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丁子



前几天吧,因为一个邮件,上了另一个Q

上线便有人M我,问我,最近是不是还好

我便笑 ,说,这么多年了,以为已经不记得我了

对方便也笑,说是很多年了,但是,一直记得

所以,一直留着我的Q

我说我忘了很多事了


我忘了太多东西了

旧事就像蒲公英,一路飞,一路零零碎碎地掉

对方便笑,问我,还记得什么


我说我还记得他是哪里的人

记得看过他照片

记得他跟我说过他在学校的一次恋爱

记得他提起过的海滩或者小屋

记得我说的赤道或者北极

记得那颗珍珠

记得在那场没有尽头的火车上他发过来的关于生命或者悲伤的话


我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对方便笑,说其实我都还记得

我说不,其实我已经都忘了

这些只是片段,只是一个场景,只是碎片

记忆是件奇怪的事

就像你有的时候看书,每一个字你都看进去了

但是你不知道它讲的是什么


我记得所有的片段

但它们只是场景,没法组成故事

我说我之所以留住了那些片段,只是因为忘了忘记


因为忘了忘记,所以记得


但是,它们不是故事,只是一个场景

很多故事,留下的仅仅会是一个片段

不一定美丽 ,只是因为忽略


许多年过去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忘了关于深夜的一场痛哭或者某个阳光下的一场大笑

而这些,你原以为你会用一生来记忆

但到最后你发现其实你没留下这些

你留下的只是某个小小的场景

譬如在操场时看到的一条小蛇以及你与小蛇静静的凝望


到最后其实我们什么也记不起来

很多故事其实都只是我们自己的臆想

我们会假想自己曾经悲伤曾经得到曾经幸福


但我们想不出来那种疼痛或者欢欣了

所以 ,被遗忘

所以,故事会从另外一个角落滋生出来


因为忘了忘记,所以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