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戈壁漠北风沙连绵数千里的寥寂长廊,是注定我们今生该来赴约解套的宿命,却宿命得那般情愿与浪漫。暂且抛开劳碌的红尘俗务,走一回旅者一生中必要走的一段旅程——河西走廊之旅

从天水出发,一路向西,途径兰州、武威、金昌,越接近河西走廊,就越能感受到茫茫戈壁滩上的孤独和凄凉。我从没见过这样广袤无垠而又近在咫尺的戈壁,那份难以描摹的荒凉和难以形容的优雅简直就是珠联璧合。我们都动情地透过窗玻璃注视着戈壁滩上整齐划一的风车,连孩子在内,一时都忘了自己的旅行。

我们这次主要是为了去看望河西走廊的几个好朋友。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见到这样浩瀚无垠的戈壁滩,那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给我的感受远比高山大海要深刻得多。一望无际的戈壁滩首次吸引了远方来的客人,在大家一阵惊呼过后,远处的戈壁滩好像再也没有任何新意,长时间的视觉疲劳让大家陷入疲劳的境地。

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祁连山,天空没有一丝浮云,戈壁滩上也没有一棵杂树,除了这片空旷延展着时间,我感到一切都是静止的。唯一能让我们感到汽车前进的参照物就是高速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在这空旷里,曾走过左宗棠西征的大军。在连亘百里的营帐上,这位64岁的爱国老将坚持收复新疆、誓死保卫祖国的统一,也最终获得胜利。这里还经过红西路军伤痕累累的队伍。雪山、草地乃至四川军阀的猛烈炮火,围追堵截都未能挡住这支队伍的犀利锋芒。然而,发生在河西走廊上的这段历史最终以失败而告终。红四方面军的战旗就在惨白的月光下被子弹撕成了碎片。也许,长留在幸存者脑海中的沉痛使他们久久地反思着这页沉重得难以翻开的历史。

我仿佛也看到了张骞凄惶的赢马,也碾过林则徐悲愤的囚车;茫茫戈壁滩上至今还回荡着班超投笔从戎的誓言,也踯躅过玄奘西行取经的身影……还有那些绵延不绝的东来西往的商旅驼队,将一条两千多里的戈壁长廊,踏出了一首首慷慨悲壮的阳关曲。

戈壁滩开阔了视野,给了我不懈的追求,更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以及为之奋斗的荣誉感和迫切感。要是把这儿变成一片绿洲,所到之处麦浪滚滚,瓜果飘香岂不更好!

  大约12个小时以后,到达了张掖市区。美丽富饶的金张掖用她那光洁动人的玉臂抚摸着黑河蜿蜒的孤独,也抚摸着祁连山粗砺的暴躁;抚摸着戈壁滩苍凉的夜空,也抚摸着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疲惫的心情。

这座堪称“塞上江南”的现代化城市,曾因汉武帝“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张掖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之美誉。在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的滋润下,孕育了张掖广袤的绿洲,也孕育了河西走廊灿烂的文化。这里有美丽的国家级地质公园、色彩斑斓的丹霞地貌、油菜花海、万匹军马驰骋的山丹军马场、还有独特的裕固族风情、祁连山旷野风光以及戈壁滩冰川奇峰。这些都是我们心心向往的美景,真渴望一睹为快。

坐了整整一天的汽车,旅途的劳顿自不必说。到了宾馆门口,我们两家人早已饿得饥肠辘辘。来接我们的是张掖市文化界有名的于少鑫老师,他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魁梧匀称。他还是一名德高望重的舞蹈老师,他就是好友纪志伟在兰州培训期间结识的好兄弟。

于少鑫早已在宾馆给我们登记好了房间,瞬间让我们鞍马劳顿的心灵得到了放松和舒缓。我们将车上的行李搬到房间后,就跟着于老师去了当地一家有名的餐厅吃饭。他特意给我们点了张掖特色美食沙葱和卷子鸡还有水晶粉给我们接风洗尘。因为一整天都在车上度过,更没有吃上踏实的饭菜。这时早已不再顾及客人的礼节,我们便放开手脚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酒足饭饱后他邀请我们去裕固族风情浓厚的阿格尔藏吧游玩。

