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苏光辉,生于1909年3月初五,湖北省宜昌县北乡苏家堡人氏(现在是夷陵区苏家河)。1918年因家庭贫困,父亲随爷爷奶奶从乡下来到了宜昌城。来到宜昌城主要靠卖青果,给別人挑水卖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1921年父亲十三岁时,为了今后的生活,学石匠三年,出师后靠石匠手艺生活。1925年的一天爷爷在河里挑水,被国民党军队拉夫挑担子 ,担子挑到南津关时,爷爷年老体弱挑不起担子,被国民党军队用枪打死,至今下落不明。

1940年6月12日,日本军队占领了宜昌城,宜昌沦陷了。这时父亲正在南津关三遊洞冰厂做工,冰厂被迫解散。父亲失业了,不能回宜昌城,拖家带口逃难到了兴山县,在兴山靠石匠手艺维持家庭生活。宜昌沦陷以后,国民党75军驻扎在兴山县阻击日军向重庆方向挺进。兴山地势险要,山高岩石多,75军挖战壕,建工事很困难,这时75军需要石匠教技术。75军工兵营长找当地保长要石匠,保长当即就推荐了我父亲,营长找到父亲面谈,在营长的压力下,父亲就答应了。父亲休息了两天以后,由两个枪兵押着物资和父亲从牛坪垭来到了水月寺。水月寺是国民党二总部第六战区,离日本军队很近,当时我母亲也在牛坪垭,离敌战区只有十里左右,父亲就这样参加了国民党75军工兵营。父亲在水月寺住了几天后,父亲就带了三十多个兵到了张家口,担任了石工工长。父亲带的兵都是从75军抽调上来的 ,主要教他们学习石工技术。带他们挖掩体,打洞子,建炮台,在南边修公墓,埋葬与日军作战牺牲的将士们。为了家庭生活,营长答应每月给父亲二十块大洋。营长为了父亲的薪水,把父亲由工长升为上士工长,后又提为准尉工长。在珠宝山一带,国民党75军与日本军队作战很惨烈。在筛子包为了破坏日本人的作战工事,因为工兵没有完成任务撤回后,营长就派父亲去把敌人的工事炸掉。营长带队共六人,来到敌人的工事旁,想办法偷偷地把炸药包用竹筒子夹着,然后用滚子滚到敌人的工事里,再用导火线引爆雷管和炸药,就这样炸毁了敌人的工事和碉堡,又消灭了敌人。

为了消灭珠宝山的敌人,营长派父亲去打炮眼,炸掉日本人的工事。父亲立即带了几个士兵,来到珠宝山离日本工事很近的地方打炮眼,如果直接打炮眼声音一定很大,容易被敌人发现,会造成人员伤亡。父亲只好想了一个办法,把钢筋头子用鞋底板包着打,敌人没有发现,这样很快地完成了任务。通过这次作战任务,营长都很满意,给父亲由准尉提升为代理队长。

1941年1月,父亲在兴山大峡谷,牛坪垭,张家口一带,配合75军预备第四师工兵连建工事,挖战壕。1943年又调兴山大峡口,配合75军工兵营第一连在巴东修建招待所和备服厂,营房半年。后又调到兴山大峡谷修建周岩招待所共五个月时间。1943年12月,又调到雾渡河岔道口第六师修建公墓,由六师熊正英指导公墓修建。1945年2月,又换了一批学徒后,又调到白木坪挖战壕一年时间。1941年5月,75军在雾渡河,第32军14师在黄花场分别建立抗日阵亡烈士纪念碑,以志不忘,抗日有功将士。1945年8日15日,日本人宣布投降后,宜昌解放了。国民党75军进驻宜昌桃花岭。父亲随75军工兵营回到了宜昌,父亲在桃花岭修建院子墙,那时院子墙都是石块砌的。1945年12月,国民党75军调离宜昌时,父亲以请假为由,经营长批准后,就离开了国民党75军工兵营。

