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古风】

  君不见,朝如青丝暮成雪;君不见,爱转千回织成了心结......

————题记

  长街亭,烟花绽,谁挑灯回看?月如梭,红尘辗,谁在静夜长歌?唱断锦瑟丝弦, 娥眉轻敛, 袖舞流年 ,若挥袖作别 ,流云万千,可有人万千流连?弦起处 ,声声如诉,梦中韶华开谢几度 ,一曲长歌婉转 ,一顾只影阑珊 ,一梦红尘路漫漫 ,几处聚散 ,且将三途望断 ,踏遍九州寒荒 ,将时光匆匆兑换成年,三千世如所不见,拂落眉间雪,还君一世安!

  风滑过眉睫,叹息跌落,隐匿在微雨里缄默无息,泛黄的诗经里盛不了悲喜,我在一枚签文里安放以爱为名的朝夕。一个名字开在骨缝里,摇曳着初心,一些,低眉羞涩的心事,住进半卷诗书里,安静自觉地结出花来,睡莲般无根无须,风一吹,化作唇边一抹笑意。

  枕着小楼听雨,颠倒了朝夕,听雨声漫漫,漫过三言两语;漫过一段逆旅;漫过荒芜千里,谁定的归期?年历上无从觅。眉眼伏低,推门去逢一场雨,氤氲当年字句,耳畔风声鹤唳,却最温柔无极,旧日的烟月,藏进一朵莲里,万丈红尘唯君系,三千青丝绾君意。愿时光搁浅,与过往长相依。

  只影徘徊,几根筝弦,几处落花香。 谁的执念,败给一声叹。 都言江湖跌宕, 胭脂若成雪,可否一同入杯盏? 故事在渐行渐远的跫音里,薄了最初的样子。牵起光阴里的平仄,赶往下一个季节,我寂寞地走着,杨柳繁花都谢了,寒露染蒹葭,玲珑骰子相思误。

  往事入画,沧海成诗,记忆的旧时巷陌,依旧风情万种,拨雪寻春,挑灯续昼,横笛吹彻,跌碎红尘,漫漫里穿行,试图找寻你的身影,却,走在浩瀚里将自己丢失。一步之差的距离,隔着遙遙无期,再回首,只剩下蚀骨的记忆。

  竹伞微倾遮半面,怕听他年词曲,岁月不堪数 ,故人不知处?最是人间留不住,只往事还如青丝缠梳,无端把韶光负。万丈红尘路 ,无你处, 无江湖,最忆处,最难诉。

  或许,在一抹萦牵梦绕的微笑里;在远山的空蒙与呼唤里;亦或在湖水的清宁与静怡里。可是,我却永远无法企及你的世界。那些执著与痴守,似一场烈焰,泅渡不了他人,只能无情的将自己灼伤。你像一个梦境消失在落花里,惟有前尘的灯光花影,惟有今世的兰因絮果,在流年里摆渡,重叠.....

  墨底千行痛,难觅旧时句,一个人,在一些欲言又止的时光里,听细风绕指,暮色消融,隐约了晦朔葱茏,回眸烟云中追溯,苔绿青石板街,蜃景一场,一笛横吹,斑驳了谁的流年,更迭过往,那一刻凝望,换谁一世雪霜?

  谁一笑,隔了风霜,换了谁心无归,阖上眼。前尘往事来照面,送还我满袖尘寰,怎不再送个如旧人间?如今长亭去,回眸山拥翠水,尘关一掩,吾谁与归 ?將一世埋了痴心,湮没眼底悲凉,沉默里藏千言,饮尽杯中雪,愿君一世安!

  光阴拈指间,一些心境,嵌进老旧的词章里。恰如回忆,似陌上的等待,也已零落为沧桑后的剪影。哪一盏莲台容我安落,哪一部经卷解开我的锁。这水墨,成了心头抹不去的烟波。袖风染霜,青丝风凌,惑。怎样走出那八千里的画轴,怎样走过这时光与时光的相守?

  且将天涯望断,任他凡事清浊,且许我在这水墨里,留恋辗转,与时光虔诚对坐,日常流响,皆是梵音,尘埃起落,漫成花海,一段文字,半点思绪。如此,白云满碗;薄语亦素,时光似花开,缓慢而枝上生香。皓月盈缺,浮生换,此心依然。待历尽回眸,越尽伶仃,我依然持有素心,和时光微笑言欢,拂落眉间雪,还君一世安!

摄影:沧海一笑

出镜:心恋

地址:丽景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