如果没有到过张掖,你绝对体会不到阿格尔藏吧的独特魅力。穿着裕固族服饰的俊男靓女们围着客人跳起优美欢快的舞蹈,中央演绎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滚动着欢迎我们到来的暖心祝福。于老师和这儿的老板阿格尔非常熟悉,阿格尔藏吧很多舞蹈都是于老师给指导编排的。于是这儿的每个人都热情地称呼他为于导。介于这层特殊的关系,作为于导的朋友,我们更是享受到了最高的礼遇。一曲曲优美动听的旋律飘荡在五彩斑斓灯光辉映的阿格尔藏吧。到这里来的客人们一边喝酒,一边欣赏舞台上精彩绝伦的演出。

我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马不停蹄地拿着手机全方位多角度进行拍摄。最精彩的节目还在后面,一群裕固族的姑娘和小伙拍着手鼓,围着客人们唱起了代表最高民族礼仪的祝酒歌。他们唱得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懂,但是欢快的旋律让每个人都兴奋不已,大家也跟着调子不由自主地拍手吟唱起来。美丽的藏族姑娘央金卓玛为我们献上洁白的哈达。然后双手合十,对她礼貌地鞠躬说:“扎西得嘞!”两个孩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浓重的礼仪,他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在被戴上哈达的刹那,对这群富有青春活力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们说声“扎西得嘞!”一时间场面欢腾到了极致。于导的两位好朋友也来看望我们。他俩都是张掖市有名的歌手,尤其是哪位口才极好的国学老师,他还是张掖市作协会员,当他得知我也喜欢写点东西时,竟然高兴地和我交谈起来。我不善言辞,与他聊起国学经典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我不得不感叹张掖真是一个文化基因强大的城市,每个人脸上洋溢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内心涌动着对幸福生活的美好追求。和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那样弥足珍贵。为了能够地将这份满足永远地传承保留下去,我特意请求阿格尔,让我和王霞穿上裕固族服装拍照留念。而这两个小不点则勾肩搭背,奔奔跳跳地围绕着演艺厅欢呼着:“扎西得嘞!”我们和张掖的朋友们一起品尝香醇可口的奶茶,聆听天籁之音的西部民歌,这一刻我简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感觉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梦里。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直奔张掖七彩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它是中国北方干旱地区发育最典型的七彩丹霞地貌及国内唯一的七彩丹霞地貌与彩色丘陵景观复合区。远远望去七彩丹霞气势之磅礴、场面之壮观、造型之奇特、色彩之斑斓,令人震撼。

她不仅具有一般丹霞的奇、险,而更美的在于色彩。在方圆1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随处可见有红、黄、橙、绿、白、青灰、灰黑、 灰白等多种鲜艳的色彩、层理交错的线条、把无数沟 、山丘装点得绚丽多姿,构成了一个彩色斑斓、灿烂夺目的童话世界。纵目七彩丹霞,怪石如林,变化万千,似物似景,形象各异,栩栩如生,让你觉得它们是雕塑大师的艺术杰作,但却无一不是出自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观赏张掖七彩丹霞,最佳时间就是雨后晴日,因为经过雨水的湿润,色彩更加绚丽明亮,更容易分辨美丽的“七彩”。

而雨后晴日的最佳观赏时间段更不能放过:一是日出,二是日落。这次我们来得并不是时候,早上八点多天空雾蒙蒙的好像要下雨的感觉,雨后也不一定有机会赶得上。但我依然渴望看到丹霞最美的时刻。我们尽情地游览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天空飞过观光旅游的直升机和五彩斑斓的热气球,孩子们吵嚷着一会要去坐飞机,一会又要坐热气球。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如他俩所愿。在这片几乎寸草不生的广袤丘陵,每个人的心灵更容易斑驳,心境也会变得沧桑起来。但是当你来过如此绝艳的七彩丹霞,会令你一生惊艳到蚀骨,永远如初见!

