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三粗的谢敏,却喜欢画小画。

这不,脸盆大的宣纸上,谢敏不紧不慢就完成了山水画创作。

每次站在边上,看着谢敏在画,心里却急的火苗直冒,看都看的不耐烦了,不得不佩服谢敏的耐心。

自小到大,都以为绣花的活最难干,一般都是女工多,男人很少能胜任。

没想到谢敏的活更难干。

自此,每当谢敏画画时,我都躲远远的,免得看着头晕。

这幅《松山读易图》就是如此,直到谢敏题款盖章时,我才上前拍照、合影。

这又是我喜欢的小山水画,远山近水,松树被风吹得晃悠起来,鸟儿翱翔,芳草茂盛,书生独坐亭中,持《易》而诵,大概是等待良辰,好登舟远行。

谢敏是按照我的意思创作的,没想到画意更美。

谢敏仅凭一支笔,就能在盈尺之间画出佳作,且手法细腻,小中见大,足见其功力非凡,真水平啊。

谢敏的山水画,就是立体的诗,无声的歌。

此画可以挂在书房,读书写字累了,便可欣赏一下,放飞心情,激发写诗灵感,寻找音乐旋律。

这幅《松山读易图》可以弥补我不通《易》之憾。

有人说,高人必通《易》。

我不是高人,但想过读《易》,却看不下去。

登月易,读《易》难,也就死了做高人这个心。

我只能是普通人,非要成为高人的话,非折寿不可。

知命者可以活的简单些。

不过缺啥补啥,谢敏老师画的这个书生,便可代表我去读《易》了。

每逢喝酒时,有的新人不敢喝,我便教其一个绝招,就是把酒当水喝,辣的是嗓子也别怕,只当辣的是别人即可。

真没想到,我这个阿Q精神胜利法,竟然收到过奇效,有人竟然要拜我为师了。

谢敏的画含天意。

他在江边画了一条船,代表了书生未来之路并不平坦。

江水滔滔,一叶扁舟,只能随波逐流,却把命运交给了老天主宰了。

画家创作,天人合一,无意而为,却内蕴哲理。

谢敏动笔前,习惯性点支烟。

烟为什么不叫烟,而称之为香烟?

许多人并不知情,其实抽烟和点香意思差不多。

香烟袅袅,便有神灵附体。

写到这里,我顿悟。

原来附在谢敏身上的那个神灵一定是位绣花仙女,否则怎么能画出这个好的作品呢?

仔细端详谢敏,那双眼睛水汪汪,分明是仙女之目。

再看謝敏的手,纤细灵活,分明是仙女之手。

真没想到,认识谢敏这么多年,谢敏还有一半是仙女身。

正应了哲人的话,世上要有神仙的话,首先就藏在画家中间。

现在看来,其中一个仙女就藏在谢敏身上。

不然的话,谢敏怎么会干绣花的活呢?

(钱诗贵己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