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错《那一天》

  2019年10月12日,我与老徐同志按年初计划,乘网约车转大巴到达台怀镇。

这是我俩的第六次朝台。之前,两次大朝台,三次小朝台。

因天气等原因,上不了五个大台,只好上大螺顶来个小朝台。

白塔巍巍

梵音悠悠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返程中,顺便到柳巷来一碗太原老字号名吃一一“郝刚刚羊杂割汤”,外加老北京冰糖葫芦。

  

  看一眼北肖墙,92年我实习时曾经战斗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