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形有点像蒋公中正,都是光头闹的,冷眼一看如此,仔细看却不尽然。多了一些憨气或说质朴,眼神儿里又多了一些庄敬。

造型艺术家郝军

仔细看,是郝军,不是蒋中正。

是的,没有看错,落款两个字不是郝军,而是冷军。

冷军,当代油画家当中,超写实主义的领军人物。

或许这就叫惜惜之情吧。

这幅作品是本次展览中最大尺幅的作品。

画作的名字叫“太阳神”,9米×2米5

知子莫如父。

让老爹来写关于展览的介绍,关于画家本人的介绍,最合适不过。


据说有人特别善于从笔迹辨识人的内心,了解人的性格,甚至生命当中的重要的事件都能预测出来……

看见郝军先生的这幅字,您能生发出什么联想呢?


不知道是我来早了还是来晚了,郝军先生忙着接受采访。

艺术不是职业,而是生命,把艺术当做生命来追求的人,是画痴。郝军大概就属于这一类吧。

笑的很开心,国家最高荣誉奖获得者袁隆平院士亲笔词贺词。

小观众好入神呀。

大家都希望听他多讲讲自由自在,他的发言非常简短,十分客气,透着谦虚。

对艺术家来说,最好的发言是自己的作品,所有的意思都在作品里。

解读是评论家的事情。

看着这样波光粼粼的画面,你的心不随之而动吗?

我的心海里飘呀飘。

作品的多样性。

乐器是多年来郝军先生致力于发掘的一个主题。

风格明显发生变异。

西服革履,着装相当正式的三位先生是代表法国国王酒庄来送酒的。

这个可以有啊

限人家国王酒庄的绅士们比起来我也太随便了吧。

幸福一家人,我是外来客。

喜欢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合影是我的缺点。

主持人让我讲几句,讲就讲。

我从画展的“自由自在”主题说起。

在我之前讲话的都是名流。

名流了不起啊,非富即贵,还有大权在握的。这些人平时很让人仰慕,因为他们是成功者,是励志的榜样,甚至是时代的楷模。随便说几句话,都会被当做心灵鸡汤热了一遍又一遍,还要由媒体散播开来,供人们学习。

仔细想来,这些成功者并不容易,他们的不容易之中包含着不自由,换句话说,他们的成功是让渡了自己的某些“自在的权利”,克制了自己“自由的欲望”,来实现的。唐伯虎深解这种不自由,所以桃花庵歌唱道:“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有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如果克制本能欲望以实现成功可以被解释为“自我交换”的话,交换的过程并非完全自愿的让渡,外部因素严苛地格式化了他们的行为,致使其成为带着锁链的奴隶。

本来牺牲短期利益是为了实现长久利益,这种励志动机没什么错,克制自己也是应该的,问题在于,短期利益的牺牲未必公平地换来长期利益根本利益。这种置换的过程当中,外部条件不是你所能够控制的,天性被压抑,外部环境并非自己所能控制,上了套了,进入弹道了,只能一条道跑到黑。

他们做不到自由自在,他们无法支配自己的时间,不能决定自己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无限风光的背后或是深深的无奈 。

不以金钱为目的,不以市场为导向,不以获奖为诉求的画家,真心实意热爱艺术的画家,他们的内心是自由的,他们的眼睛是明澈的,他们的追求是良善的,他们的生活是自由自在的,他们的行为轨迹如同大阅兵刚亮相的我军新装备一一东风17的随机弹道(钱学森弹道),既有弹道导弹的突防性能,即所谓规定的动作,又有飞航式导弹的灵活性,随杠就弯儿,速度极快,漂浮不定,防不胜防,从心所欲也。

孔夫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才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人生的至高境界呵。

一旦确定了人生的目标之后,在解决了热爱艺术的动力问题之后,剩下的就是在极大弹性空间里,以极大自由度,从心所欲了,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吗?

郝军先生追求的正是这样的境界,这也是我们大家都羡慕的,这也是人人心中有,就是做不到的。


与郝军先生的作品合影,一个人表情就严肃点。

正如一个人一样,如果跟你打过交道,你却记不住他,说明这个人没有个性,郝军的作品显著的特点是个性鲜明,看过之后不会忘记,但内容又相当丰富,画风多变,不断探索属于自己的画法语言。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生活在关系当中,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接触什么人,跟什么人打交道,受谁的帮助,经过谁的点播,被谁批评过……如此等等一切,沉淀为你的文化人格,成为艺术家的素质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