如果说美国的羚羊谷是世界上所有摄影师的圣地之一,那么张掖七彩丹霞地貌,也会被写入爱好摄影的人们必去的旅行盛典。

  由于旅程时间紧促,只能和七彩丹霞挥手告别,我们驱车赶往西夏大佛寺。这座皇家寺院始建于西夏崇宗永安元年,至今有将近一千年的历史了。因寺内供奉释迦牟尼涅槃像,又名“卧佛寺”,大佛寺卧佛身长35米,为中国室内卧佛之最。

张掖自古以来就是古丝绸之路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重镇,佛教从西向东传入我国时,首先从包括张掖在内的河西走廊一带开始传播。随之佛光普照,佛寺林立,佛塔遍地,晨钟暮鼓,香烟缭绕,张掖便有了“一城山光,半城塔影,连片苇溪,遍地古刹”之说。又传说蒙古别吉太后住在大佛寺,生下大元帝国的开国君主——元始祖忽必烈。

在中国佛教界,张掖大佛寺有“三绝”名冠神州:国内唯一的西夏寺院建筑、亚洲第一大室内卧佛和保存最完整的《北藏》佛经及般若金经。

  走进大佛寺内,你就会真切地感受到它是一座集建筑、雕塑、壁画、雕刻、经籍、书画及文物珍品为一体的佛教艺术博物馆,对于研究古代河西乃至整个西域的建筑艺术,民族文化、宗教文化、中西交流等方面都具有独特的地域特色和艺术魅力。

明清以来,战火频繁。张掖大佛寺的僧众曾一次次转移保护这批经典。20世纪30年代,为防止日本侵略者的掠夺,张掖爱国僧侣及佛教会的有识之士,曾将这些典籍几经隐藏,使它们未遭灭顶之灾。1937年日机轰炸兰州,当时驻防河西走廊的国民党马步芳部欲进驻大佛寺,为防不测,张掖佛教协会会长张声威与大佛寺住持妙显把佛经全部转移至祁连山深处,后又将其秘密运回。这些诞生于明代的经书,历经沧桑,能够保存至今,实在是个奇迹。一代代僧侣们、一代代达官贵人、僧行善信都保护过佛经,故事感人至深,然而他们大多未留下姓名。为千年古刹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1975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日夜,在张掖大佛寺土塔旁边的一间小屋因火炕失火,无情的大火将小屋里的74岁的尼姑姚氏烧死。事后人们将她的骨灰取出来,葬在了马蹄寺。

直到二十年后,寺院在翻修烧毁的房子时,才发现了从她的卧室通向藏经殿的一个暗道,里面的每个经橱中都装满了佛经。这是继1900年敦煌莫高窟发现藏经洞之后,我国目前发现数量最多、最完整的佛教文献。由她保护的这批佛经,震惊了佛教界,成为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

我们在姚氏莲花宝座前长久地凝望,她对于我们每个中华儿女的灵魂洗礼是深入骨髓的。但愿她的英灵能够得到安息,现在的中国变得越来越强大,像大佛寺这样的珍贵文物国家一定有能力保护得更好。

  沿着河西走廊宽阔的高速公路,大约几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酒泉。望着这片神奇的土地,当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的铁骑曾向匈奴人的心脏府邸直插而去。那场与匈奴间的战事,使得这位年轻将军名垂千古。就在这片茫茫戈壁滩,他曾将汉武帝御赐的美酒,倾于泉中与三军将士共享胜利的荣光。真是写尽了一个大将的豪情与风流,酒泉也因此得名。

这座被霍去病曾经命名的城市,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国卫星发射基地。如今的酒泉如雨后春笋般露出勃勃生机,一幢幢现代化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城市绿化设施完美地演绎着戈壁绿洲的传奇。干净优美的街道两边栽满了杨树和梧桐,繁华的商业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来往穿梭。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酒泉龙腾大酒店。每个包间里配有最豪华的布艺、家具和设施,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豪华舒适、给了我们至尊至贵的体验。

