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新疆的人都说:去新疆会上瘾,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来。三年前我走过了北疆,三年后我又走进了南疆。

北疆风景,南疆风情。这一次南疆行在风情上算是做足了功夫。虽然参观新疆博物馆不在行程当中,但参观博物馆的开篇游,为了解南疆风情奠定了基础。

16日行程的第一天。一早春晓户外南疆行的团队从乌鲁木齐出发,行进的公路上只有寥寥的大客车和大型的运输车,一路无景,只有茫茫戈壁。

下午5点多进入轮台县,才有了些人气,卖各种水果的摊位逐渐增多;

新疆真是个出产水果的宝地,哈密瓜才2.5元一公斤,葡萄5元一公斤,顺便说一下,新疆都是以公斤计价。

领队请我们吃哈密瓜,正宗应季的哈密瓜不知道比进入北京的哈密瓜好吃多少倍。

晚6:30左右到达轮台县,入住县城迪娜酒店,整天行程650公里。

前三天都一样,漫漫黄沙,茫茫戈壁;枯燥乏味,整个行程将近1800公里,真正感觉到新疆之大。

当到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即塔里木石油公路0公里里程碑时才有了兴趣点,并且在沙漠腹地认识了防风固沙,恢复植被的梭梭木。

18日中午,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之后,眼前一片绿洲,第一次看到了长在树上的沙枣。远眺,喀喇昆仑雪山;近观,悠闲自在的骆驼;终于到达行程的第一个目的地:和田。

和田自古以来就以产玉,丝,地毯名扬中外,具有丰厚的佛文化遗产和独特的民族风情,而我们只触摸到和田的一些皮毛。

南疆行,我最期待的就是喀什。喀什古城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的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古城内没有过多地粉饰,清一色的土房;传统花饰的门窗还镌刻着旧日的时光,不禁使人回想着当年的繁华;

在古城民居的深处,维族老人坐在自家门前享受着下午的时光;聪慧,漂亮的维族小孩,在巷子中,嘻戏玩耍;

那深浅不一,纷繁交错的小巷,充满着人间的烟火。

喀什是最具南疆风情的,传统在这个古城中传承着,延续着,我想这就是古城依然屹立,依然繁荣最好的解释。

下午,千年古街吾斯塘博依的百年老茶馆。

还依然火辣的阳关照射在临街的窗前,一个旅行的汉族少女依在窗前;

屋里的大床上,茶客们要上一壶茶,然后将自带的馕掰成小块放在精美的盘子中。茶入茶碗,手拿碎馕,馕蘸茶水,送入口中,随后端起茶碗抿一小口。年长者,仨一群俩一伙边喝边聊。

年少一些的,随着手鼓的响起,跳了起来。窗边的两位抱着冬不拉和热瓦普的维族老汉也和着节拍加入进来,场面立即热闹起来。

许多好舞的旅游者被场面感染着也纷纷跳了起来。我没有要茶,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用相机,用眼睛将这些记录下来。

走出千年古街,来到艾提尕尔清真寺。清真寺座落在广场的西侧,据说寺内刚刚做完礼拜,我们一行人趁着礼拜的余温参观了清真寺。

清真寺始建于明朝的1468年,极具伊斯兰特色,正面看去,米黄色为主体,白色勾边,拱门的两侧是两座宣礼塔,整个造型肃穆壮丽。我们不是教徒,只是重点参观建筑和寺内的陈设而已。

艾提尕尔清真寺广场与艾提尕尔清真寺的静谧肃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广场鸽在广场上寻觅飞翔,穿梭在旅行者中间,追寻着他们手中的食物;在与旅行者的喂食中,追逐嘻戏,各取所需。

广场边,树荫下的百岁老人,休闲的同时应邀与旅行者合影即娱乐了别人,自己也得到些实惠。这就是喀什,我眼中的喀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