1949年7月16日,解放军打到宜昌,国民党军队战败,宜昌又解放了。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了。1950年父亲参加了石业工会组织,从此父亲有了一个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家庭生活有了保障。

1958年正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全国大跃进开始,正在大办钢铁,由于父亲工作积极肯干,不分昼夜修筑炼钢炉等工作。三月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曾多次受到了表彰和评为先进工作者,被组织送庐山休养。1973年,父亲在宜昌市基建四团工作,已经是64岁的老人了,多次申请要求组织上办理退休手续,当时文化大革命还沒有结束,办理退休早已停办,当时还没有恢复,父亲退休办不下来,只好继续烧锅炉,给单位职工供应热水。1973年5月2日凌晨4时左右,因锅炉爆炸不幸因公殉职,享年64岁。父亲1940年至1945年,在兴山县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国民党75军工兵营,为75军培养了许多技术士兵。带领士兵挖战壕,建炮台,修工事,掩埋与日本军队作战牺牲的将士们。

曾多次带领士兵炸毁了日军的碉堡和工事,又消灭了敌人。父亲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不少的贡献,也是值得我永远怀念的中国军人,也是一名抗战老兵。2015年6月12日,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把父亲在兴山县抗日经历写成稿件,报送到三峡商报给予了报到。还将父亲的抗日笔记,我写的家庭回忆录,在援越抗美牺牲的中国及宜昌军人名册书籍,已存放在宜昌市档案馆永久保存。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原始笔记

这是父亲的调查介绍信

这是父亲的调查证明材料

这是父亲的调查证明材料

这是父亲的调查证明材料

这是宜昌市挡案馆收藏证书

这是宜昌市档案馆收藏目录

这是宜昌市档案馆同意收藏的决定

1964年,美国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并向越南开战。美国派军用飞机侵略中国南海地区和云南,在广西上空投掷导弹,严重威胁了中国的安全。越南胡志明主席来到中国,请求毛主席支援,毛主席答应了。1965年6月至1973年8月,中国先后派出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部队,总计32万军人,支援越南抗美作战。

1969年3月2日,苏联军队入侵中国珍宝岛,与我国驻守的解放军发生了武装冲突,并制造了流血事件。在这种气氛紧张的环境下,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1969年3月,我们宜昌新兵近百人在湖南省耒阳市紧张军训一月后,脱下绿军装和帽微领章,换上灰色的国防服,于1969年4月15日乘火车来到了广西中越边境友谊关,很快宣誓后,乘部队军用汽车进入了援越抗美的战场。

到越南驻地后,我被分到中国后勤部队一支队二大队四中队十四分队。也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二师六团四营十四连。刚到连队我们新兵要学会简单的外语,要会和越南人简单的打招呼及礼貌语言。如抓到美国飞行员,先要喊,缴枪不杀,举起手来的简单英语。刚到部队.我们住在越南的河北省北江市郊一个村子里,与老百姓相邻。我们每个班旁都有一个躲飞机的防空洞,是用钢轨和枕木搭建的,上面是用泥土和草来伪装。我们部队两次遭遇过美机的袭击轰炸,一次敌机轰炸,一老兵没有急时躲进防空洞而不幸牺牲,还有四名老兵在枪修排除定时炸弹时,炸弹突然爆炸而光荣牺牲。

部队为了对新兵进行国防教育,认清美国在越南犯下的滔天罪行,组织我们新兵到江北市区进行了实地查看。我们亲眼目睹了这座城市被美国军用飞机轰炸后,所有的建筑屋被炸毁,成为了一座空城,到处是躲美国飞机的猫耳洞和壕沟。