当我们来到酒店门口,见到了裕固族高前进夫妇,他的妻子小岳怀里抱着不到一岁的女儿,他们给女儿取名高.塞恩吉雅。纪力和文皓两个小不点特别喜欢跟赛恩吉雅玩。

这次请我们吃饭的女主人正是纪志伟的发小杨洁,他俩从小学就在学校的一个乐队里学习乐器,杨洁现在是酒泉市有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同时她也是酒泉市肃州中学的音乐老师。

离开故乡多年,杨洁始终无法忘记故乡的一切,每当看到网上我们清水县举办各种盛大活动,她都会激动的热泪盈眶,而且自豪地对她的同事说:“你们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清水县的文艺演出,光一个小县城的晚会都要比酒泉市的好的多。”杨洁对家乡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深感欣慰。每次回来,她都会吃尽所有美食,尽可能多地带一些故乡特产给她的好友。我真的很佩服他俩之间纯真而又执着的友谊,多年过去了,能够相聚在一起是多么不容易。

吃完饭后,夜色斑斓,点点繁星装饰着秀美的夜空。杨洁邀请大家去酒泉市公园逛逛,由于第二天我们还要去嘉峪关长城,孩子也早已瞌睡的不行了,我们一家人就先回了宾馆。

第二天又继续沿着河西走廊一路向嘉峪关方向飞驰。酒泉离嘉峪关不远,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

“秋风万里动,日暮黄云高”倘若你想在戈壁滩上追寻那样浪漫的感觉,恐怕你将会大所失望的。戈壁滩的秋风,就像西北的汉子一样粗旷豪爽,甚至有一丝野蛮。不要责怪这里的秋风不够温柔,谁让它是最原始,最真挚的风呢?越到嘉峪关,戈壁滩上的秋风就越清冷。很多人一下车都换上了厚厚的棉衣,我们也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准备去爬嘉峪关长城。

嘉峪关关城依山傍水,与附近的长城、城台、城壕、烽燧等设施构成了严密的军事防御体系,又被誉为“天下第一雄关”。

嘉峪关踞此,形势非常险要。东通古肃州(今酒泉),西有安西。这条古道是古都长安和西域联系的纽带。古代西域,许多在草原上发展起来的“城邦”,对内地汉族政权时附时叛。到了明代以后,东部的吐鲁番日渐强大,常引兵进犯河西走廊各城,嘉峪山隘口为必经之地。嘉峪关便发挥了捍卫西部国防的重要角色,对保障河西地区的安全起着重要作用。

  进入关城以后,才发现城内皆以黄土夯筑而成,西侧以砖包墙,雄伟坚固。内城开东西两门,东为“光化门”,西为“柔远门”,意为以怀柔而致远,安定西陲。嘉峪关内城墙上还建有箭楼、敌楼、角楼、阁楼、闸门楼共十四座,关城内建有游击将军府、井亭、文昌阁,东门外建有关帝庙、牌楼、戏楼等。​

登城楼远望,万里长城似巨龙游于戈壁滩上,天晴之日,或可见海市蜃楼。城下戈壁滩上骆驼队的浑厚的悠扬的铃声,使人想起古代“丝稠之路”上的商队和旅行者,令人神驰!清代林则徐因禁烟获罪,被贬新疆,路经嘉峪关,见这关如此雄伟,有诗赞道:“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极言嘉峪关的威严和雄伟壮丽。

游击将军府

  据说当年匠师为了建造嘉峪关,计算用料特别精确,最后建成时竟只剩下一块砖。这是建筑工程上的绝招。现在这块砖还存放在西瓮城门楼的后楼台上,供人观摩。这座雄关和东部的山海关一样,都为古代建筑工程的光辉点,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为中国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气温越来越低,很多游客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实在冻得受不了,我们也裹上毛衣跟着人群下了山。

