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是祁连山最美的季节。由于高原的气候寒冷,到了八月,才是她的春天开始。大片大片的青稞地碧绿如毯,油菜花艳如织锦,铺满了田野山坡。靑稞草与油菜花青黄相间,在忽明忽暗的云朵下变换各种形状,交相辉映,绿的绿得深沉,黄的黄得厚重,耀眼夺目。阳光趁机从云缝里钻出来,把金色的温暖大把大把地撒向大地,云雾缭绕的山峦如新嫁娘一样披了袭红纱,低眉含羞,俏露若隐若现的芳容。草原上传来醉人的牧歌,萦绕入耳,久久不散。祁连山如梦如幻。

  出了西宁,不远处就是日月山,登山眺望,摸扶磨损的石阶,剥落的断垣,我想起一千多年前的一位女子,她也是沿着这条路车辚辚,马箫箫,由东西来,站在山顶上徘徊不前,东望长安路漫漫,龙钟双袖泪不干。在我的追思里,已看不清她的容颜,只知道远古的风已吹散她的头发,岁月的伤痕被她轻轻捧起成歌,流传至今。

  如果说青海湖是一位女子的明眸,祁连山则是她的眉间一枚柳叶眉。

  青海湖,四周雪山环立,白云悠悠,湖蓝胜海,像是天空坠落的一块蓝宝石,纤尘不染。站在湖边,陡起一丝风来,一剪波涌,耳边絮语,在道深深的心事,亘古以来,无人追逐的鸟儿,在寂寞中死去,无人攀折的花儿,在风中自谢,无人仰止的雪山,闭口不语。今无我来,你没有哭,你的眼泪早已交给亘古的思恋,不然,这满湖做琥珀般冰晶碧玉,如何才能凝緊,这该是你爱情最后沉淀的恣势。今天我走,伸手掬起一捧莹澈的湖水,想把落入湖底的白玉掬在手中,抓起你千年的相思,入我的梦境。你一如既往的绝望,不忍我的离去,我不是你最后走散的羊群,还有人继续,陪你在黄昏里,诉说淡淡的忧伤,同饮那盏清愁。

  出了青海湖,才确定自己走出一个梦境,却连着另一个梦境。沿着312国道继续西行。车窗外寂寞的群山向我袭来,翠峰如簇。乌鞘峻远远在望,一座灰白色的山峰耸立云宵,奔若苍龙,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像位顶天立地的将军,时而回首,缅怀西出阳光,勒马天山的万丈豪情。时而眺望,那莽莽苍苍的青藏高原,犹如大海,那山连绵不断,一座比一座高,一波接一波涌来,那河弯弯曲曲不择东流,独立特行,折回西去,那戈壁黄沙漫漫,无涯无际。

  如今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烽烟己经远去,纵是人间惆怅客,也眉不请你饱经沧桑的容颜,曾径的铁锁铜关,不闻陇头马嘶,不见金戈辉映。只有远古的风在叹息,依然感觉你的存在,在沙沙的落叶声中,听到了你的足音,在时光的河里,看到了你的英姿,在夕阳斜照里,看到你的背影。如今处处是桑麻,在这片战神横槊赋诗的土地上,鲜花似海,四周潜伏茂如繁星的毡房,泉水一样的清风,白玉一样的河流,云朵一样的牛羊。剽悍的匈奴儿女,早就融入华厦民族,眼前这蔚蓝的天空就是她们最佳的粉底,这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就是她们最美的胭脂。

  下了乌鞘岭就进入达坂城。在这里天是高的、蓝的,地是宽的、绿的,河水如带,蜿蜒而去,小城躺在深绿浅黄中哂着太阳,擦身而过的达板城的女子,风情万科,媚眼随羞合,丹唇逐笑分,却弥漫着居家的味道。我的心是宁静的,在这里,没有拘束,没有猜忌,随意地落在她们的身上,放松的心灵如一片闲云悠然。

  达板城,想起一首歌来,“达板城的姑娘,辫子长啊,两个眼睛真漂亮”。真作一个落魄的诗人,就住在达板城里,寻一份爱情。牵一位达板城的姑娘,领着她的妹妹,在一个没有油漆的原汁原味的村子,依山而居,临水而妆。晨曦时看风缓缓地吹过她的头发,溪水潺潺流过她的脚趾,晨雾柔柔地打湿她的睫毛。黄昏,偎依她的身边,嘴里銜看一枚青草,吸吮来自草原的芬芳,领略无边的风景,数着有白有花又有黑的羊儿,任她的鞭儿轻轻抽打在这身上。坐到星夜,只剩天心一月,远方疏星几点,残灯几闪,闻着她如花的体香入眠,让灵魂另窍,身由放纵,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穿过幽幽的达板山隧道就到了门源盆地。门源盆地北依祁连山,南邻达板山,西起永安城,东到玉隆滩。一望无际的盆地,有大雪山作衬托,在高原深蓝的天空下,油菜花镶嵌浩门河的两岸,青稞田点缀其间,静静地展现自己的妩媚,如同人世的绝色美女,让我目光有些呆滞。良久才回过神来,放眼望去,在蓝天、白云和雪山下,静静的浩门河串起一座座村庄,一片片田野。田野青稞绿油油,菜花金灿灿,铺天盖地。村庄烟柳如织,白云缭绕,如一幅如梦如幻的山水画卷,绝不是那种“满地尽带黄金甲”所能比拟的,再怎么堆砌词语都不能尽数它的美丽。

  浩门河象条滑溜的小蛇躲在花海里潜行,河的两岸田头溪边,水晶花、马莲花遍圾开放。田野间这里一片翠绿,那里一丛淡黄,美不胜收。年轻的女子们如穿花蝴蝶翩翩,飞落其间,扬起串串笑声,笑声伴着潺潺流水,奔依向远。黑白相映的牛儿、羊儿悠闲地徜徉在田埂、路旁的草地上,偶尔向路人睨眸一眼,发出“哞哞,咪咪”的欢鸣,热情地招呼游人。真应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那句诗。

  领略完这片闲草野花,将遐思收回,转入万顷金黄,整个门源盆地油菜花一望无际,仿佛披了一层金黄色的战袍,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兰色的,绿色的,黄色的交融在一起,伴着阵阵花香带着宏大的气势扑面而来,那种震憾人心的美丽是无法形容的,让人那么爱,又那么恋。这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又何止香满十里,整整绵延了一百多公里,香气熏透了整个门源盆地!

  车过门源盆地,沿平缓的祁连山脉一路向西,路旁的小村庄里一间间红砖屋,白色的毡房点缀在青黄两色之间,简单又可爱,屋舍前后几株葱郁的小树和那绿油油的青稞田在微凤中掀起层层绿浪,显得鲜活而灵动,令人赖羡。此时的祁连山,宛如童话世界,让人恨不得马上停下车来,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去拥抱这片片金色的海洋,挥笔描下这幅天上人间和巨卷,记录下这片波澜壮阔的奇观。

  今夜,我真的要走了,真的要走了,不带一片云彩,不留一缕花香,不藏一宿浅醉,不是再见。别了,梦中的祁连山,我走了,留下整个的你,你会记得夕阳下那串笑容,花丛里深藏的那枚依恋,毡房前那株瘦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