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苏黎世

       说到苏黎世,在我的脑海里总闪现出是银行、军刀、钟表和巧克力,还有永久中立国。现实中的苏黎世市位于苏黎世湖的北部,利马特河蜿蜒穿过市区的中心,将城区分成东部和西部,即右岸和左岸两部分。它作为瑞士第一大城市,是瑞士联邦的经济中心和最重要的金融城市,也是世界主要证券交易中心之一。

      苏黎世的重要商场、银行等大多位于利马特河的左岸(西岸)。左岸的街巷中,白天到处是逛街的人群,到傍晚商店关门后,就安静多了。两座重要的教堂,即圣母大教堂和圣彼得教堂都座在左岸。

       夜晚的苏黎世,人们几乎都是集中到了利马特河右岸(东岸,又称作“下村”)的街巷中,夜间右岸的街巷里到处是餐馆和咖啡馆,一个挨一个的餐桌布满了街巷的两侧。画廊和著名的双塔教堂(格罗斯教堂)也在右岸。七、八月正值旅游旺季,当我们8月5日漫步老城时,对所说苏黎世白天的安静,实在没能够体会到,只发现到处都是人,大有身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的感觉。

       利马特河右岸的格罗斯大教堂,是苏黎世的地标性建筑物之一。这座罗马式风格的教堂始建于公元1100年,几乎所有介绍瑞士苏黎世的画面上都可以看到它双塔的身影。格罗斯大教堂因双塔和曾经主持过该教堂的茨温利而著名。

      尔德里希·茨温利于1519年成为格罗斯大教堂的世俗牧师,他发动了瑞士宗教改革,从此便由苏黎世推及到整个瑞士。在瑞士宗教改革期间,茨温利曾在格罗斯大教堂大力提倡“工作不忘祷告”。正是由于茨温利在苏黎世的影响,今天的苏黎世也被称作“茨温利市”。

       紧靠利马特河的左岸河边,十三世纪建造的圣母大教堂,以世界上最有特色的彩绘玻璃画而著称。掩映在街巷中的圣母大教堂,让我们找起来费了一番功夫,它是被街巷和商店包围着,稍不小心就错过入口。

       圣彼得教堂也是建于十三世纪, 在教堂的罗马式钟塔上,可以见到全欧洲最大的钟表盘面, 直径达8.7米。 我们走进圣彼得教堂,里面没有见到游人,祭坛上摆放着鲜花,刚刚举行过葬礼仪式,教堂内部简洁、肃穆的装饰,与我过去所看到的教堂图片形成鲜明对比。

       在寻找圣彼得教堂时,我们走到了据说是苏黎世最早的一处山丘,这是一处市民休憩绿地,从这里可以俯瞰利马特河的右岸。在绿地西侧的地面上,专门用石板铺设有两块四、五米长、两米多宽的国际象棋的大棋盘,上面摆放着石头磨制成的棋子。正值正午时分,我们看到了穿着衬衣、扎着领带的白领们,一边端着盒饭吃着,一边还聚精会神地下着象棋呢。

       走在苏黎世的街巷,到处飘扬的红底白十字的瑞士国旗特别引人瞩目,后来去瑞士中部山区,途中经过的市镇和村落,也是随处可见十分醒目的瑞士国旗,瑞士人的爱国情怀由此可见一斑。苏黎世大大小小的老街巷,有的十分狭窄,仅可容两人错肩而过,这些街巷的地面一般铺设着经过图案设计的铺路石。

       苏黎世市区内的雕塑很多,一般都布置在街巷中的小广场上,几乎都被设计成水流不断的水池的形式。这些街头雕塑,大多取材于希腊神话传说故事,以希腊神话人物雕像为多,还有的一些雕像,大概是属于民间传说或历史名人。苏黎世的街头塑像,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造型体态都不大,小巧精致,栩栩如生。许多雕塑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塑像上面的绿苔和斑痕印证了历史的沧桑。

       我们住的宾馆在利马特河的右岸,紧靠着苏黎世夜生活最热闹的街道,在这条街道上,咖啡馆、餐馆、酒吧、夜总会一家挨着一家。夜幕下的苏黎世,人群似乎全拥到了右岸的街边巷尾,每一个咖啡馆或餐馆都坐满了人。司机小东给我们解释说,这种夜生活的情况与柏林相似,德国、瑞士等国家,冬天夜长寒冷,人们猫在屋里熬过严冬后,夏天只要天气允许,大家尽量要在外面多呆一些时间,充分享受夏天的长日。