  下一站便是河西走廊重镇玉门。“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玉门市是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也是铁人王进喜的家乡。玉门东临酒泉和嘉峪关,西面与瓜州县接壤,直通敦煌旅游区,是丝绸之路的重镇和要冲。自汉代设县以来,历来是中原通往新疆、青海、西藏和连接蒙古、中亚、欧洲的重要通道,素有“塞垣咽喉 表里藩维”之称。

来到玉门新城区,每条街道都以“铁人大道”而命名。由此可见铁人王进喜在家乡人民心目中的崇高位置。铁人王进喜是中国石油工人的光辉典范,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楷模,中华民族的英雄。他为祖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创造了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还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勤劳勇敢的玉门人民继续发扬铁人精神,已经形成了包括煤化工产业链、硅基材料产业链、钙基材料产业链的资源循环产业。甘肃风电产业的发祥地,国家首批20个太阳能光热示范项目中,4个落地玉门。随处可见整齐划一的太阳能发电站和风力发电站给这座美丽的现代化城市添上了腾飞的翅膀。

  来自瓜州的两位朋友和老王也是纪志伟在兰州培训期间结识的好友。他们相聚玉门,共度一周年纪念日。作为东道主的老王和嫂子为我们预备了丰盛的宴席,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无拘无束地谈天说地,饮酒作乐。老王端起了酒杯,为我们远道而来的朋友唱起了欢快的祝酒歌。我们大家高举酒杯,与国同庆。

我不由得感慨,每到一处地方,我们都会由陌生再到熟悉,再由熟悉到依依不舍,这份难能可贵的友谊一直陪伴着我们的河西走廊之旅。

  10月5号那天,纪志伟又邀请了另一位好友方芳和老王及家属一起来到肃南裕固族自治县,那里正是高前进的家乡。

肃南裕固族地处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 麓一线,境内旅游资源丰富,境内有“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世界10大神奇地理奇观、中国最美的七大丹霞地貌之一”,“世界上距离城市最近的可游览冰川——七一冰川”,有世界第三大峡谷——黑河大峡谷。在这里你还可以体验到裕固族独特的民族风情。

高前进家的饮食习惯与他们从事的畜牧业相适应,一般一日喝3次加炒面的奶茶,主食是米、面和杂粮,副食是奶、肉。他们还喜欢饮青稞酒,禁吃大雁、鱼,忌食尖嘴圆蹄的动物。我们一行人来到高前进家里以后,纪力和文皓开始抱着赛恩吉雅亲个不停,客人们坐在客厅喝美味的酥油茶,吃烙饼。

解放以后的几十年来裕固族人民获得了新生,他们摆脱了贫困,走上了富裕道路的愿望逐步地得到了实现。高前进和他的朋友们说起家乡的变化,都特别自豪。过去只有一个小小的喇嘛寺庙和几间土房,现在的县城早己大变样,成了一座初具规模的小城镇了。几条宽阔的街道路,两旁是办公大楼、百货商店、影剧院和居民住宅楼,虽然还不能与大城市的豪华建筑相比,却也使小镇充满了生气。裕固族人现在都已定居在县城了,但是他们在放牧季节,还是要带上帐篷,赶着牛羊,在祁连山中游牧。尤其到了夏季,起伏的大山坡全被丰美的绿草覆盖着,绿油油一片好似一片大海,颠簸奔跑的汽车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小船。只可惜我们现在来的不是时候,已经错过了绿草如茵的草原风光。

  稍作休息之后,前进和他的朋友兰鹏程带我们去参观肃南县红湾寺香巴拉却科(大经轮),据了解大经轮直径为9米,高24.623米,重达150多吨。位于肃南县城以南的桦树林。经吉尼斯世界纪录组织现场认证官为世界上最大的转经轮,并颁授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

走近大经轮我们才发现自己的渺小,主体为钢架结构,自上而下用紫铜以浮雕形式铸造和锻造的宗教图案,外镀金箔,浮雕锻铸有菩萨、经文、图腾等图案。藏族人民把经文放在转经筒里,每转动一次就相当于念颂经文一次,表示反复念诵着成百倍千倍的“六字大明咒”。高前进的好友兰鹏程告诉我们大经轮自建成之后此地香火不断,而且还灵验的很呢。于是大家伙一起使劲转动经轮,向自己的亲朋好友祈福。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了大雨,一切计划都被迫取消,不过下午时间还很宽裕,他就带我们去了肃南裕固族博物馆。

