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想来,很久没有写字了。从夏末延续至今的身体不适,让我除了完成诗词班的作业之外,好久没有再写字的欲望和心境了。那天趁秋雨间歇的空隙,背起久违的相机,踏着湿漉漉的草地,漫无目的地在坝子下闲逛,秋,已在绵绵的细雨里露出了端倪,已在空气中露出了端倪,秋的端倪让我的心跟着雨滴一起变得湿漉漉起来了。


大抵上悲秋就是这般,无论是秋高气爽,无论是秋雨绵绵,无论是阴云密布,你总是能找到一样让你自己变得忧伤起来的画面。


一些早熟的银杏叶片横七竖八地躺在秋雨浸湿的地面上,沉静又安详,仿佛一直在盼着这一天,那份坦然并不在契合我此刻的情绪,而是在做着它一生中应该必须做的事情。


我蹲下,用相机将银杏落叶的坦然收录起来,有些羡慕它们的潇洒,它们的归途对于我来说毕竟是一场告别,这世界上没有哪一场告别可以来的心平气和,告别总是弥漫着伤痛,但,我喜欢这种情绪,伤痛并不都是颓废消极的心境,于我来说是有点积极的味道,所以,每年的秋里我总是悲伤且激动着。



秋日里的悲伤是一种心境,也是一种期盼!你不知道在什么时间那种念头在心中缠绕开来,于是,便有了悲秋的一派,便有了颂秋的一派。

其实,秋就那么遵循着季节,墨守成规,按部就班,一点儿也不偏离航线,将秋的缠绵,秋的萧瑟,秋的洒脱,秋的辉煌一点一点展示,可以说秋是四季里最让人多愁善感的季节,最让人可以无拘无束释放情感的季节。



今年的秋雨很少,少的让很多植物提前进入了轮回的序幕,梧桐树的叶子没有呈现往年的斑斓就已经成了焦褐色,在第一股秋风中陨落了满地。踩着飒飒着响的梧桐叶行走,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不会不感慨,如果秋天以这样的模式来临,我们会很痛心,那种期盼里的华美没有展现,仿佛一个匆匆走过人生的人还没有梳理好人生的路径,就如一阵烟雾消失殆尽。


然而,季节的轮回和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



这种景象让我的情绪很低落,直到我遇到了盛开在细雨中的芙蓉花。


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刹那的感受,今天碰巧读到了关于一刹那的文字:一刹那,很美。美得没时间思量。比如,在街边一个小店里传出的一句歌词里,你正好经过一扇橱窗,我也正好经过,但我停了一刹那,你走过去,影子似乎还眷恋,把你留了下来,在一面橱窗的画框里。比如,草木就要吐芳时,你水袖山花,正好与我的残山剩水打了个照面,我知“草草逢人空识面,我匆匆过客莫容身”。


我遇见芙蓉花的一刹那,那就是歌《传奇》里: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比起秋日里万物在经历了一季的繁盛之后用尽全力炫出最后的华美来说,仲秋里初盛的花儿似乎更加让人执念,能选择在日渐萧瑟的日子里开启美丽,本身就需要勇气。比起菊花的冷傲高洁,比起第二茬桂花的芬芳四溢,芙蓉虽无香却生的娇俏妩媚雍容大体,那抹粉烟让你一刹那的感叹就是:美啊!你无须再用过多的形容词来描述,任何形容都会显得苍白和累赘。

一位园丁正在收拾花园,见到我在拍花,蹲在那里默默地看我拍,他简单反复地复述:这花,美啊!我对他笑,心里说:你怎么这么能说出我的心思呢?我也只能说这花美啊!

但凡美的东西都会在一刹那间打动你的心田,不管你会不会表达出来,不管你能不能表达出来,你在那一刹那里会内心变得柔软,思绪变得缱绻,想来,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闲愁呢。


清秋,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一刹那让你读懂季节里藏着的歌声,香气和传奇。



关于秋,我最喜辛弃疾的《采桑子·书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如此平易浅近。如此浓愁淡写,如此重语轻说。寓激情于婉约之中。含蓄蕴藉,语浅意深。别具一种耐人寻味的情韵。


秋日虽然是个告别的季节,但季节里蕴含的深情却时时地给予我们一刹那的惊奇与惊喜,它会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你山明水净的香来,那时,尽管衣襟有露有霜,却也会道声:天凉好个秋!


人生的轨迹也是如此,我们历经艰难一路寻找芬芳,个中滋味只有自己心知肚明,不用时时细嚼沧桑,只要你向前走,走着走着,就走成了一溪清澈水,一缕清凉风。



清秋,草木摇落露为霜,等待我们的不全是落叶和萧瑟,第二茬的桂花的香会盈满你的院子,“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酷酷的菊也会画上你的眼眸,季节一路走一路歌,将收获唱与你,将盛开唱与你!


清秋,也能一路收藏一路盛开。



文字:美美
摄影: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