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风是丹桂的帮凶,将香气四散在空气中,鼻息里的馨香,让人沉醉不已。


只想枕着这股子甜蜜,安然入睡,就像《红楼梦》里醉眠芍药茵的史湘云一样,单纯美好,不管不顾。


这个时节,走到哪里,都能在一片绿意里,找到那如星星般点缀的小黄花,有的含苞像黄色的小绒球,娇憨可爱;有的绽放如娇羞的姑娘,乖巧讨喜;也有散了香气落在泥土中的小朵子,惹人怜爱。


阳光洒落的时候,鸟儿也跟着歌唱,那歌声仿佛在为诗词谱曲,雀跃又欢愉。偶有斑斓的喜鹊,落在开满桂花的枝丫上,远远望去,若一副淡然素雅的工笔画,清新脱俗,别有韵味。


近处的杏树也有着灿黄的焦灼,好像等不及深秋,想立刻和这香气一起,成熟。

我每一天都在这季节里守候,守候着秋的影子,一点点浓郁,从颜色到味道,弥漫在荒野田园,四散在车水马龙。从白露为霜,到中秋月圆,眼看着河边的蒹葭开出花来,风过处四下雪白,让人忍不住抛水秀起舞。

抬头看着天光的变换,云朵的聚散,高远、澄澈,心也跟着一同遨游在九霄。偶尔有鹤影掠过,诗意也跟着翩飞,真应了那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如此,壮阔、豪迈,像极了我最喜欢的性情。

虽说春有百花,我却还是偏爱了秋色。喜欢那绿意一点点变成暖黄或醉红,喜欢芦花飞雪,喜欢晚霞缤纷,喜欢丹桂的香气,菊花的清瘦,爱极了这季节里的一切光影,从清晨到日暮,从朝霞到星空。


喜欢秋风的温凉,秋雨的清冷,不能在田野里撒欢时便在闺房里煮茶,看着窗外的风雨,将万物染上秋色,啜一口清茶,将茶香在嘴里晕开,仿若偷来的一刻闲暇,欢愉不已。


喜欢秋月的皓朗,秋光的暖黄,在这个季节的温柔里沐浴夕阳,看橙日一点点躲进森林。暮色四合,明月高悬,便煮一缕月光暖酒,晕开白昼霜华,再枕香入眠,一夜安然。

清晨醒来,风透过窗棂,拂过脸颊,伸一个大大的懒腰,新的一天就这样到来。


真好,我还在秋天里,还在这片馨香里,满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