  进入硕大的一楼展厅,从新石器时代到明清时期各类文物大约两千多件文物映入我们的眼帘,藏品涵括金银玉铜、铁瓷陶木、民族服饰、民族生产生活用品等,其中三级以上文物藏品二百多件。馆藏的西夏时期黑釉剔花缸是我国现存西夏瓷器中体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西夏时期的瓷器;刻有回鹘文字和汉文的元太子碑,为研究已经失传的回鹘文字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文献资料;境内出土的唐代吐蕃时期的三足折叠盘、单耳带盖镶松石金壶,工艺精湛,造型优美,为稀世珍宝;康熙皇帝御赐给裕固族大头目的传世龙袍和乾隆皇帝御赐给马蹄寺的龙袍充分体现了封建王朝和边疆少数民族的密切关系。

兰鹏程告诉我说肃南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少数民族县,境内居有裕固、藏、蒙古、回及少量的满、东乡、保安等共11个民族。他们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就像一家人。说实话我真的对裕固族独特的文化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这些少数民族真正的生活场景。时间不等人,大约两个多小时的参观已经宣告结束,外面依然凉风习习,冻得人浑身发抖。我们急匆匆地上了车,跟随前面的车辆去了肃南当地最好的酒店,肃南大酒店。

肃南裕固族博物馆

  裕固族待客真诚憨厚,他们讨厌虚情假意。这一点在高前进和他的安达兰鹏程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餐前服务员先我们请喝正宗酥油炒面茶,吃烙饼垫垫肚子,然后才用手抓羊肉和青稞酒款待客人。

一桌席大约有十五六个人,大家有说有笑,就像过年一样热闹。客人在喝奶茶时,一定要吃干净沉在碗底的“曲核”,要不然服务员会不停地给我们添茶。裕固族男人豪爽的性格一目了然,他们个个好酒,而且酒量不小。如果在平时,不少人能喝4斤白酒.就连女人们也能喝上半斤。以酒待客是他们的传统习俗之一。

我们根据他们的习惯是先吃后喝,在吃饱之后再喝酒。据说裕固族人喝酒从来不要莱,只是喝光酒,他们有个老规矩,就是用各种名目向客人敬酒,要千方百计地把客人灌醉,似乎只有这样才尽到了主人之谊。裕固人敬酒都是敬双杯。尤其在敬酒的环节中,高前进端着六个小酒杯,由他的安答兰鹏程给客人们敬献洁白的哈达,再一起唱祝酒歌,一一给来自远方的客人敬酒。然后是在场的裕固族小伙和姑娘要轮番给客人敬双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海量是难以招架的。

裕固族划拳之风甚盛,程序复杂,花样繁多。几乎男女老少都会划拳。他们划拳有两种,一种是叫拳,与汉族的差不多。另一种是哑拳,是不叫喊的。王霞倒是干净利落地打败了高前进的拳法,我不得不佩服她真是个女中豪杰。到了给敬酒时,他们给我戴上哈达后就唱起了我平时最爱听的《卓玛》,对于我这个平时滴酒不沾的人而言,碰到这样的场合,只能舍命陪君子呢!我连喝两盅就已经肠胃里发烫,满脸通红,没办法的情况下,剩余四盅只能由老公带酒了。主人一番轮流敬酒后,就挨到我们客人为主人敬酒了。和少数民族相比,说实话我们汉族的传统文化礼仪真的遗失了太多,在他们面前我真的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宴会结束后,高前进非要拉着我们大家一起去KTV唱歌,喝了点酒我头晕乎乎的,就推辞没去。其他人也不胜酒力,在他们的热情款待下都醉了。于是高前进和兰鹏程就将我们安顿住在酒店后,纪志伟和王霞代表我们一起去了KTV。听说他们一直喝茶聊天,唱歌到第二天凌晨。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第二天吃完早饭,王朝晖大哥和嫂子,以及方芳一家人回了玉门。我们也开始动身去张掖,临走时志伟和前进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次返回张掖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一个人,他叫侯博。刚去张掖的那天晚上,他去了外地,这次是无论如何都要见纪志伟一面。盛情难却,来到张掖市丹霞口小镇就见到了在哪儿等候已久的侯博夫妇和扎西才让夫妇。与他们汇合后,我们在丹霞口小镇游玩了一圈,就跟他们去了张掖市国家湿地公园,说实话,上次我们来去匆匆,错过了这么一个好地方真是可惜。这次一定要好好游玩一番了。

