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赣县吉埠老桥上




一座长桥,守在草席贡芋主导的民生两岸

花在对面,傍水自照。竹笋长,剔空苦心


在赣县吉埠。三里之城,七里之巷

车马没有走远,老迈在桥面深刻的时间中


驿站的往事。一条平江缓缓,认得道路

经市井,过喧嚣,浑浊的余生不误入歧途


江水度我,羞于映带,用惯的澄明,潋滟

野旷低树,羞于放怀,用惯的繁茂,招摇


桥身老矣,像用前世的骨格与风月筑成

说不出的沉重。心念,小幅度翻腾的战栗


人们安于宁静,营生像河床平和的暗语

逝者如斯,但高铁将从这里寻找新的情节


远山静立,如佛,倒挂江水的禅杖

鸟鸣三滴,济世的桨,划梵音入世


草木丰茂,在去往秋天的路上,找袈裟

我空有斑斓的语汇,忘了说给岸上的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