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了昆明文庙才知道,当年那些皇二代、皇三代太难了!难就难在父皇驾崩了,这万里江山怎样才能万年永继?朱颜不改!怎一个愁字了得……

朕的心思你知否?

中国历史上最奇怪的现象之一,是承大统继皇位的皇二代、皇三代与驾鹤西去的老皇上背道而驰!

历代打江山的开国皇帝,几乎都对孔圣人没什么兴趣也不太感冒!甚至嫌弃厌烦孔夫子那一套罗哩罗嗦的之乎者也。往往是开国之后接班的皇二代、皇三代开始大肆尊孔。不但对孔子进加封,对其后人进爵,还对山东曲阜的孔府孔庙拨款饬修。于是乎,中华大地东西南北的文庙如雨后春笋忽忽地冒了出来。文庙是封建帝国皇权统治的产物。这文庙有何德何能?竞这般受皇二代、皇三代青唻?

其实这并不奇怪!开国打江山是推翻暴君改朝换代,是替天行道。孔圣人那一套学说理论不合时宜,只能先扔到一边去了!

皇二代皇三代就不一样了,父皇把别人的江山夺下来了,传到我自己手里,朕不能让别人再抢走了!怎么才能江山稳固万代传承?这时就得找一个万世师表出来,告诉臣民“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有规矩滴,是不能随便乱了套滴。谁最合适啊?孔圣人呀!这时候孔子又出场了。孔子就是一工具。儒学儒术就是一个统治阶级愚弄被统治阶级的思想道德规范准则。说到这里,你就懂了,为什么中国那么多的文庙,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省城有州府有县城有,甚至很多大些的乡镇都有,这是封建社会皇权统治从中央到地方的学而优则仕科举制的神经网络,是维护皇权统治的精神支柱和理论基础。

昆明文庙,在市中心人民路96号。是一座始建于元代的文化名胜古迹, 距今已有743年历史。

从文庙公交车站下车,一眼望去就能看见绿树荫庇下的昆明文庙棂星门。这是昆明文庙现存唯一完整的古建筑。棂星门是一枋、四柱、三门花岗石建筑。中门为棂星门。棂星是一颗星座,又叫天田星,意为尊天必尊孔。中门下为蟠龙抱柱,制作精巧,栩栩如生,具有很高的雕刻艺术价值。

进入文庙的棂星门分左、中、右三格。中间一格大门,在民国以前只有皇帝赐匾或本省有人中状元才能打开通过,平时任何人都只准走侧门。现在己经进入新时代,没有古时那么多瞎讲究,一切都反过来了。我们此刻只能走中间这格大门进入文庙院内,其他两格侧门以及“礼门”、“义路”好像都被锁闭了。

想想还是真的感觉不错,要是搁上百年前清朝那会,我们能从棂星中门进入,不是皇上那肯定就是状元郎了。

文庙左右最靠边的那两个门为礼门、义路。过去进文庙要从“礼门”进,从“义路”出。“礼门义路”,语出《孟子·万章下》:“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意思是说,义好比是大路,礼好比是大门。君子要“进礼门,行义路”,也就是做人必须遵循礼义。这孔孟之道真的道道腻多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吃饭走路睡觉说话都有规矩,这个叫行为规范!现在想想百年前的五四运动高呼打倒孔家店,真的是要打倒这些封建糟粕的乱七八糟!

这文庙原来还设有东西两道大门,两道大门边上都立着刻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下马石”,再大的官至此都必须下马。现在石碑己不知何处去了,反正现在也没马可骑了,都坐车了。真的现在文庙围墙和群艺楼之间有一大门口可以直接开车进入文庙侧面办公楼,从侧门进入文庙。现在文庙的主要功能,就是个文化古迹保护单位,休闲参观娱乐场所而己。

进入棂星门后,沿着林下古道向前走,就上了清代建筑碧水泮桥,桥下为泮池,又叫学海。有道是“书山有道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学海即指这池水。清代以前是要中了秀才,才能称之为“入泮”,成为学海一粟。现在是要考大学的青年学生,一定要到这里走过泮水桥,到大成殿去祭拜孔孟等圣人,表示敬意。据说很灵验的。文庙院内古树参天,鲜花翠竹映衬下环境显得特别幽静。