我们刚到越南,把剩余的钢轨和枕木装上火车运回国内。抢修了被美国飞机炸坏的铁路和桥樑,在越南抢修了浦位七号桥,白丽十一,十二号桥。越南的夏天天气非常炎热,太阳象火一样烤在每个战士们的险上,每天在四十度以上的高温下施工,每个战士的脸上都被烈日晒脱了一层皮。有时天气变脸,就打雷闪电,顷盆大雨淋湿了我们的衣裳,太阳出来又烘干了我们的衣裳。有一天部队帮助村里老百姓割水稻,这天我也参加了。我卷起了裤腿正在割水稻,这时一个越南妇女看见了我腿上巴着一条很大的蚂蝗,她用先准备好的白药水,用棉棒沾了一点药水在我的腿上,蚂蝗很快从腿上掉下来了,这时我看见腿上流着血,才感觉到腿上有点轻微的疼痛。在越南部队要给我们每个战士进行保密教育,部队的各种报刋杂志,黑板报,墙报及个人信件等,都属于保密范围,一律不准对外泄露。越南正是战争时期,国际形势斗争复杂,敌持分子不断渗透,妄想搞破坏活动。美国侦察机经常在北越上空侦察地面情况,搞情报为轰炸北越作准备。有时我们部队的大小汽车被美国飞机跟踪遭到袭击,与敌持分子渗透分不开的。有一次支队传达中央九大文件精神,我们乘车来到支队,由于怕美国飞机轰炸,就在支队挖的山洞里听传达中央九大文件精神。

我们部队转到越南浦位施工时,我们班住在山坡上,周围都是森林,经常听见青蛙的惨叫声,就知道青蛙被蛇咬住了,成为蛇的一顿饱餐。一天我在班里值班,正敞在床上看铁道兵报,突然听见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在响动,这时我很快下床站了起来,看见一条一米以上的大蛇在床上爬行着,当时我吓了一跳,蛇也被吓得很快卷在屋里一根竹柱子上,蛇嘴不停的向我吐舌头,我很快的从枪架上拿了一支56式的半自动步枪,用枪托使劲拍在蛇的头上,蛇很快的从柱子上掉到地上没有动了,我将蛇打死后,才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条蛇是否有毒。在浦位我们捡到台湾国民党的宣传小卡片,上面印有庆祝国民党双十节,他们不敢把卡片直接交给我们,就把小卡片丢在我们经过的路上,越南小孩捡到卡片以后就交给我们中国人。这件事反映到连部以后,连部很重视,全连集合,要求每个战士要提高警惕性,防止敌人搞破坏,搞渗透,以后捡到这类卡片,要上交连部处理。浦位地形,往来人员都很复杂,又是森林又是山,连部和各班排居住较为分散,连部要求晚上各班排特别提高警惕性。晚上站岗由固定哨改为流动哨,两人一班,要有接头喑号,换岗时要对暗号,对准后才能换岗。在浦位由于全连战士警惕性高,还没有发生过任何情况,顺利地完成了施工任务。有一天下午从施工快到住地时,有一棵树上掛着蚂蜂窝,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穿着有条纹的海军衫,这时一群蚂蜂向飞机一样向我扑来,还蛰了我几下后又飞跑了,不一会我的头部和胳膊都肿了,连里卫生员很快给我吃药打了消毒针后,没有多久就好了,大家知道后,这件事都把他们逗乐了。我们在浦位抢修桥时,没有水烧开水,只好在被美国飞机炸的弹坑里取水烧开水,解决了大家喝水的问题,弹坑很深很宽,象个大池塘。在桥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寺庙,美国飞机也不放过,把寺庙炸为平地。有一天是星期日全连休息,我正站在连部的公路旁,突然听见越南军队发射高炮和导弹的声音,这时看见一架美国军用飞机向我们驻地飞来,飞机飞的很低,比树稍微高一点,飞机很快从我们连队飞过去了,也不知道这批飞机是几架,执行什么任务。

