何来人,就不以为然,仍坐着没动。但是,当佛陀渐渐走近时,他突然感到他坐的椅子着火似的,赶忙站了起来。佛陀来到他跟前,他立刻端来一把椅子在佛陀面前,请佛陀坐下,然后,双膝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佛前,恭敬地礼拜了佛陀。

“尊者,您好似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当我老远第一眼看见您时,我还想叫我的仆人把您赶走。可是,当您走近时,我却无法继续坐在我的椅子上。我只礼拜天神、梵王和拘罗国王。但我现在却跪在您的面前,您看起来比我还要伟大。”

“婆罗门,你果真这么认为吗?”

“是的,尊者。”

“婆罗门,你有多少财富?”

“尊者,我的财富多得无法计算。我名闻遐迩,我有皇家的赞助和保护。”

“婆罗门,让我们这样来估计一下,你的财富比绑在祭祀场上牛羊价值的总数高多少倍?”

“尊者,不止千万倍。”



“婆罗门,这样说来,我比你更富有。”

“确实如此,尊者。”婆罗门附和道。

“聪明的婆罗门,释放绑在祭祀场上可怜的牲口,把我绑在一个桩子上,用我的血来祭献天神。当你贡献了更有价值的牺牲品后,你将得到天神的更好保护。你听到了这些牲口凄惨、悲哀的号叫了吗?割断它们的脖子,血染祭场,你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福报呢?你说给我听听,举行如此残忍野蛮的祭祀,你又会从天神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利益呢?我可以告诉你由此而产生的后果。聪明的婆罗门,这些千万头无辜的牛羊,犹如农民的子女,对农民有很大的帮助,而你却无缘无故地屠杀它们。这样,你妨碍了农田耕种,必然会引起饥荒。为了祭祀用的树桩和帐篷,你们大肆砍伐森林,破坏了自然环境,所以大自然就不会及时行雨。成千上万为你效劳的奴仆,终究会因肆意屠杀的恶业,死后堕人地狱。聪明的婆罗门,假如有的话,请你举个例子,证明这惨无人道的祭祀给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带来哪些利益?”

“尊者,用来作牺牲的动物死后会升天堂,这不是恶。”婆罗门说道。


“婆罗门,你举行祭祀是为了送这些动物上天堂,还是为了你自己获得利益?”

“尊者,这两方面都有。”

“婆罗门,你有子女吗?”

“有,尊者。”

“你希望把他们送到天堂吗?”

“是的,尊者。”

“这样的话,婆罗门,如果被用来祭祀的牛羊会升天堂,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子女绑在树桩上,割断他们的脖子呢?”

婆罗门久久无言以答,最后说道:

“尊者,自古以来,国王、贵族以及博学多闻的婆罗门都举行祭祀活动。祭祀以后,国家兴旺强盛,人民健康安乐,名誉和财富广积有余,国王会成为凯旋的得胜者。”

“聪明的婆罗门,那些高声念颂祭祀文的人,是那些以祭祀为职业的婆罗门,而你却盲目地追随他们。假如说,敌对双方发动了战争,两国国王都举行大祭,但事实上,只有一方会赢得胜利,而另一方必然失败。这样的话,战败国王的祭祀结果是什么呢?你能振振有词地说,由于祭祀,得胜的国王取得了胜利吗?仁慈友爱的神不会赞同以屠杀生命的方式而举行祭祀的。”

“那样的话,尊者,什么才是我能给予神的最好奉献呢?”婆罗门带着一种斗败的语调问道。

“婆罗门,你能给神的最好奉献,就是释放这些被绑在树桩上等死的牲口。”

“尊者,我可以这么做,但是,从今以后,我在婆罗门的社会地位就没有了。他们将会憎恨我,侮辱我,甚至摈弃我。”


“婆罗门,从执迷不悟之徒中得到的利益又有何用?你对这些可怜的牲口开恩示情以后,慈善之人定会尊敬你,你将得到仁慈天神的赐福。”

“尊者,既然如此,我就释放为祭祀而准备的所有牲口。”婆罗门说道。随着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的一声令下,所有被绑在桩上的牛羊全被解开,它们一下子朝四面八方逃命而去,不敢在祭场停留片刻。那个穷农夫的三头牛一直眼巴巴地望着它们的主人,当它们被解开之后,它们像箭似地奔到它们主人身边,不住温柔地舔着他的身体。

佛陀对婆罗门说道:

“婆罗门,你看,刚才还在恐惧中挣扎的牲口,一旦获得了自由,跑得多欢快呀。你是一位善德之人,你做了一件大功德,你将会快乐,幸福。”

“尊者,像那些获得自由的牲口一样,我也获得了解脱,一切邪念和迷信都从我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尊者,您到底是谁?”

“善良的婆罗门,我是乔达摩佛陀。”

本图文来自蕴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