       苏黎世是世界上消费指数最高的城市之一,据说仅次于加拿大的温哥华,排名世界第二。我们住的宾馆属于老城区中心的三星级酒店,房间很小,12个平米左右,室内设施大概只能和国内中档连锁酒店相比。在这家酒店的普通单人间的价格为159瑞士法郎(相当于97欧元/730元/人民币),含有简单的早餐。

       苏黎世是那些喜欢奢侈品的人的购物天堂,高档百货商店和名牌专卖店分布在市区的各个商业街上,尤其是以火车站对面的班霍夫大街最为有名,世界上最有名的高档品牌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可惜时间有限,我们在苏黎世期间一家百货商店和专卖店也没进去。尽管我们没有任何想要消费的欲望,但若有时间的话,到这些高档商店里面去逛一逛,体验一下那种十分舒适的购物环境,也应该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按照苏黎世旅游局《苏黎世城市指南》 (中文版)介绍,苏黎世现有城市居民37.1万,其中外国人占30%。苏黎世人主要说瑞士德语,这种瑞士德语如同我们国内的各地方言一样,也不是都能够听懂。瑞士通行的官方语言有三种:即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而英语则是大多数人都能够使用的。

       虽然贵为瑞士的大都会,但是纵观整个欧洲,无论是从土地面积还是从居住人口来说,苏黎世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它的面积仅相当于北京的二百分之一,与周边国家的大城市相比,如巴黎、柏林,它也是绝对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样浓缩的规模非但没有抹杀它的魅力,反而借助其独有的天时地利人和环境,彰显出了自己的个性。

       苏黎世的主要景点都集中在距离市中心火车站附近,以及利马特河边。瑞士属于多山国家,行走在苏黎世市内就是上上下下一个接一个的迷你山坡。市区范围很小,从A处到B处往往都有直达车,步行不会超过20分钟。

       每个人都抱着各自的理由穿行于这座城市。或许是穿梭于维也纳和巴黎之间寻找一个驿站小憩片刻,细细回味哈布斯堡家族曾经的辉煌,酝酿着如何招架凡尔赛宫的霸气凛然;或许是为了圆一个多年的梦想,亲身来到国际足联总部,与大力神杯合影留念;或许是想在班霍夫大街逛遍名牌专卖店扫货;亦或许只是踏着碎石子铺上的小山坡,一路走在利马特河两岸的旧城区,欣赏建筑和雕塑。

       苏黎世的魅力在于它的海纳百川,在这里你可以碰到来自世界各地各种肤色说各种语言的人,充斥着这个年代久远同时又朝气蓬勃的城市。在这里你永远不会觉得无聊,无论是有古典情怀还是有现代情结的游客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共鸣。

       每年这里都会举办无数的演唱会、演奏会、歌剧,让人目不暇接。夏天,可以从这里坐车去周边的山上踏青郊游。到冬天,可以在城市任何一个角落欣赏雪景。作为瑞士第一大城市的苏黎世不像巴黎、柏林那样宏大而张扬,它只是一直静静的躺在苏黎世湖边,用它独有的风景吸引并迎接那些懂得欣赏它的人们的到来。

       苏黎世是个为中世纪与现代化相结合的城市。市内还有中世纪时期的教学尖塔、古堡、喷泉;利马特河两岸有许多现代化的住宅、旅馆和饭店等。苏黎士湖犹如一弯新月倚在市区的东南端,蔚蓝色的天空映着碧绿的湖水,片片白帆摇曳着湖上的云彩,郊区的山谷绿草如茵,林木葱茏。

      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街道,全长1.4公里的大街始建于公元前15年罗马统治时期,罗马人在苏黎世湖畔建城,它便开始发展成为兴旺的商贸中心,成为全城最繁华、最昂贵的街道。沿着街道你可以找到瑞士最高档的商店,这里拥有从最顶尖的服装设计师到鞋子、皮毛、首饰、瓷器和珠宝等高档选择,当然,还有瑞士手表。

       苏黎世湖湖水清澈见底,颜色绿如蓝,水面上泛着金光水波,如同大海一般。苏黎世湖允许游泳,有些人换好泳衣,乘着脚踏船,到湖中央跳下水游泳;在苏黎世湖面上,还住着一群特殊的景观——天鹅。这些美丽的、优雅的小动物时不抢夺着游客给的食物。

       苏黎世湖边还有许多气派的古典建筑,壮观而精美。街道上的有轨超长电车穿梭行驶,湖边的步行道上孩子们嬉戏,给人一种洒脱从容,大气镇定的感觉。她在欧洲及世界上的地位决定了她的奢华,但这从容大气的镇定,却给世人一种低调的风情,真让我惊叹不已……

       写于2019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