我们部队在浦位完成任务以后,又转移到越南宋化,主要任务是抢修被美国飞机炸坏的宋化大桥,离祖国更近了。一天我们连队在宋化大桥施工时,中午没有汽车给我们连队送午饭,连队就派我和一个湖南老兵给连队送饭。连部与施工现场较远,老兵和我用单轨车给连队施工送饭,用单轨车利用跌路送饭,不需要两人肩扛挑抬,推着单轨车在铁路轨道送饭,又快又轻松。刚推到宋化大桥车站时,我们不放心,怕火车来了出事故,就找到值班的越南人,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就用手比划着,问有没有火车从这里经过,他比划着回答没有,我们才放心的继续送饭。没有多一会一列火车向我们驶来,要想一件件的搬饭菜就来不及了,一旦出了事故就会车毁人亡,这时老兵和我就当机立断,不知突然那来的这么大的力气,两人很快把单轨车和饭菜抬出了铁路线外,这时火车很快地从我们身边飞驶而过,避免了一起翻车事故,没有造成国际影响。我们把饭菜送到了施工现场,看见全连战士吃上热呼呼的饭菜,我和老兵心里都很高兴。后来部队知道这件事后,给老兵记了三等功,给我进行了嘉奖。我们部队在宋化时,上级对我们每个战士的身体健康都很关心,越南的晚上蚊虫较多,睡觉时要用上蚊帐,晚上站岗时,有时还要戴上防蚊罩。有一次周边的越南人,被一种会飞的小白虫叮咬过后就死亡。上级通知每个战士不要随便外出,预防蚊虫的叮咬,做到自己保护自己,由于大家的预防,每个战士没有被这种蚊虫叮咬过。有一天在宋化大桥施工时,需要到连队拿工具,班长派我一个人去,我说在越南有规定,活动范围有限制,办事外出两人行,我一个人去办事是否违犯纪律,班长回答说不算违犯纪律,相信你会完成任务,因我是共产党员,这样我很快就完成了任务,还没有耽误施工。在越南我们部队每年要搞射击考核,我就在宋化驻地路口用空枪练习瞄准,这时一个越南妇女牵着小孩从公路上经过,她看我用枪瞄准非常害怕,我发现后,当即收起了枪,让他们过去了。因为越南長期遭受战争,老百姓不得安宁非常害怕,男人都上前线与美国军队作战,后方留下全是妇女和儿童,还有老人,还要防空袭,给他们心灵造成恐惧。1969年7月27日,我们下午从宋化大桥旋工回到连队,连长告诉我们三天内不要打球,打牌,唱歌等活动,这才知道越南人民的胡志明主席因病逝世了。有一天夜晚,为了抢修宋化大桥早日完工,战士们施工不分昼夜,一次在夜晚施工时,师长来到现场看望关心每个战士们,并和战士们一一握手,战士们心情都很激动,施工干劲特别大。有一天上午,我们在宋化驻地公路旁,看见了中国军车路过这里,车上面中国军人穿的都是越南军服,一看他们都是回国的部队,他们向我们招手再见,我们也向他们挥手欢送,车队走后,我们也想念祖国了。1970年初,我们部队接到回国的命令后,在回国之前,连队安排我们到越南烈士墓,看望了在越南牺牲的五位老战友。1965年6月至1973年8月,中国军队在越南进行防空作战,筑路,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任务,有1446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作战牺牲,铁道兵在援越抗美共牺牲的官兵352名,其中湖北省宜昌市在援越抗美作战中牺牲的军人就有几名,他们都来自秭归,长阳,宜都等地。因仲仲原因,援越抗美牺牲的烈士,没有运回国内,都埋葬在越南的国土上,遍布于越南22个省,市,57座中国烈士陵园。9月10日是烈士纪念日,由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来纪念在越南牺牲的烈士们。1970午2月1日,部队接到回国的命令后,胜利地回到祖国怀抱,沿途受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部队回国休整后,调陕西省紫阳县参加了襄渝铁路建设。

这是美国轰炸机在越南投掷炸弹

这是美国飞机炸毁的越南桥樑

这是中国铁道兵军人在越南抢修桥樑

这是中国军人在越南排除炸弹引线

这是美国飞机在越南投下炸弹

这是美国飞机在越南投下的钢珠弹

这是中国军人在越南活捉的美国飞行员

这是美国飞行员的投降书

这是援越坑美的参战纪念牌

这是越南政府给中国军人援越抗美颁发的纪念章

这是越南政府给中国军人参加援越抗美颁发的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