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郁郁葱葱的万年青树,长在故乡的大坡头山顶。我不知道是谁种下的,也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个春花秋月。它,就像一个使者,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虔诚地守护着我的故乡,迎来送往着我的祖辈。

春天,万年青欣欣然长出新叶,一张张,一片片,给老树换上了簇新的春装,娇艳美丽。它,迎着春风,不断地伸展着身躯,飘摇着枝叶。散落在地上的陈叶,早已腐烂化作泥土。

夏天,万年青迅速成长的新叶,在初夏的太阳下,浮绿放金。老叶新叶织成了浓密的青荫,遮蔽着枝头。树顶鸟群杂居。鸣蝉在浓荫下长啸,蝉声断时,代之而来的是树根深处秋虫的合唱。这唧唧虫声,给大坡头山顶增添了不少雅趣。

秋天,其它树木落尽了它的黄叶,而这颗万年青,依然雄姿英发,苍翠葱茏,在寒风中翩翩起舞,在空旷的大坡头山顶独自哗哗歌唱。

冬天,那些曾经阿娜多姿的浓荫蔽日的树木,此时都剥落了它们的光彩,只剩下光光秃秃的枝条在寒风中摇动。唯有这颗万年青,更加充满着生气和活力,片片青葱簇拥着枝干,又开始孕育新的生命。


一年四季,这颗万年青,傲然挺立,在岁月的磨练中,每日迎着初升的太阳,沐浴着无际的云雾,凌风傲雪,而越发葱茏,顶风逆雨,更愈益坚强。

母亲赋予我传统的生命,而这颗万年青,无论我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它都能给我以健康、进取和蓬勃的生命张力。在我的人生中,我懂得了困苦中努力,学会了逆境中坚强,体会了因坚持而收获的那份惬意!

自我弱小的肩膀能担当扁担起,每当我头顶星星,踏着祖辈用脚板和草鞋劈开的大坡头山路前行,我便能深深体会生活的艰辛,深切地理解父母养老哺育的不易。山路何处是终点?眼前的山石,树木静静地立着,孤独中却有一股凛然的傲气。抬头看看万年青,它坚毅地摇摆着自己的枝叶,盘根深扎,自顾自地长着,按着自己的信念活成了自己的模样,蓊蓊郁郁,遮天蔽日,蓬蓬勃勃,轰轰烈烈。再看看那离天空很近的树尖,努力地挣扎着,积极地向上伸展着,不就是为了能膜拜滋养自己的土地,不就是为了能探视赋予阳光的五彩晴空!

每当我担当着沉重的柴禾踏着夕阳回程,早点能眺望到大坡头山顶万年青的树尖,是多么迫切!因为,那就是回家的大门。


歇息在万年青树下,享受着绿荫婆娑,爽风拂面,绷紧一天的心此时才能释然,汗水沁透的衣裤被风干,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盐迹黏在皮肤上。俯瞰山下棋盘似的村庄,看看头顶离得近了的天空,再仰望万年青的树梢,巍峨在我的心里形成。我眼前的万年青,不论遭遇自然怎样无情的侵袭还是父老乡亲的探望,它都能呈现出宿命似的接纳,没有悲喜的跌宕。这种神闲气定的大气魄,足以促使人的心智因它而走向崇高!

艰难困苦的岁月,万年青陪伴着我成长,见证着我的进步。这多年,我一直没有把它遗忘,所以我一直精神富足。从故乡到城市,从学习到工作,从情感到生活,万年青精神在我的生活中生根,在我的生命里绽放!

当我满头银发,想故地寻找自己昔日的足迹,追忆逝去的年华,想再坐在万年青树下尽情地欣赏它身上落满的七彩阳光,贪婪的沐浴它身上落满的甘霖雨露,如痴如醉地倾听它身上落满的如水风声,虫鸣鸟唱,再感悟它生命的顽强和坚韧的执着时,才得知它早已被惨遭砍伐。在它的原址,是村里的善举而建盖起的小亭。而如今,登爬大坡头的父老乡亲依然络绎不绝,所不同的是,他们不再是为衣食之忧,而是闲暇之余的消遣,或晨练,或踏青。


怀念你,我心中的勇士,我的启蒙导师!

向你致敬,故乡大坡头山顶孤傲的万年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