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月照明


身处繁华,久居闹市。总有一种思乡的愁绪让我割舍不掉,那就是故乡的那三间老屋。她就像生命结晶成的音符强烈地撼动着我的灵魂,激荡着我的情感,让我感受着她在我血液里日夜流淌……


———题记


十月,静静轻轻地就来了,而一股浓浓的乡愁不禁袭上我的心头。


金秋十月,秋高气爽,举国欢庆七十华诞,人们游历祖国大好河山。然,我却趁国庆放假之际,怀着思乡的情感愫丝,携妻挈子孙三代乘坐独生女儿驾驶的轿车,行程三百余公里,再次回到了我的故乡——豫南山区的一个偏僻小乡村,那里有故乡的三间老屋。老屋坐落在乡野村落之中,前既无池塘,后又没翠绿青山,极为普普通通、平平凡凡。



(上图前为作者童年,中为母亲,右为姐姐,左为哥哥)


岁月流逝渐远,光阴匆匆似水。不知不觉离开故乡的老屋已有46个春秋。当年,18岁的我接到入伍通知书的喜悦与兴奋已完全冲淡了与老屋的别情,亦许我饱尝了乡野的躬耕,那时我只想着奔赴军营,去追寻外面的世界,甚至忘了与她告别。现在想起来,那便是我离开她勇闯天下独立生活的开始了。


我思念故乡的老屋,而今,再回故土,当我走近你时,我依旧能感知你的亲切,儿时的那情景,那乐趣犹铭怀于心头。啊,老屋,我童年的最爱,一生的牵挂。走近老屋。掬一杯黄土,围着老屋转转,嗅嗅陈年的气味,想想昨日的欢娱,俯身轻抚,岁月剥落,满手都是老屋的气息,它勾起我许多的遐想。


老屋,是父母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用心血建造的,在那时也算得上是大手笔了,它铸造在岁月里的形象,它的一窗一棂,是他们奇苦无比的杰作,那些老旧的椽子和梁木都是父亲从桐柏山上几经周折,建造来的辛苦。父母为建老屋流下过多少汗水,节衣缩食熬过多少日月。在老屋里,父母二老相依为命,相濡以沫,艰辛度日,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一个个新生命诞生的哭音里和哺育中。如今,父母在老屋里都去了天堂,而我们兄弟姐妹四人成家立业后都走出了老屋,现在也如同老屋一样都老了,但我们对老屋充满了感情,常常忆想那段艰难而温馨的生活。


是啊!老屋难忘,难忘的老屋,您是故乡的符号,是几代人的摇篮,老屋承载了我童年、少年的酸甜苦辣,记载了我简单而又快乐的人生。童年的时光,我与老屋结成了一道无法斩断的情怀。人行千里路,总走不出对故乡的思念。不论是在何时何地,只要想起生活在老屋时光里的那份纯净,那种淡泊而又不乏味的感受,那种远离尘世、浮躁和喧嚣,与那种无声无息,自由自在的与大自然万物交流的宁远,我就好似重返童真,回味品嚼着童年、少年生活的印迹,心情愉悦。而老屋的影子时常让我追忆着当年的一抹童真,虽然它已经消失在老屋,却反反复复萦绕在我的梦中。



老屋!你深深地扎根在家乡的土地上,不管沧桑巨变,你总是敞开怀抱迎接远方的归人!你总是依旧在风雨中,那般感受着苍凉和风雨的吹打,你容纳了光阴里的一切故事,贮满了所有我对思乡的情怀,珍藏着我对往昔的美好回忆。你蕴含着生命坚强意义,诉说着年华苍老的倍感伤怀,你依旧品味着人生这杯苦酒的浓烈酸涩。这些都让我记忆犹新,给我留下的印痕,好深好深呵!


啊!老屋,你就是一首歌,一首经典的老歌,因为那里,珍藏了曾经的岁月;老屋你也是一部书,一部古典的小说;你还是一幅画,一幅饱蘸沧桑描写的景,因为在这风景里,早已镌刻下岁月的痕迹,我无法再去复制;老屋你更是一座宝藏,因为你收藏了落后,收藏了刻骨铭心的亲情与欢乐时光,收藏了父辈的离去,收藏了一个个新生命的降临的第一声啼哭……这就是我故乡的老屋。


我是一个从山区乡村走出来的两腿带着黄胶泥的穷孩子,一辈子乡音不改,满身都带着故乡的味道。我带着父母的祝福来到了军营,25年的军旅生涯,将故乡的岁月,封藏于心,像一坛美酒,越窑越浓越醇香!故乡的老屋是斩不断的春水,挥之不去的情愁;故乡的老屋,永远是我的家,永远是我的牵挂。在老屋尘封的记忆里,储藏着父亲如山的爱,母亲似水的柔;还有兄弟姐妹割舍不掉的情,这些情是万座金山也换不来的财富。


46年流浪漂泊在外,就是住在高楼大厦里,行在高速列车上,我心中最温馨的港湾永远是故乡的老屋。因为她是年华里的明亮的镜子,永远播放着父母之爱的乐章。我要掬一捧虔诚,心低至一朵花,一滴露,一缕风,抚一曲汉宫秋月,读老屋如书。著一首经年的回望墨风阵阵,撷一缕十月的暖阳,饮一壶老酒,醉卧一卷写满古老和乡愁的诗篇。


此时,已是秋暮时节,叶落纷纷,枝头萧然,晚风凄紧,一股随风而来的秋凉,让我从老屋的遐想中醒来。回到故乡老屋已整整一天啦!我坐在院子里一方净石上,感受到了老屋被光阴蹉跎的肃穆和静谧,感受着老屋给我的温暖。今天,让我散不去的还是故乡的记忆和老屋,丢不了的乡音,那个最纯真,最无畏的,最初的自己。老屋!依旧安祥地睡着,它怕被繁华惊醒,它不习惯川流不息的噪音。老屋喜欢做安静的梦,不被打扰,不被浮华惊醒。老屋,那么,你就安睡吧!


故乡的老屋,我们轻轻地归来,静静地离去,装载着满满的割舍不断的乡愁回到了天地之中,商都郑州。


故乡的老屋,这个温馨甜美的家,如同我的父母一样,永远装在我的心里!


呵!故乡的老屋,你真的老了!


写于2019.10.8郑州

特感谢淡墨竹影和侄子段景贤提供图片。

作者简介:

日月照明,原名段明照,已过花甲年,出生于豫南山区的一个小村庄,现居郑州,自由撰稿人。坚持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阅读是我心灵的期盼,不求名与利,我只是把自己的所有人生感受、生命思索、情感流变,用笔阐说人生哲学,记录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