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河,最迷人的是她浓艳艳的夜晚!逛完夫子庙出来,到了秦淮河边,正是华灯初放之时……

此时的秦淮河,在沿河两岸成排的红色灯笼映照下,流光溢彩,游船在碧波上轻轻地游动,那灯火的流光倒影在河里,似红艳的绸带随着游船荡起的碧波,一波一波舒缓地在舞动着……只是游船画舫己没有了朱自清、俞平伯笔下的“桨声汩——汩,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这夜色中的秦淮河,充满了神秘躁动的气息,就像一位浓妆艳抺的新娘,骄躁地等待着迎娶她的心上人……

南京这个六朝古都,从来都不缺故事,秦淮河就像它的血液一样,在它的躯干上静静地流淌……

秦淮河被南京人誉为母亲河。这条河古称“龙藏浦”,汉代起称作“淮水”,唐朝时改称“秦淮”。唐朝诗人杜枚一首《泊秦淮》让自己名震朝野,也让这条河名扬天下。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杜牧是否太偏激了,一帮柔软小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也只是为了养家糊口。恨谁也不应该恨她们这些歌女。可恨的应该是南朝最后一个昏庸皇帝,那个多才多艺的陈后主陈叔宝。传说隋军大举南下灭陈之际,陈后主还有闲心在宫中与爱姬孔贵嫔、张丽华等众人玩乐。诗中大言不惭地写道:“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据史书载,陈王朝的灭亡的过程,也正是此诗在宫中盛行的过程。《玉树后庭花》原本是乐府民歌中一种情歌的曲子,让那个陈后主陈叔宝一填了新词,就变了味,这就像“后庭花”本身一样,原本花生江南,多栽庭院,盛开之时,树冠如玉,有“玉树后庭花”之美誉,结果活生生让陈后主给玷污了。从此以后《后庭花》就被称为“亡国之音”再也没有人敢唱此曲了。

从此,秦淮河流淌的就不是普通的江河水了。她流淌的是金陵兴衰的历史和文化,英雄美人,红颜倾国;才子佳人,诗词歌赋……

从此,她就被演绎成了“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这条名震天下的秦淮河,演绎了太多的历史传奇故事。这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传奇故事,引人入胜,早已远远超过了这条河的自然风光。

今天很多心驰神往、慕名而来的游客,到秦淮河看的不再是这条河水波光潋滟的靓貌风姿,甚至也不是夜色中这红艳艳的神秘灯影。甚至牵念的不再是万世师表的圣人孔夫子,只是在夫子庙古老文化遗存中享受现世繁华和充斥在大街小巷的各种美味佳肴。甚至在秦淮河的春楼画舫外嗅嗅香水胭脂女儿香气,就跟小兄弟吹午说我又在秦淮河享受过了,呵呵……

秦淮河,是皇亲贵胄才子佳人的乐园。遥想当年,秦淮河中飘荡的是六朝金粉的鼎盛繁荣,粉黛奢靡。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

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遥想当年,十里秦淮十里珠帘,华灯映水,酒家林立,画舫凌波,笙歌不绝,河水里倒映的是秦淮八艳的佳丽倩影。

梨花似雪柳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

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

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

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

遥想当年,垂柳依依的河岸两边,满是豪宅大院,那乌衣巷内出入的,都是贵胄王孙世家子弟。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转眼间,秦淮河水洗尽铅华,一场繁华一场春梦。

十里秦淮是金陵南京最繁华所在,是南京古老文明的摇篮。六朝至明清,世家大族多聚于附近,乌衣巷内王、谢两大豪门巨族鼎立,故有“六朝金粉”之说。这里能人辈出,范蠡、周瑜、王导、谢安、李白、杜牧、吴敬梓等数百位著名人物在这里独领风骚建功立业,谱写了千古传诵的诗篇。这江南贡院先后高中58名状元,走出了唐伯虎、郑板桥、文天祥、吴敬梓、袁枚、林则徐、施耐庵、方苞、邓廷桢、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陈独秀等历史名人。

或许是上苍弄人,又或是机缘巧合,高雅圣洁与粉黛奢靡只有一步之遥。十里秦淮河水相隔两岸,分明就是两个世界两个天地。一侧是江南贡院和南京夫子庙,曾经是中国第一所国家最高学府,后为供奉祭祀孔子之地。另一畔是十里珠帘,笙歌不绝的青楼柳巷。在这个贵胄王孙达官贵人才子佳人的交汇寄生之地,已经注定了会发生缠绵悱恻或凄凄惨惨戚戚的故事。

踏入秦淮河畔,仿佛眼前就像花样又像雾般地一朵一朵一片一片地飘过来又飘过去……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陈圆圆、董小宛这著名的秦淮八艳,如梦如影如幻,……缠绵的吴声软语,锦瑟琵琶,都带着遥远而朦胧的色彩,在这古老的河畔小楼的灯影里、画舫的红艳艳的水波上轻轻抚琴低声吟唱……她们每个都是闭花羞月,沉鱼落雁之色,人人都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高手,哪个贵胄王孙达官贵人风流才子能抵挡这班香艳。

你我不是圣人,踏入秦淮河,就等于丢了半个自我。

特别是陈圆圆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这个美人一个人就把大明、大顺两个朝廷搞定了,让他们倾城倾国了。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十里秦淮,梦幻秦淮!这些梦幻让我迷失在灯影朦胧的秦淮河中!迷失在金陵风雨起苍黄的历史长河中……

梦游归来,朱自清说“这是最后的梦;可惜是最短的梦!黑暗重复落在我们面前,我们看见傍岸的空船上一星两星的,枯燥无力又摇摇不定的灯光。我们的梦醒了,我们知道就要上岸了;我们心里充满了幻灭的情思。”


此刻午夜里回望,秦淮河仍旧灯火璀璨,沿河两岸成排的红色灯笼仍旧映照水面,流光溢彩,游船还在碧波上轻轻地游动,那灯火的流光倒影在河里,似红艳的绸带随着游船荡起的碧波,一波一波舒缓地在舞动着……

秦淮八美如影如幻香艳无比咉在我眼底,一片一片花样又像雾般地一朵一朵地飘过来又飘过去了……

走吧,真地走吧!挥一挥衣袖,作别秦淮河的午夜……

此刻,我如释重负,走向我的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