侯博给我们介绍说张掖国家湿地公园处于黑河中游祁连山洪积扇前缘和黑河古河道及平原的潜水溢出地带,是由河流、草本沼泽、湿草甸等天然湿地,以及人工湖、池塘、沟渠等人工湿地为主体构成的复合湿地生态系统,湿地类型多样,原生态特征突出。张掖城北郊自古即有“甘州城北水云乡”之称,自城区至北郊湖泊遍布,百泉喷涌,形成了3万多亩伴城而生的湿地系统。

我们环公园长廊行走,湿地公园的西门是主入口,有很大的广场可以停车。这是一个免费的公园,这里有游客服务区,有花园,有草地,有憩亭,游人如织。广场上鲜花盛开,绿树成荫。广场中间一块长约7米,高约4米的墨绿色的巨大祁连玉上雕刻着《张掖国家湿地公园》几个红色大字,巨玉背面雕刻着《黑河赋》。

湿地公园面积很大,很宽广,远远望去,一片青悠悠的芦苇荡。公园内从北到南有天鹅湖,荷花池,鸳鸯湖,南湖等等。

南湖的一侧有一道木栈道,是专门用于观光的。沿着木栈道往东南方向行走,左侧是一片芦苇荡,这里有清彻的湖水,湖面上飘着水草,有水面上戏耍的野鸭,还有难得一见的黑天鹅,有点像江南水乡风情哦。公园里遍布着湖泊、湿地,形成河西走廊独特而宝贵的湿地资源,堪称河西走廊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我们边走边拍了很多照片,作为留念。这里栈桥相连,景观营造自然式园林为主,配以美丽的,观叶灌木和花卉,营造出郁密、优雅的小环境,给游人清新、幽静之感。往北望去,公园被整片的芦苇笼罩着,茂密的芦苇丛,葱葱茏茏,一望无际,大气雄浑,美丽壮观。微风拂过绿色的海洋,波涛汹涌,绿浪滚滚,在阳光的照射下绿的发亮。一条木质游道在茂密的芦苇丛中弯弯曲曲地穿梭而过,伸向远方。

三个小时的游玩,走得确实有点累了。作为东道主的侯博又慷慨解囊请我们到酒店吃大餐。那天我们还结识了侯博的妹妹和妹夫,以及来自青海省的两位藏族朋友,他们豪爽的性格相得益彰,时时震撼着在座的每个人的心灵。侯博天生一副好嗓子,他妙语连珠,说起话来幽默风趣,有着特别好的人缘。惹得我们时不时得捧腹大笑。

短暂的相聚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踏上了回家的征程。来不及告别,望着远处祁连山向后倒退的身影,戈壁滩上风声鹤唳的昨天,关河冷落,大漠孤烟。千百年来,穿过历史的画卷,河西走廊在肆虐的狂沙中站出了自己独有的姿态,坚强,神秘,不妩媚奔放,却吸引着无数人想要靠近她真实的面容。我依稀能听见辉煌与失落交织的文化音符,窥视到历史与现实叠加的璀璨星空。循着河西走廊的足迹,我仿佛走进了一方灵魂与美学集结的心灵圣地;一处厚重与灵动交融的艺术殿堂;一个欲望与信仰辉映的精神家园;一场醉了千年的梦,久久不愿醒来!