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常,一笑安然

2019.10.12 阅读 1334

庄周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泰戈尔说:没有人永远活着,没有东西可以经久。


这几日,有亲人和朋友接二连三的驾鹤西去,陡然间心头莫名的伤感起来。逝去的生命,有的是寿终正寝,这是子孙们的福祉;有的是英年早逝,带给亲人们的是深深的悲痛;或许是秋寒的到来,诚如花草树木,难免会有纷纷的落叶,这是生命的新陈代谢,也是一个轮回的宿命,不可规避的法则。但我心中的寒意比起自然生态的寒凉,竟是更加的寒冷一些。想起了“生命是一树花开,生命也是一场虚妄!”,泛起涟漪的内心一声叹息:世事无常,生命无常,并非人力和药力可以驾驭。


亲自去吊唁亦或是委托送达代冥巾,无论是哪一种方法,均是对逝去的生命的敬重!但都仅仅是一种表示悲伤和寄托哀思的表现形式。当然,这其中,更是一种对生者的安慰: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唯愿天上人间共安好!逝去的人,至爱亲朋们此生已经不能再见,当要永远的悼念!


我们知道,人的生命是脆弱的,有时候,一个生命的逝去,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实际上人世间的一切都呈现无常的形态,所有一切都不会永恒。而唯一能够永恒的,就是变化,就是无常。明白了这一点,宽慰生者的是:好好活着,尽人事听天命吧!我想这不是消极,而是一种对生命与生活的坦然自若。


苍苍水阔,悠悠天远,仰首伸眉,低头凝神,心里的不安和焦躁便可淡然无存。哲人说,“天地间万物平衡,才是最好的理塑,不用去刻意避让什么,即使难过,即使有太多的情绪,都会淡然在天空的尽头,随着自己的脚步,追随着风的暗语,似乎一切早已看透”。


拉斯基说:生命是唯一的财富!


碧水悠悠去,人生匆匆逝。生命,古往今来一直为人们所赞颂,康祺是生者最期盼的尊崇。所以,在竭尽全力奋斗我们火热的工作之余,即是浮生的闲中闲,不妨,温一盏酒,醉一壶茶。在恬静的未来的岁月里,观自在,驾微风,悠悠游游,去看天地、看云霞、看山水、看树木、看花草、看景色、看车马、看人群……


用伏契克的话共勉:应该笑着面对生活,不管一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