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手记】武汉的郊区,和广袤的东北旷野土地比,由于丘陵林地众多,农作物的收割很难用到机械化,因此在田间地头很少见到排列整齐的草垛。前不久,好友冰晶雪蕊姐姐无意中发现路旁的田野里居然零星的散落着几个草垛,对于我们南方人来说,简直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这样的场景太适合拍摄油画风格的作品了,赶紧约上冰晶姐姐和小兰妹妹前往拍摄。已经10月了,稻田里的草垛已经不多了,零零星星地散落在田野里,但这样的发现还是让我们惊喜不已,为了布置场景和寻找更好的拍摄角度,当日我们三个女人汗流浃背地搬草垛,滚草垛,推草垛,堆草垛,爬草垛……,在田野里忙乎了一整天,拍摄了这组图片。


非常喜欢法国画家米勒的那幅著名的油画《拾穗者》, 所以摸索尝试着对这组图片进行油画效果的处理,可惜对后期油画色彩的处理没有进行过专业的学习,只能凭感觉简单的处理成这样的结果,作为一次探索和尝试,希望大家喜欢。



🍁🍂🍁🍂🍁🍂🍁





🍁🍂🍁🍂🍁🍂🍁





🍁🍂🍁🍂🍁🍂🍁





🍁🍂🍁🍂🍁🍂🍁





🍁🍂🍁🍂🍁🍂🍁



【后记】我喜爱的岸芷汀兰妞妞看见这篇图文后告诉我,这些图片让她想起在外婆家的童年。“拾稻穗的小姑娘,赤脚走在田埂上,头上插朵野菊花,手臂上挽着小竹筐;今年虽说大丰收,她不丢掉一粒粮,小手拾起金稻穗,酒窝里充满笑的浪......”


可能对于孩子们来说,和小伙伴们一起欢天喜地拾稻穗在当年贫瘠的农村就像玩游戏一下,但现实版的拾稻穗可没有那么的幸福和浪漫,那是辛苦活,在最炎热的夏天,汗流浃背弯腰捡拾散落在田间的稻穗回家后,往往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可能刚开始孩子们觉得好玩儿还兴致勃勃的参与,等真正领教它的厉害了,都躲着藏着逃避父母的督促,那各种逃避的理由和方法真是五花八门,也是一桩桩的童年趣事啊!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如今盛世中国,童年时代拾稻穗的场景已远去,但那些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独特记忆却依然在深处飘香。


谨以此片致敬我曾经在乡村度过的童年岁月,那虽然物质贫瘠,生活辛苦,但精神富足,无忧无虑的日子。

文字/出镜/后期:玲🌾

图片:冰晶雪蕊,孙小兰

拍摄时间:2019年10月7日

拍摄地点:武汉市黄陂区

背景音乐:Tishri



本篇图文均为原创,未得允许不得随意下载使用,喜欢的朋友欢迎留言点赞支持,欢迎转载转发。如果您喜欢我的图文,关注我的美篇专栏(我的美篇号:199325)还可以看见我更多图文作品。感谢大家的光临,谢谢大家的喜欢。



延伸阅读


《拾穗者》是法国巴比松派画家让·弗朗索瓦·米勒于1857年创作的一幅布面油画,现存放在巴黎的奥塞美术馆中。该画描绘了农村秋季收获后,人们从地里拣拾剩余麦穗的情景,该画人物形象真实生动,笔法简洁,色调明快柔和,凝聚着米勒对农民生活的深刻感受,是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典型代表作。

《拾穗者》,它没有表现任何戏剧性的场面,只是秋季收获后,人们从地里拣拾剩余麦穗的情景。画面的主体不过是三个弯腰拾麦穗的农妇而已,背景中是忙碌的人群和高高堆起的麦垛。


她们的动作富于连贯性,沉着有序,布置在画面左侧的光源照射在人物身上,使她们显得愈发结实而有忍耐力。


或许长时间的弯腰劳作已经使她们感到很累了,可她们仍在坚持。尽管脸部被隐去了,而她们的动作和躯体更加富于表情——忍耐、谦卑、忠诚。米勒以凝重质朴,造型简约的概括力,来极富表现力地塑造平凡人物。


他表现的是人和大地的亲密关系,是史诗所不能达到的质朴平凡。从这三个穿着粗布衣衫和沉重木鞋的农妇身上感到一种深沉的宗教情感,在生存面前,人类虔诚地低下他们的头。虽然远处飞翔的鸟儿依旧烘托出田园诗般的意境,但人类凝重的身躯似乎预示着生存的重压。


正是这种宗教般的感情使《拾穗者》超越了一般的田园美景的歌颂,而成为一幅人与土地、与生存息息相关的真正伟大的作品。(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