站在泮桥上望去,大成门雕栏玉砌,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从昆明文庙修建的历史就能看出,封建帝王对文庙的重视。文庙,是纪念和祭祀孔子的祠庙建筑后统称,在历代王朝更迭中因朝代不同又被称作夫子庙、至圣庙、先师庙、先圣庙、文宣王庙,尤以“文庙”之名更为普遍。

特别是元朝蒙古人、清朝满人这两个入主中原建立皇权的鞑虏们更是超级的推崇孔孟之道,尊孔读经。

蒙古元朝在平定西南完成统一后,大尊儒术,以文治理国家,14世纪元世祖忽必烈加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下昭袭历代旧典,命人在当时的都城北京修建宣圣庙。同时在全国修建文庙,

文庙分三种,一是孔子家庙,二是北京孔庙那种专门供皇帝祭孔的国庙。三是遍布全国各地的学庙也称庙学。学庙或称庙学,就是将学习儒家经典的学校与祭祀孔子的礼制性“庙”宇相结合的国家行政教育场所和祭孔场所。它由政府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直接管理。昆明文庙就属学庙。

昆明文庙是云南第一座文庙,建成公元1276年为云南平章政事赛典赤所建。

赛典赤·赡思丁(1211~1279) ,全名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元初著名回回政治家,儒学专家。塔吉克人(元朝统称回回)出生地为中亚不花刺(今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布哈拉州首府,位于泽拉夫尚河下游布哈拉绿洲的中心地带,一个小氏族部落的王族世家。元初,没落的布哈拉王族后举族东迁,归附大蒙古汗国。

1253年,蒙古军攻灭了大理国地方民族政权,但由于镇守者皆为只懂军事、不知文治的将帅,因此,民族矛盾、阶级矛盾日愈突出,加之连年征战,水利失修,田园荒芜,边疆政局一时动荡不安。为了改变这一不利形势,元世祖忽必烈特地选派时任陕西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的赛典赤・赡思丁赴云南履任新职。这个赛典赤・赡思丁可是个熟读经书的饱学之士,一生尊孔读经的政治活动,对元初社会稳定生产发展起了一定作用。赛典赤抵达云南后,因地制宜地实行了一系列重大的政治改革。

首先,将原大理国地方民族政权区域改设为云南行中书省,后简称云南行省。1276年,赛典赤把省会从大理迁到昆明。在全省设置郡县制。凿开海口石龙坝,清理疏浚了螳螂川的河道,降低滇池水位,在消除昆明水患同时得大片良田。

入滇伊始,在建立行省改革吏治兴修水利的同时,赛典赤创办儒学建孔庙办学堂。省府刚建立立,百废待兴缺泛经费,赛典赤自己出钱买下地皮,创建了云南第一个孔庙,利用儒家思想孔孟之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四书五经”这些与内地汉人传统教育一样的课本对“爨焚”土司头人世家子弟,从小进行启蒙灌输洗脑教育。创建之初,每期招收150名学生。除招收汉族官员子弟外,动员少数民族如彝、白、满、回等上层象族都遣子入学(虽爨焚亦遣子入学)。

赛典赤创办的这座文庙既是拜祀孔子的地方,同时又是灌输孔孟学术知识的场所。“云南府学”和“昆明县儒学”都设在庙内。元代有五个昆明人首次金榜题名,中了进士进入仕途。明清以后,更是人才辈出,举人进士大量涌现,在清末还出了壮状元!这在云南这片荒蛮之地可以说是破天荒了。

在元代以后的几百年,云南开化开埠都走在其他边彊省份之先,与人的思想观念改变有相当大的关系。建文庙兴儒学,在云南的社会进程中起到了历史性的催化作用,对提高云南各民族文化水平,培养各类人才,维护国家统一,社会的稳定均起到了积极作用。可见赛典赤·瞻思丁这个儒学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和过人之处!

赛典赤·瞻思丁在云南6年中,“兴滇之心,事滇之子”兴利除弊,大胆改革,深得边民从拥戴。至元16年(1279年),赛典赤·瞻思丁死于任上,送葬百官和百姓“号泣震野”。忽必烈闻讯后,“思震典赤之功,诏云南省臣尽守赛典赤成规。”大德元年(1279年)追赠赛典赤为“上柱国、咸阳王”。由此,可以看出忽必烈大帝的用人之高明!赛典赤·瞻思丁的非凡!

