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5

  影片《攀登者》唤起我的记忆,仿佛我就在银幕的某个角落。

  2014年9月,我投入一场近乎疯狂的旅行。年过五十,一个人,去雪域高原,去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

西域18个昼夜,许许多多的故事。先说说去珠峰大本营的趣事、囧亊。


  珠峰大本营是为观看珠峰核心区环境而设立的生活地带。据说我国在日喀则所属的定日县境内有南坡、北坡两个大本营,北坡观赏角度更佳。我前往的是与珠峰峰顶直线距离19公里北坡大本营,也就是后来电影《攀登者》里的大本营。


  进藏九天,丝毫没有对高原景色的审美疲劳。越野车早7点出发,从日喀则到珠峰大本营9个小时,我手持相机没有半点倦意。

  前半段路途穿插着草原陪伴,时常见到牛羊成群,也偶见露营的队伍。

  约中午时分到达珠穆朗玛峰国家公园北大门。

  此时距离大本营尚有102公里。

司机师傅说,前方的路更难走,还需4个小时。

  加足马力一直向上。

  果不其然。往前一段,渐渐没了路。

满地的石子。司机选择相对平缓的车辙前行,我们却还是左右摇摆、上下蹦哒。

  继续前行,便上了车轱辘辗出来的路。

  未辗或辗的少的地方,满是不知名的野花。旷野中,花儿用力展现出勃勃生机,无论是否被关注,始终微笑着迎来送往。

  终于,终于看到了如佛一般端坐着的珠穆朗玛峰。此时接近下午5点。

一阵欣喜,一阵激动!

  热血正待沸腾,司机师傅却说,如果进不去大本营,只能在绒布寺停留。各位做好准备!

天呐,怎么不早说呢?

绒布寺海拔4980米,距离大本营还有3.3公里,也是观赏珠峰的最佳点。可是,说好的是去大本营!

  还好还好,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司机也电话联系好了将要住宿的帐篷。

  大本营是一块方寸之地,所有生活设施、用品、食品均从低于此处近1000米的山下运来,能容纳的人数极其有限,因而也就有进不去的可能。

放眼望去,约有20多顶帐篷排成两排,中间一条宽阔的走道。两侧还有一些摊点,有氧气、衣物、手电等用品出售或者出租。车辆大多停放在帐篷后方,两侧也有一些。送水和食物的车辆比较靠前。

  尽管做好了条件非常艰苦的准备,不得不说,大本营的环境比想像的更糟。

  缺水,有办法;脏,有招数;晚餐,自己做;冷,能对付。可是可是……那洗手的问题,真叫一个……难!难!难!


拍摄这张图片的位置,是帐篷背面约30米处用两块布遮挡起来的厕所的门口,里面是用石头垒起的两组、四个台阶,每组踏上两脚便成了蹲坑,而坑的底部就是地面。没人相伴不敢去,有人相伴也不想进。可是人有三急啊!捏着鼻子……

  这间帐篷里,住着帐篷的主人——一位藏族帅小伙和他的“厨师”姐姐,还有就是除司机外的我们一车人——我和一对夫妻及一对情侣。我睡在门口处的单人炕上,那两对四脚相对在进门的右侧。

  那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亦或是无眠之夜。

傍晚时分,两位能干的旅友妹妹把“厨师”当成了徒弟,用仅有的土豆、包菜、生姜、鸡蛋四种食材和有限的食油、食盐、胡椒与矿泉水,做成了像模像样的几道菜,配上加热的馍馍和自带的酒,让五湖四海的我们有了家的感觉,尽情地又唱又跳,差点踢翻了炉子。

时辰渐晚,寒气袭人。帐篷里的男男女女早早地各就各位。不久,此起彼伏的鼾声便一浪高过一浪。

  手机信号弱,发电机有限的功率限制了照明。显然酒没喝好,耍单的我毫无睡意却又无事可干。想与房东姐弟聊聊天,又不敢起床惊动那两对夫妻和情侣。

和着厚厚的毛衣毛裤裹紧棉被,听着帐篷外的动静一点点减弱直至消失,伴着呜呜的风声和啪啪的门帘声,数着一秒一秒的时间,盼望着新一轮太阳快快升起。

夜越来越深。本以为就这样捱到天明,不料……后悔多喝了一杯热水。

悄悄地披上房东的大衣,轻轻地掀开门帘走出帐篷。

真感谢多喝的这一杯热水!

什么是月明星稀?谁说月明一定星稀?此刻是2014年9月28日凌晨,农历9月初五,仰望天空,月光皎洁,星光灿烂,像极了繁华商业街的灯饰,触手可及。那一轮饱满的月牙带着满天的星星像一位老师弯腰牵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孩子。

  然而……然而……本想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一旮旯免去30米外不愿不想不敢去的地方,可这亮如白昼让人无处可藏。

总算听到一声咳嗽。于是,一位不认识的先生,在90度直角的另一边,为我站了一次岗。

后来,后来的时钟好像越转越快。

  从大本营乘环保专车前行4公里,才是真正的珠峰观赏胜地。游客只能止步于此,继续往前就是探险,须满足探险条件并交纳不菲的费用。

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处于海拔5200米的正是此地,而大本营的海拔高度是5154米。

  我来了!我一定要在这海拔5200米、高度仅2米左右的纪念碑旁打个卡!

  可是,又是可是。云雾弥漫,珠峰躲起来了。

任由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友们一次次呼唤,这个早晨终没露出它新一天的真容。

  等待约一个小时,我和戴着面纱的朦胧的珠峰合了个影。今天的珠峰金顶无望了。

  环顾四周,云雾忽而下沉、忽而飘起,带来风光无限。

  周边地面上有许多的玛尼堆,不知是当地藏民还是游客所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以求赋有灵气的石头保佑和庇护自己。

  有的码尼石上刻有佛经和佛像,还有用小码尼石摆放成文字。类似love这样的文字应该是游客在互诉衷肠了。

  坡上放有“中国公安边防”的字样,坡下有边防哨所。提示着我们站在祖国的边防线上。

  返程途中遇到像在电影电视中见过的藏羚羊,司机师傅告诉说,这不是藏羚羊,是一种叫藏羱羚的动物。

  往返途中常常遇到骑行者,且独行者甚多。真佩服他们的勇气。相比之下,似乎自己并不够疯狂。

刚刚了解到,从2019年1月起,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绒布寺以上核心区域旅游。

庆幸自己五年前己往前多走了两步。



完成于201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