元朝末年,民不聊生,起义不断,昆明文庙被战火梵毁,明朝主政云南的朱元璋义子平西侯沐英在原地重建。200多年后的明末又一次被毁,现在的文庙建于康熙时期的1690年。

全国各地文庙建筑大同小异,基本组成部分都差不多,只是规模大小不同。有德配天地道冠古今牌楼、万仞宫墙、棂星门、泮池、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尊经阁等。因孔子被尊为皇帝老师,故其建筑整体色彩为只有皇家建筑才能拥有的最高建筑等级色彩——红墙黄瓦,并配有丹陛石。

清朝的乾隆爷是把孔子儒学抬到最极至的一个皇帝。为尊孔读经统治天下,他不仅亲笔为山东曲阜孔庙和全国各地的文庙题“万世师表”的匾额,而且将自己的女儿公主下嫁孔府。1864年清朝同治皇帝不惜从国库拨款巨额白银饬修曲阜孔庙及各省学宫。不就是一个目的吗?用孔孟之道给全国治下的臣民“洗脑”!“洗脑”!再“洗脑”!

据文庙《战后修复孔子庙碑记》记载,1941年元月,文庙魁星阁展出了一架被我国军队击落的日本战机,日军得知情报后派出轰炸机群来灭迹。这次日寇大轰炸,造成大成殿、大成门、桂香阁、尊经阁、明伦堂同时被炸毁。崇圣殿与仓圣殿被炸去一多半。

日本侵略时期在占领区强制推行尊孔读经活动愚弄百姓,妄想长期侵占我国领土,搞大东亚共荣闹剧。在这里却肆无忌惮炸毁孔庙,可见日本人就是这个德行,又拿孔子当道具,又把孔子当儿戏。1946年,当时的云南省政府“拨帑三千万元”修复。

解放后政府筹资多次进行保护维修,2015年10月启动恢复性全面修建项目一期工程。2017年全部建成并免费开放。

重修后的大成殿,整个建筑气势宏伟。殿内安放了三座神龛,中间的神龛上,立了“至圣先师孔子神位”。两边的神龛上分别为“亚圣孟子”“宗圣曾子”和“复圣颜子”、“述圣子思子”。殿中悬挂的“万世师表”牌匾为清康熙皇帝题写。

大成殿后殿为崇圣殿,供有石刻孔子像及圣迹图30余幅。据说在清代,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诞辰,文武官员祭孔场面相当壮观。壮观是壮观,走走过场作作样子给百姓而已吧了。那时的官场已经烂得不可药救了!满场子官员哪个不是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了!

从秦始皇打开了那扇封建帝国的大门开始,到清王朝的终结民国建立,漫长的2785年时间里,孔夫子的儒学思想占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的大部分时空。因巩固皇权统治需要,被历代皇帝推崇拔高得到了至高至上至大的境地,儒家学说真的是治国治民灵丹妙药吗?

栋梁的倒塌首先是从内部腐朽的!封建王朝帝国的崩塌,首先应该是皇朝上层核心内部的腐败,然后蔓延至中下层官吏,最后一根导火索或一根稻草就让整个帝国瞬间土崩瓦解……完了又改朝换代周而复始……

鲁迅认为儒家思想是精神“麻痹术”。大师向来喜真话直说:“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所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和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

因此,鲁迅先生在九十多年前就疾呼呐喊“打倒孔家店!”自有先生唤醒民众的良苦用心……

站在文庙大成殿中央,透过大门向外望去,阳光下大成门顶依旧金光璀璨,这蓝天下明媚阳光是否还和元明清时一样?我不由得想,孔孟之道儒家学术思想和他的衍生品文庙,作为中国大地上的文化古迹遗产,带给我们的是中华文明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是精华还是糟粕?谁也不能就此作出结论,用辩证法去衡量恐怕两方面兼而有之吧!

此刻,蓝天白云下松柏翠竹鲜花映衬,文庙院内是这般地幽静,只有偶尔一两声的鸟鸣,伴着秋风从竹丛松间轻轻地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